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原民從主人成了「小偷」,林務局提新版「共管機制」

別讓原民從主人成了「小偷」,林務局提新版「共管機制」
Photo Credit: 古天熱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住民族基本法》中就有要求設置共管制度,林務局跟原民要找出最大公約數,也就是建立共管機制。

過去原民因傳統領域中的採集、狩獵受限,是造成原漢衝突的主因,林務局近日將提出新版「原住民族依生活慣俗採取森林產物管理規則」草案,是林務局史上首度納入「夥伴關係」,朝與原民建立共管機制,被視為一大突破。

聯合報導,林務局局長林華慶提到,新草案的特色是以部落為主體,盡量讓部落自主管理,部落也必須與林務局合作,共同守護山林。

草案原本規定原住民部落採集林產物要向政府申請,未來改成原住民部落向政府與當地原住民族共組的共管委員會提送計畫,由委員會審議通過後,再由申請的部落核發及管理採取證;共管會的組成,可因地制宜,以部落、族群為主體,或者針對不同議題有不同平台,保留彈性。

聯合報導,魯凱族民族議會今年成立,是我國第一個以民族群體成立的議會,魯凱族民族議會主席包基成說,十七年前民進黨政府也欲推動原住民自治,但後來相關法律諸如土地海域法、原住民族自治法被擱置,這次不能再重蹈覆轍,一定要成功。

包基成說,千百年來,原住民部落有傳統倫理規範,山林智慧與管理哲學甚至比林務局的野生動物保育法、森林法等還嚴謹。他感嘆,從日據時代到國民政府,過去一百多年來,原本該是原民的傳統領域,變成國家管理,限縮了原民權利,原民從主人成了「小偷」,成了傳統領域的邊緣人。

包基成表示,林務局跟原民要找出最大公約數,也就是建立共管機制。《原住民族基本法》中就有要求設置共管制度,但過去國家公園、林管處的共管,大多只是申請社區綠美化經費等功能,台灣原住民政策協會執行長陳旻園表示,過去政府的共管很像給原民福利、施恩,未來的共管機制,關係一定要對等。

自立報導,台北醫學大學林益仁教授年初即規劃以「走動式工作坊」,邀請堪稱原住民共管研究之先驅的國際知名學者飛克烈.博契斯(Fikret Berkes)教授,串聯在地原住民、學者專家與林務局員工,透過五天四夜的走動工作坊,遠赴茂林多納部落、霧台部落、阿禮部落、禮納里部落、達魯瑪克部落等五部落,與當地族人共同展開一場接一場馬拉松式的討論。

林務局局長林華慶也在工作坊期間,隨同造訪阿禮部落與霧台部落,和魯凱民族議會主席包基成、台邦.撒沙勒等魯凱族重要人士對談。5月4日的「傳統領域的共管想像:從社會-生態系統的實踐出發」研討會,更是這一系列活動的最高潮。

環境資訊中心報導,以西魯凱傳統狩獵管理為例,就與當代狩獵永續精神不謀而合。世居台灣南部中海拔山區的西魯凱族,大部分會輪流狩獵,在一個區塊狩獵3~4年之後,轉移到下一塊區域狩獵,當他們回到第一塊地區狩獵時,可能都在8~9年後,此地野生動物動物量已完全地恢復,所以獵人重返獵場時也能豐收。

過去數百年歷史,西魯凱從未抱怨獵物減少的原因,在於:

  1. 不破壞環境,這是很重要的狩獵倫理,同時也對獵場環境充份熟悉。
  2. 每年大約只在傳統領域的5%的區域進行狩獵,相對的有95%的面積是不受到干擾的。
  3. 季節性狩獵、不連續狩獵。
  4. 狩獵人數及次數(努力量)受到管理。
  5. 收獲量正確掌握,獵人必須將收穫量回報給管理者。
  6. 再加上狩獵行為禁忌和約束多、對動物靈魂的恐懼。

環境資訊中心報導,狩獵、森林產物採集、漂流木撿拾,是原住民族最關切的三個議題。

《原基法》施行後,原住民族可依據《國有林林產物處分規則》第14條第1項第10款、第12款規定,申請以專案核准採取國有林內之森林副產物、漂流竹木等,但是這項規定未賦予當地原住民族部落優先撿拾或作為傳統文化、祭儀及自用等使用。

林務局基於尊重資源使用的權利和文化傳承,同時保障經濟生活,已修正《國有林林產物處分規則》14、15條,增訂國有林管理機關辦理副產物標售,當地原住民族有優先比價、議價的權利。

相關報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