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鐵飯碗」之職場世代 AT&T策略長:並非我們不要你,是你未夠上進心 比較國泰對待員工態度

無「鐵飯碗」之職場世代 AT&T策略長:並非我們不要你,是你未夠上進心 比較國泰對待員工態度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職場動盪,不管是國泰航空公司大裁員,抑或未來人工智能(AI)衝擊不同職業;背後不管是政府、公司、個人都必須主動應變,但要點在哪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曾經:「把工作做好,安分守己,人生就能一帆風順。」

當不少90後才畢業工作幾年左右,已必須有心理準備適應一浪接一浪的「職場動盪」,這樣的動盪未來10年(2017至2027)會比過去10年(2007至2017)有更劇烈的衝擊。

其實,只是二十多年前,年輕人畢業後面對的職場顯得非常穩定,穩定到一個地步,1990年代美國克林頓總統 / 那一輩成功人士可以說這一類話:

「如果你努力工作、循規蹈矩,就能預期美國的體制將會提供你像樣的中產階級生活,你的孩子也會有機會過更好的生活。⋯⋯只要上工、有平均水準的表現,好好地把工作做好,安分守己,人生就能一帆風順。」

想不到,那些年一般人只要每週工作5天及每天工作8小時,要結婚買樓兼養兩個兒女,還能夠偶爾外遊享樂,亦無須過份擔憂退休生活,這樣的光景踏入2000年初,經已接近尾聲,嚴格來說,是史黛芬妮.山佛(Stefanie Sanford)所指「中等技能享有高薪」工作的末路。意思就是,你只有中等技能,就沒辦法享有高薪。(更壞的情況是所謂「中等技能」隨時代要求愈來愈高)無論從那個角度看,全球競爭與技術革新之下,過往令人感覺工作穩定如「鐵飯碗」的時代經已過去。

國泰非因AI裁員,然而裁員對象反映「職場技能」需求

日前發生20年以來國泰航空公司大裁員事件,雖然,嚴格上不算是新科技全面取替人手的結果,觸發點主要是國泰虧損80億元油價對沖、100億元營業額,一次過精簡人手與重組部門兩個月內料裁減近1,000名員工,以削減部分開支,做法突如其來惹普遍員工不滿,俗稱「肥雞餐」的離職安排也無法消解怨聲。

不過,我們可在牽涉裁員部門的「開刀比例」,得知重災區在哪裡。總體上,傳媒報導「國泰將裁減190個高級及中級管理職位;以及約400個非管理人員職位,佔國泰今次整體裁員人數近七成。」(這裡「高級」是指Level C經理級)其中資訊科技部門成重災區,原有約700名員工,目前在首輪先裁管理層77人,下月料裁其他至總數150人。其他則多裁減後勤人員及各管理層。

至於裁員暫未涉及的領域是「前線地勤員工、機師、及機艙服務員」。在國泰裁員期間,最近新招聘的機艙服務員(多屬「空姐」)才在5月20日截止。留意一下,首先開刀的裁員對象,主要在低階技術人員以及欠重要技術的管理層,相反,凡涉及較重要的客機維護、升降、操控客機、親身服務乘客的人員,需要較高知識、技術經驗及應變能力的職位,則相對穩定;而空姐一類職位持續有需求,同時也意味競爭激烈。

這看來也切中未來職場的大方向,如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家大衛.奧托(David Autor)所言:

「若一項工作只需要科技技能的話,很有可能會被自動化;若一項工作只需要展現同理心或靈活性等技巧的話,因為人力供給無限,這種工作不會獲得高薪。這兩種技能的交互作用,才是良性。」

應該說,前者技術需求愈低,愈可能被自動化;後者即使需要人類親手處理,關懷服務對象,有心理因素,但同時意味有穩定的人手供應,能力並不罕有。不過,「兩種技能的交互作用」說起來看似簡單,只不過說「兩種」而已,實際根據各行各業情況可以極高難度,亦因為難能,所以可貴。

也許,你依然可以認為人工智能(AI)「大模規、多方面」接管職場還有一段日子,那麼,便談一些經已發生且鐵證如山的變局。

當全球都可交流與競爭的時候,「動機落差」成為職場關鍵

傳媒人及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尤其關心如此複雜多變的職場困局,隨著全球不同國家與社會普及電腦科技,以往所謂只有部分地方「有電腦,可以上網」的時代過去,「數位落差」(digital divide)消失,換來各地生活的人可以透過網絡互通消息與競爭的世代,接下來工作與事業勝負的關鍵,極可能是「動機落差」(motivational divide),這並非單單指向在職人士要有上進心(進取心),同時企業之間若要保持競爭力,管理層必須誠心提供各方面的增值配套及學習平台,讓自家員工不斷提升,也藉此有更強的向心力,「自己人」一起支持公司,互相照顧、群策群力。

佛里曼為深入了解這件事,特意拜訪了勇於創新的公司——AT&T。 執行長史蒂文森(Randall Stephenson)會增加公司透明度,讓每位員工在未來12至14個月了解公司的目標,這樣才能讓員工清楚公司未來面對怎樣的挑戰。AT&T在數年前要求超過10萬名經理職級的員工,內部必須建立類似LinkedIn的個人檔案,公司用意是有任何職缺時,首先在「自己人」之中尋找填補,而不是立即向外要人,而且會指示如何取得新職位需要的技能訓練。

AT&T:你肯學,我肯付錢——要知道,你離開公司,只因為你缺乏上進心

就此,AT&T會跟大學合作,例如喬治亞理工學院、史丹福大學甚至網上大學如優達學城(Udacity)、Coursera等,員工只需要擔心付出時間學習,而公司會補償學費,全年高達8,000美元,隨任職時間可達30,000美元。

由於AT&T積極與各大學合作,他們推出的電腦科學網上碩士課程,學費只需6,600美元,而相類內容若在喬治亞理工學院就讀兩年碩士課程,學費高達45,000美元!

策略長約翰.唐納文(John Donovan)強調要想盡辦法令員工踏上終身學習之路:「我們覺得有必要重新培訓人力,我們需要規模更小、更精明的人力。STEM(科學、科技、工程與數學)技能,如今是必要條件。⋯⋯他們共同建立了這家公司,願意為公司鞠躬盡瘁,我們必須讓他們有機會轉型。而且,他們很多都是傳統的藍領階級,只讀完高中。」

人力資源主管比爾.布雷斯(Bill Blasé)則表示:

「如果你想要學習,我們都會支持,因為學習總是能夠產生更投入的員工,這等於更好的客服、更忠誠的顧客,以及更高的股東價值。⋯⋯你可以選擇不同的未來,以及如何到達那個未來。

在這個體制下你可以達到自己想要的境界,但你必須要有這個意願才行。⋯⋯我們必須確保任何離開這家公司的人,並不是因為我們沒有提供平台,而是因為他們欠缺進取心,做不到而已。」

所謂「這個體制之下」,佛里曼將其中概括成「智慧型輔助」(intelligent assistance, IA),意思是盡可能利用現在的人工智能,投放在令工作者可終身學習的平台之上,增加工作回報。就是將來面對AI的衝擊,當下大可及早以IA不斷提升人類應變工作的水平。

大概,這種趨勢所反映的關鍵,就是戰後百廢待興,經濟「自然成長」的年代過去,在科技爆發巨大社會變局之際,必須訴諸主動,不管是政府、公司乃至個人,面對愈複雜的環境,愈遲展開應變,就愈陷入混亂與災難之中(嘗試比較一下:AT&T對員工的態度,跟國泰對員工的態度)。

太緊張了嗎?在疲於奔命之際,換個輕鬆一點的角度吧,黃子華曾在楝篤笑時說,所謂全球化,就像全世界在同一個擂台上比併,師奶也可以站上擂台玩金融,而你的對手卻是「索羅斯」(George Soros)。如果身邊許多人面對的困局如此相似,或許是變相另一種安慰:這是個需要謙虛的時代,也是個需要自嘲的時代。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