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設計都要有態度:專訪設計師顏伯駿

每個設計都要有態度:專訪設計師顏伯駿
Photo Credit:陳志誠攝/三頁文設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部份的人對於設計靈感的想像太著重於靈光乍現,其實不然,靈感是生活的累積。如果沒有對生活有所感觸的話,就沒辦法表現出觸動人心的東西,但太過於感性,又會流於自溺。設計就是把這些東西整理、表現出來。設計是一種溝通的方式。

「我的人生很跳Tone,高中念建中的理科班,卻發現我無法專注在學科上,其實更想玩音樂與創作,基於這個想法,最接近我理想的科系就是設計科系,因此在選大學時決定改走設計科系。」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實踐大學時尚與媒體研究所畢業的顏伯駿,近幾年憑著優異作品、突出的設計與品牌特色,成為炙手可熱的知名設計師,更是2017年金曲獎主視覺的總舵手。

外型俊秀挺拔,媲美韓星歐巴的顏伯駿,設計範疇包含展覽視覺統籌、包裝設計、書籍裝幀等,他與蕭青陽、聶永真、方序中同為唱片產業的當紅設計,曾擔任蔡依林、林俊傑、蔡健雅、蕭敬騰、楊乃文等知名歌手,專輯包裝設計統籌。聽到與這幾位前輩並列在一起,顏伯駿謙遜地說:「前輩們成就非凡,風格鮮明各有特色。」

顏伯駿的設計師生涯從大學畢業開始,從個人接案到成立工作室的這10年間,顏伯駿曾經擔任2012年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2013年台南國際藝術博覽會、2014年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李小鏡回顧展等大型活動視覺統籌。除了跟藝術圈的關係之外,他也與音樂界有許多合作機會,他所設計的專輯曾經獲得「第十六屆華語音樂傳媒大獎最佳專輯設計」獎項肯定;過去也幫金曲獎(金曲25)設計入圍影片,今年更是由他負責主視覺的設計規劃工作。

蔡健雅_失語者_專輯設計
Photo Credit:三頁文設計提供
顏伯駿所設計的蔡健雅《失語者》專輯封面。
王若琳_H_A_M_數位單曲_final-01
Photo Credit:三頁文設計提供
顏伯駿所設計的歌手王若琳數位單曲《Ham》封面。

「設計就是整理的過程,整理生活的方式,」跨界參與這麼多樣不同性質的設計,每種型式都表現得極為出色,顏伯駿提到如何產生創作靈感時說道:「大部份的人對於設計靈感的想像太著重於靈光乍現,其實不然,靈感是生活的累積。如果沒有對生活有所感觸的話,就沒辦法表現出觸動人心的東西,但太過於感性,又會流於自溺。設計就是把這些東西整理、表現出來。設計是一種溝通的方式。」

「我從沒想當藝術家,也不想當電影導演,就一心想做唱片。」從早期的展覽、視覺、動畫、廣告、書籍、書展等,到現在以唱片設計為主,顏伯駿一步步踏上他的夢想之路。「我對音樂產業很有興趣,一直很努力與這個領域的人接觸,我的夢想就是能以設計的能力成為這個產業的一環 。」

身為資深樂迷,顏伯駿青少年時光都在音樂中渡過,小時候還組過樂團,成為設計師之後一心想的就是進入音樂圈工作,怎料到音樂圈不是想進就進,他和我們分享說,唱片設計師沒有一定的名聲還接不到工作。在設計領域做了許多年,終於他有了為唱片做設計的機會,第一張唱片就是梁靜茹的改版專輯。當年唱片發行常常會改版個3、4次,通常第一版都會找有名的設計師設計,第二、三版就找別的設計師設計,顏伯駿在音樂圈的生涯就此開始。

「開始做唱片後,慢慢地我就不做其它案子了,因為畢竟這才是我最希望做的工作,這6、7年間就都專注在唱片這行業,」顏伯駿堅定地說。「做唱片一段時間後,才發現做唱片就像是做品牌,每個歌手都是品牌。」顏伯駿踏入唱片圈後,發覺到歌手的包裝需要的精準度相對來說比較高。「從妝髮、服裝、攝影風格、設計風格到文案的語彙,用什麼樣的語氣導到什麼樣的態度,每首歌都有他的態度,」他強調唱片世界很重視「態度」:「你是救贖?叛逆?玩世不恭?你是什麼?總要有個態度。態度是表層,延伸而來的處世觀就是態度的內層。」顏伯駿透露,他在每一次專輯設計的案子前期,都會和唱片公司談談歌手的現況,「這會變成很重要的設計來源(Source),反映出歌手跟哪些族群會有共鳴,這是做設計時重要的參考依據。」

蔡依林_專輯MUSE_包裝設計
Photo Credit:三頁文設計提供
天后蔡依林的專輯《Muse》,顏伯駿為其設計完整的包裝,從專輯封面、CD封面等等。
如果身體都打開-01
Photo Credit:三頁文設計提供
顏伯駿為歌手Easy Shen的專輯《如果身體全部開放了》所設計的專輯包裝。

顏伯駿自剖比較擅長分析歌手的狀況,才能明確地說故事跟抓緊題目,他說:「我幫歌手設定一個境況,讓他被理解。」在業界,他被歸類在擅長舞曲類型的樂風。「從前輩們以降的唱片設計師,我們都是用文化去包裝議題,歌曲要動人一定要有通俗的成份,但通俗之餘還要有一定的高度,因此需要設計師將抽象的文化內涵表現出來。」顏伯駿指出,包裝人很好玩,包裝過頭與不足都不行,流行唱片圈的人追求比較前衛、新潮的事物,怎麼平衡才是難處。

「我是比較貪心的設計師,喜歡在不同領域中玩來玩去,用那個不同領域的態度偷渡到另一個領域。」悠遊於各種類型的創作之間,顏伯駿自有一套成功之道,他擅長於跨領域的設計,遊走於不同領域的表達方式,他笑著說:「美術館會說我的東西很有流行感、唱片圈會說我的東西帶美術性,他們看到的都不是平常習慣見到的東西。」

說起在唱片業打滾的困難點,顏伯駿認為唱片產業是壓力非常大的工作,許多人參與其中,從經紀人、唱片公司到各種行政、設計、企劃,只要其中一個環節出了錯,整個生產鏈都會被影響。在這之間,設計師通常是在靠近尾端的部份,前面的一個決策更動,就會影響到設計,顏伯駿一面苦笑一面說:「我們就會遇到印刷的前一天突然要改掉整個設計!」但他一改笑容,補充道:「總之世界不會崩壞毀滅,總是得面對它。」

從唱片設計師到今年為金曲獎設計主視覺,對顏伯駿來說是新一層次的挑戰。今年的金曲獎以載具與音樂為主軸,他採用人與服飾的關係作為譬喻,結合造型設計、攝影呈現來傳達「載具萬變,音樂永存」的核心概念,這次的經驗也是顏伯駿首度跨足大型獎項的設計工作。「同一個要素操作過多次之後,容易審美疲勞,如何去創造那個驚喜的感覺,是我著重的部份。」

金曲獎 主視覺
Photo Credit:三頁文設計提供
2017金曲獎主視覺設計,以「載具萬變,音樂永存」為主題,顏伯駿透過模特兒的服飾和造型,打造各種音樂載具意象。

設計工作最重要的是溝通,特別是像顏伯駿這樣跨足各種領域的設計工作者,他學著如何與每個領域的人溝通,接納意見,透過設計的整合,最終炒出一盤視覺亮眼、客戶滿意的菜。他說:「我的個性很適合做商業設計,可是又對於創作有種執著。唱片設計剛好介於中間的東西,它既是商業設計,又有創作的成份在。」同時,他也是個完美主義者,總是對作品不滿意,永遠再追求下一個完美的表現,「接下來的目標是如何讓自己作品的藝術性越來越高,這才是對自己負責任的態度。」

「大部份的設計師都是在表達一種人生觀與態度。35到40歲是設計師最成熟的階段,我才剛開始,這2年我才抓到一點點。」設計圈新血不斷湧出,32歲的顏伯駿笑說自己快變中生代了。他認為技術越來越簡單,年輕設計師要留在設計這個領域中,不能把技術當成生存手法。「大家需要設計師,是找你來解決問題,你要有一套解決事情的獨到態度與手法。」

訪問的尾端,我順著「中生代」這個玩笑話,請他給予年輕設計師一些意見,他端坐起來謹慎地說:「設計產業不只是要有自己的風格,風格只是一個環節,更需要有整合能力的人,這需要生活歷練。」他除了鼓勵新進的設計師不怕挫折之外,也一再強調設計是利用視覺去溝通的方法,「沒有溝通為前提,什麼東西都沒有辦法成立,」顏伯駿一邊點頭一邊重複道。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