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維度當代熵相:評台大戲劇系《全景賦格》

五維度當代熵相:評台大戲劇系《全景賦格》
Photo Credit:莊漢琳攝/台大戲劇系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得不說,《全景賦格》的確有些許畢納.鮑許(Pina Bausch)舞蹈劇場的況味,尤其是舞台上一眾表演者激情與冷漠並存的專注神情與精準動作。但比起鮑許對動作起因的強調,《全景賦格》似乎更為強調了動作起因的消散。

敘事乃傳統劇場核心。句法、語感、用字遣詞與文理結構,組織傳統劇本的素來面貌。索緒爾(Ferdinand de Saussure)、奧斯丁(J. L. Austin)、德希達(Jacques Derrida)以後,「語言轉向」(linguistic turn)徹底改變劇場的發展走向。所謂「敘事」,意義與指涉或許皆不再相同,甚至,「敘事」的存與不存,也產生詭辯的可能。假設「敘事」所指不再保證傳統的理性中心主義(logocentrism)的文字語法結構,而靠向精神疾病式的失焦部署狀態不斷傾斜,則當代劇場又該往何種方向發展?

台大戲劇系的學期製作(畢業製作除外),素來具一定水準品質,但因為屬於學校教育性質,風格通常並不特別講究前衛實驗,然而今年的學期製作,卻出現了十分不一樣的、令人驚艷的面貌。本次製作《全景賦格》由台大戲劇系學期製作修課表導組同學集體發想,並由王靖惇編創為完整劇本,動見体劇團藝術總監符宏征執導演出。符宏征的劇場美學一向講究表演者肢體運動與敘事情境之間的交融互文,排練期間亦相當強調演員身體動作的調度與發展。

信箱折手-DSCF0885-crop
Photo Credit:莊漢琳攝/台大戲劇系提供

早在2004年台大戲劇系推出學期製作《無可奉告》中,符宏征便已在劇場中注入大量令人印象深刻的肢體語彙。紀蔚然的《無可奉告》仍是奠基於清楚易解的敘事片段上,而劇中表演者在伸展台式舞台上來回重複衝刺,其身體的激速、衝撞、沈緩與斷裂,呈現出語言所無法言明的當代社會崩解意象。當時的排練期中,連同導演助理與排練助理在內,表導組全數加入肢體訓練過程,在各種翻滾與伸展中,集體覺察劇本意象。換言之,符宏征的劇場美學,不僅只參酌劇本文字所提供的字義表象,更強調從表演者的身體覺察中延展(或延異)劇本文字所潛藏的當代語境脈絡。

《全景賦格》並未以舞蹈劇場為名,但當中由董怡芬所組編的肢體動作,高度風格化與意象化本就相當難解的劇情敘事,使得全劇產生豐沛的後現代舞蹈性。透過精準到位的場面調度,表演者持續重複撲、摔、奔跑、翻滾、擁抱與推拒等幾個重要元素,並以對位賦格的音樂結構組織而成。如若後現代的質地可以「熵」所指向的亂度來定義,則《全景賦格》所提及的墜樓意外、無解感情、長期照護衝突等基本故事元素,實際上是以詭態的和諧感來呈現出所有無法化解、無法克服、無法面對的無限問題。

既是「全景」賦格,則事件的因果關係被打散重組其肌理結構,觀眾所見不再是「因為所以」式的單一詮釋,當先後邏輯消失,敘事才真正走入原件消失的擬象世界中。版本有如萬花筒般無限擴展,真相難以明辨,舞台上不再只是契訶夫的三維度切片複調,而是五維度的眾生賦格。

愛之後-DSCF0202
Photo Credit:莊漢琳攝/台大戲劇系提供

不得不說,《全景賦格》的確有些許畢納.鮑許(Pina Bausch)舞蹈劇場的況味,尤其是舞台上一眾表演者激情與冷漠並存的專注神情與精準動作。但比起鮑許對動作起因的強調(鮑許名言:「我並不在乎人如何動,我關心的是人因何而動」),《全景賦格》似乎更為強調了動作起因的消散。在全球戰亂悲劇頻傳、亞洲地區婚姻平權難以伸張、性別暴力無處不在、貧富差距與北極冰川消融難以挽救的當代社會景觀中,或許沒有起因的重複性、持續性動作,正是人與人之間的當代互動模式,在此亦呼應韓炳哲「倦怠社會」所描述的無自主性焦慮行為。

早餐做好了。
不想吃。
要餵你吃早餐嗎?
我想吐。
早餐有問題嗎?
早餐沒有,你有。

這段對白一再出現在劇中,事件真相的推敲解謎或許不再重要,但一種深厚無解的集體倦怠、作嘔與不滿,卻縈繞在全景賦格中。或許,我們都成為問題的核心。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