一群即將被宰殺的豬,最胖的那隻笑得最開心

一群即將被宰殺的豬,最胖的那隻笑得最開心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所信仰這些已經有的知識和學問,都是「懷疑」的人所創造出來的。我們把懷疑的人過濾出去,卻希望台灣的未來能夠有創新革命的精神,這種前後邏輯的矛盾,在這一個充滿信仰的社會,當然沒有人懷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忠憲(成大電機系教授)

莫非定律就是在最忙的這一週,禮拜六還會被排一個早上九點在台北報告的行程,然後下午兩點半,還有一個三週前早已排定的音樂會,時間上真的配合的天衣無縫,我這種已經在歐洲感染懶散氣息的人,真的無法趕上台灣這樣工作的節奏,把時間都填滿就是最大的績效。

前一陣子因為在自由共和國上寫了一篇〈誰能平反希特勒〉批評蔣介石的文章,收到一封非常特別的信。自從我參加這幾個公民運動之後,時常收到許多罵我的電子郵件或是實體信件。因為收到太多謾罵的意見,原先用來聯繫連署活動的那個電子郵件,我已經不再使用,最近還導致差一點錯失一個重要的工作行程。我收到的這封信不是來罵我的,寫信的語氣非常誠懇,筆跡工整美觀,是一個老杯杯(老伯伯)寫信來教化我。收到這封信,表示我尚有教化之可能,不用被判死刑。

這封信的內容大意,就跟以前我在各種考試考高分的國父思想和三民主義差不多。蔣介石是一個觀看魚兒往上游,從小立志救國的偉人;是他耗盡心力建設台灣,讓台灣成為全中國三民主義的模範省。老杯杯說他非常痛心,像我這樣的人不了解蔣公的用心。希望我再三思考,能夠以電機系教授這樣的智慧,了解蔣公的奉獻和偉大。看他寫信用心的程度,他真的相信這些東西。這是他一輩子的信仰,這樣好的東西一定要分享給別人,尤其導正那些誤入歧途的人。

我雖然不能認同他的想法,但是為他這樣的人感到哀傷。整封信沒有一句罵人的話,是這麼誠懇地闡述自己的理念和信仰,其實我看了他的信之後,心情非常複雜。台灣的社會、家庭和學校教育,非常強調服從和信仰。當你信仰一套有系統的知識,不管來自國民黨或是補習班,只要堅定自己的信仰,就能得到高分,在各種考試或是職涯發展上,得到相當好的回饋。你不必考慮這樣的系統好不好,對不對,這些信仰的分數才是關鍵的地方。如果你產生懷疑,變成黑羊,就會有一個艱苦的人生。

「信仰」的教育容易,「懷疑」的教育困難。在現在這樣的升學制度裡面,看似公平其實不然。分數越高的學生其實是在信仰和懷疑之間太偏向信仰,我們過濾出信仰大於懷疑的人,服從大於反叛的人。尤其極度懷疑的人,往往沒有辦法在我們這樣的社會生存。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所信仰這些已經有的知識和學問,都是「懷疑」的人所創造出來的。我們把懷疑的人過濾出去,卻希望台灣的未來能夠有創新革命的精神,這種前後邏輯的矛盾,在這一個充滿信仰的社會,當然沒有人懷疑。在這樣生活,我充滿懷疑,對這樣的環境中得到高的分數,我感到羞愧。

在下著小雨的美好星期六淸晨,剛剛開車來高鐵站的高速公路上,看到被運往台北宰殺的一群豬隻。我彷彿聽到一隻最胖的豬笑得很開心,對另外一隻次胖的豬說,我九十幾公斤比你多十公斤,然後其他比較瘦小的豬,用崇拜眼神看著這兩隻。

本文由李忠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