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正在進行「藍鯨挑戰」的少年,全世界網友阻止他走向自我毀滅

一個正在進行「藍鯨挑戰」的少年,全世界網友阻止他走向自我毀滅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媒體報導因為自我傷害的「藍鯨挑戰」,俄羅斯發生130起少年自殺事件,至少有80人死亡,作者發現了一個正在進行「藍鯨挑戰」的少年,也見證了全世界網友齊力阻止他的過程。

在網路上,關於所謂「藍鯨挑戰」(Blue Whale Challenge)或「藍鯨遊戲」的報導為數眾多,然而不論是避免成為變相宣傳,或者是搶快為轉而轉,各家報導大多只是引用外媒資料,點到即止而不深入,讀者驚訝挑戰的恐怖扭曲、困惑年輕人為什麼會玩這種「自殺遊戲」的同時,可能還會懷疑報導真偽,還有人說這其實是假新聞「Fake News」。

我曾經也是其中一個半信半疑的讀者。

如果您不知道「藍鯨挑戰」是什麼,媒體會告訴你,這是一個近期在歐洲(特別是俄羅斯)流行的恐怖遊戲,青少年在社交平台打上特定關鍵字後,就會有「主持者(Curator)」 主動聯繫,提供50個任務,根據美國討論平台Reddit,這些「任務」包括在自己的手上割出特定圖案、聽恐怖的音樂、看殘忍的影片、站在自己家屋頂邊緣等危險或自殘的行為,最後一項任務,就是結束自己的生命。

經過了一些背景搜尋,我找到幾個挑戰的關鍵「標記(hashtag)」,到了Twitter(推特)上一搜尋,發現真的密密麻麻的都是尋找「主持者」的發文。點進個人資料,其中不乏身心正常,會標記明顯只是好奇或要找這個遊戲麻煩的人,但也有不少從貼文調性就可以看出有意想要結束自己生命的男男女女。

我就是在這個時候發現JC(化名)的Twitter帳號。

bw1
JC上傳在自己手臂上割出「藍鯨」形狀的照片(已隱蔽當事人名字與血腥畫面)

JC是一個離歐陸很近的北非國家男孩,我看到帳號時,他的「藍鯨挑戰」正進行到第10天,也一如挑戰要求,將過程全放上網路。其中包括手臂上泛著血的刻字,恐怖分子斷頭影片的截圖,和踩在屋頂邊緣的自己腳跟。

點進每篇發文,裡頭充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網友的勸阻,有人要他別做傻事,別讓愛他的人心碎,也有人自願要當JC的「Best Friend」,當然其中也有酸民鼓譟,惡意的要他「別臨陣退縮」。

針對各樣的關心,JC總回說他心意已決,他沒有朋友,就連家人都不在乎他,甚至說他的「主持者」會威脅他,就算不自我了斷,主持者也會找上他。

bw2
在和網友的對話中,JC甚至提到他家人曾說過「你死了我還開心一點」

我曾經聽過一句話,「如果勇敢到能結束自己的生命,還有什麼事無法面對。」說來輕鬆,但當一個人覺得自己沒有家人、愛人和朋友的關心,沒有和這個世界的任何連結,這樣被孤立的遺落感,可能強過任何的理智,可以擊潰任何型態的正面能量。JC看不見自己的未來,也沒有人關心他的未來,這是一切悲劇的起因。

雖然網友不斷碰壁,但關心的聲音並沒有因此減少,JC繼續逐日貼出各個傷害自己的照片,下面的留言不減反增,有人希望幫他、有人要帶他認識上帝、有人介紹他「粉紅鯨魚」(Pink Whale Challenge)這個逆藍鯨的正能量遊戲,更多的是要JC私訊他,希望能和他好好的談一談,JC大概就是這時候開始動搖,願意接受眾人的關心。

bw3

我一面覺得感動,卻又不住地擔心,因為在各個回應之中,JC從來沒有說自己要停止藍鯨挑戰,我不想要這篇文章的標題是「見證少年之死」,我不希望他是因為這樣的事件,被這個世界記得。

50天的藍鯨挑戰,JC到第17天的時候突然停止發文,隔了幾天,如同求救一般發了一則文章說自己「沒有辦法睡著」。終於在5月12日,宣布停止藍鯨挑戰,因為他的父母知道了這個情況後,決定要改變對JC的態度,這對照JC原本說法「希望我死了算了」的父母,竟成為了他停止傷害自己的關鍵力量。

之後JC的發文,都加上了「#stopbluewhalegame(停止藍鯨遊戲)」的標籤。

bw4
JC上傳和家人對話的截圖,之後更阻止其他想進行「藍鯨挑戰」的網友,告訴他們問題不會因此解決

我們的生活中有多少沒被發現的JC,因為我們的漠不關心或缺乏了解,讓原本花漾的生命化為石板一般的灰。

對失意的人,我們舉出一萬個更慘的例子,但我們真正該做的,應該是靜下來的聽,充分的了解,依照台灣自殺防治學會的資料,單是「伸出援手或傾聽本身,就能減少自殺者的絕望感」,在我們的一念之間,或許就是一條生命的綻放與枯萎。

在Twitter上,來自全世界的網友聯手將一條年輕生命留在了世間,身為家人或是朋友的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為周遭的人做的更多?

「藍鯨遊戲」引恐慌,傳媒有責任謹慎報道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