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的你,可憐的我?別把什麼事都推給過去

可惡的你,可憐的我?別把什麼事都推給過去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首先,要試著停止從過去探索問題的原因。有些人老愛舊事重提,只是一味地從過去追究當下問題的責任。他們深信,那時種下的某些因子才釀成了今日的局面。但是,我們畢竟無法改變過去的事,唯一能夠掌握的,就只有現在而已。

文:岸見一郎

煩惱,並不能解決任何事。舉例來說,一個人明知自己已經遲到了,被困在電車上,而且也無法聯絡上對方時,一定會開始煩惱。但是,再怎麼擔心對方會不會繼續等待、或者怕對方生氣,也沒辦法解決眼前的問題,或讓自己早一秒到達目的地。既然如此,搭車途中,我們大可放鬆心情,看看窗外的景色。

我們之所以沒辦法如此輕鬆,是因為希望對方知道自己千百個不願意遲到。遲到的人,當然不可能表情輕鬆愉悅。但是,光是一個人愁眉苦臉折磨自己也沒有任何意義。等到雙方快見面時,再露出抱歉的表情就可以了。

為什麼人要煩惱呢?

歌德說過,人只要努力就會有煩惱。甚至可以說,凡是認真生活的人,都難免脫離不了痛苦。只要生而在世,就沒有人是一輩子無憂無慮的。煩惱與痛苦,可以讓我們深度思索自我和人生,並給了我們一個契機,去看見那些人生一帆風順、自信十足的人絕對看不見的人生奧祕。

如果一個人曾經失戀,或遭遇其他人際關係的挫折,他就會知道別人不可能永遠符合自己的期待。那麼他的世界觀就會和一生順遂的人完全不同。

不過,這些人生煩惱一旦轉化為深沉的苦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苦惱非但無助於我們形成一個完整的人,反而還會侷限我們的行動,讓我們無法向前邁進。這時候,阿德勒肯定會跳出來說,你不是因為苦惱而無法前進,而是為了不讓自己前進,所以選擇苦惱。他認為,因為你早已決定不再繼續前進,所以才沉溺在苦惱當中,讓自己相信這是不得已的決定。

心理諮商中常常會遇到這樣的情況:來談者表情凝重地說:「我老公外遇離家出走,我一個女人獨力將孩子撫養長大⋯⋯。」這時要是諮詢師回應她「辛苦妳了」,對方便不斷哭訴,暢所欲言,最後大嘆「講完輕鬆多了」,就離開諮商室。當然,聽來談者說話是諮商的基本,所以諮詢師一定會仔細聆聽談話的內容。但如果諮詢師只能單單聽來談者哭訴,也不能真正幫助來談者。來談者要是倒完苦水就心滿意足了,可想而知他的人生也不會有絲毫轉變。

任何人,若有一絲想要推翻至今人生的想法,那麼我希望他們從今以後,要以全新的觀點看待人生,不要甘於維持現狀。

別把什麼事都推給過去

首先,要試著停止從過去探索問題的原因。如果基於「三歲前的教育決定孩子一生」,來指責父母因錯誤的幼兒教養,才造成孩子現今的問題,父母一定會沮喪不已。

我總是要求來談者,要鉅細靡遺地敘述問題是從何時開始、如何開始。我曾在私人精神科診所上班,當時按照醫生的指示,詢問病患的成長經歷。有一天,某位病人開始談起他母親的過去,持續談到了第三次諮商時才終於講完,正當我以為他終於要開始談論自己時,他卻說:「剛剛講的是我媽的事,然後我爸這邊……」簡直讓人暈倒。

我自醫院離職、開始自立門戶以後,就幾乎不會再詢問來談者的過去經歷。理由非常簡單,不論過去發生什麼、不論再怎麼重提往事,都對當下面臨的問題沒有絲毫幫助。無論孩子以前有過多麼慘痛的經歷,我都希望他們只考慮現在,以及今後該怎麼面對人生。

有些人老愛舊事重提,只是一味地從過去追究當下問題的責任。他們深信,那時種下的某些因子才釀成了今日的局面。但是,我們畢竟無法改變過去的事,唯一能夠掌握的,就只有現在而已。

「可惡的你,可憐的我」

接下來,我們要學會不再責怪別人,或是抱怨自己有多麼辛苦。有時候,諮詢師隨口說出的一句「辛苦你了」,只會讓來談者更加確信自己受盡委屈。來談者口中責怪的那個可惡的「對方」,可能是指父母,也可能是指孩子。然而,一旦相信自己是正義的一方,就等於陷入了與他人的權力鬥爭之中,這種狀態只會虛耗我們的精力,無法解決任何問題。如果想改變人際關係,就一定要拋棄「我才是對的」這種想法。就算證明自己是正確的,但身邊的人卻一個個離你遠去的話,一切也會失去意義。

不管再怎麼顧影自憐、自怨自哀,也無法往前邁進。那為什麼還要苦惱呢?說穿了,透過苦惱,我們才能繼續猶豫不決、舉棋不定,而這正是我們潛意識想要的。在我們面前有很多條路可以走,只要選擇其中一條,就能繼續前進。儘管如此,人們卻寧願用苦惱來逃避決定。因為只要還在苦惱,就不用下定決心。同樣地,若要停止苦惱,我們就必須立刻做出決定。

請放棄這種權力鬥爭、停止苦惱,現在開始,只要想著自己能做什麼就好。

現在的我,能做什麼?

我們要放棄權力鬥爭、停止苦惱,並好好思考現在的自己能做什麼。一開始,必須先釐清思考的方向。

當下的問題與過去的經驗之間不一定有連結,我們將兩者分清楚,才能幫助自己思考「現在」能做的事。接著,還要釐清現在發生的問題,究竟是誰的課題。如果課題不屬於自己,那麼只須保持距離,靜觀其變即可。

這裡所說的「課題」是什麼意思呢?

一件事的結局最終會落到誰的頭上,或是誰必須負起最後的責任,就代表那件事是誰的課題。舉例來說,不讀書是孩子本身的課題。不讀書的後果,只會落在孩子自己的頭上;不讀書的責任,只會由孩子自己承擔。父母親原則上不能介入孩子的課題。

此時,特別需要注意兩個重點。

第一個重點是:試圖干涉別人的課題,一定會使雙方關係惡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人對不用功的孩子說「快去讀書」。要不要讀書是孩子自己的課題,孩子不肯讀書,做父母的也無可奈何,所以父母根本沒有必要去擔心孩子的課題。

另一個重點是:我們只能從自己的課題中,尋找解決問題的線索。例如兩個孩子經常吵架,即使母親想找出讓孩子們停止爭吵的方法,但吵架畢竟是他們之間的課題,父母不能出手制止。孩子不肯去上學,也是孩子自己的課題,所以就根本而言,心理諮詢師和父母也無法逼孩子去學校。

如果用這種方法來思考問題的話,就能順利找出解決問題的線索了。試想看看,兩個孩子在「我的面前」吵架,是不是想傳達某些訊息給我呢?既然孩子不選在四下無人的地方爭吵,那就是希望目睹他們吵架的人能夠做些什麼反應。

由此可見,孩子吵架是有目的的。阿德勒心理學和其他心理學最大的區別,就是探索行動的目的。一旦發生了問題,千萬不要試圖從過去的經驗搜尋原因。歸咎父母過去養兒育女的態度也許是最簡單的,然而就算讓他們理解了,也無法對眼前的問題帶來幫助。父母對不肯上學的孩子有什麼感覺?最近和孩子的關係如何?我們只需要針對這些問題思考就好。

如此一來,當你面對現在的問題時,或許就不會感到絕望,反而能夠想出解決的辦法。你的心中,便會湧出「一定有辦法」的預感。

能夠改變的只有自己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不能忘記,那就是:我們能夠改變的,只有我們自己。我們無法徹底改變別人,但是至少可以改變自己。

人無法活在虛擬世界中,必須活在真實的人際關係裡。因此,我們的言行都是以他人的存在為前提,以「對他人造成影響」為目的,試圖激發對方的反應。所謂的「性格」或「個性」,一旦脫離人際關係,便無法成立。我們在不同的人面前,也不會展現同一個自己。

我們的性格,會隨著場合產生極大的差異。在家人面前的自己、在學校或職場上的自己,各有不同的面孔。假使一個人對所有人都表現出相同的性格,不會隨著對象變換相處模式的話,這個人的人際關係肯定難以經營。

事實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會改變的,我們會影響他人,也會受到他人影響。只要你先改變自己,那麼周圍的人或多或少也會受到影響,做出相應的改變。

我認為,我們不該為了改變別人而改變自己。但是,只要自己的言行改變了,對方也有可能跟著改變。只要自己改變了,即使無法立即見效,但最終,身邊的人際關係也一定會隨之改變。這時更要注意:為了改變別人而改變自己,是一種意圖支配他人的行為,絕對不是自己委屈求全,千萬不能搞錯了。

書籍介紹

《重新相處的勇氣:36 堂關於家庭、人際、職場的阿德勒勇氣實踐課》,楓書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岸見一郎
譯者:陳聖怡

「無法喜歡自己」、「擺脫不了父母掌控」、「主管總是情緒化」、「和另一半之間無話可說」⋯⋯習慣勉強自己,配合對方,壓抑情緒,凡事退讓。卻發現日子離期待越來越遠,好像「總在過別人的人生」。

亞洲熱銷350萬冊《被討厭的勇氣》作者岸見一郎真心呈獻。運用心理學大師阿德勒的人生智慧,重新學習與他人相處。在①自我、②朋友、③職場、④戀愛、⑤夫妻.伴侶、⑥親子領域中,以提問的方式,點出現代人放不下,卻也逃不了的人際困境。

再如何緊張的關係,都能因覺察緩解。人人都有能力在這36則案例中,重新學習對待、學習修復感情的裂痕,與真實的自己好好相處,一同面對關係中的試煉,重新鼓起勇氣,再次追逐幸福。

未命名
Photo Credit:楓書坊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