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勞社會中的「下流老人」:所有人都會陷入「工作到死」的生活方式

過勞社會中的「下流老人」:所有人都會陷入「工作到死」的生活方式
Photo Credit:YouTube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整體而言,我們可以說「全體約三至四成的高齡者都在做著某種工作」。也就是說,現在的日本即使步入高齡期也必須工作的現象愈來愈普遍。

文:藤田孝典

「為什麼日本的高齡者必須工作得這麼辛苦?」

「工作真的可以讓人脫離貧窮嗎?」

讓我們一邊參考政府推行的「總計一億人的活躍計畫」,同時討論高齡期的工作意義和課題。

高齡者工作的理由

持續工作已經變得理所當然嗎?現在的日本,有多少高齡者會因為什麼樣的理由而投入工作呢?

能夠回答這個問題的書籍和報導意外的少。

當我們想像高齡者的生活時,腦海中總是會浮現在公園中打槌球,或是坐在長椅上曬太陽的模樣。但是,有很多老人並不在這裡。當我們走入現場、詳細閱讀統計資料後就會發現,和我們心中那幅帶有詩意的意象不同,即使邁入高齡期,還是要拖著疲憊的身軀默默持續工作的人,一一出現在眼前。

在這一章,我們將實際觀察這種堪稱「沉默大眾」的人們實際生活的景象,並且以微觀的角度,針對高齡者的雇用、勞動環境進行檢討。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高齡者的人數。

根據「平成二十八年版高齡社會白皮書」(二○一六年),二○一五年時,六十至六十四歲的雇用者是四百三十八萬人,六十五歲以上的雇用者是四百五十八萬人,六十五歲以上的雇用者人數首度超過六十至六十四歲這個年齡層。從這個數據我們可以發現「即便過了退休年齡(六十五歲)還持續在職場上工作的高齡者人數正在增加」。

續‧下流老人_p_94
Photo Credit: 如果出版

事實上,六十五歲以上的雇用者人數不斷攀升,相較於十年前(二○○五年)增加了兩百三十萬人,亦即增加到兩倍以上。因為高齡化之故,高齡者的絕對數不斷增加,但這個速度也實在太可怕了。

接著,當我們觀察各種不同年齡層的就業狀況時可以發現,以男性就業者來說,六十至六十四歲有七十二.七%,六十五至六十九歲有四十九.○%,七十至七十四歲有三十二.四%的高齡者在工作。另一方面,以女性來說,六十五至六十九歲約有三成,七十至七十四歲約有兩成是就業者。整體而言,我們可以說「全體約三至四成的高齡者都在做著某種工作」。也就是說,現在的日本即使步入高齡期也必須工作的現象愈來愈普遍。

續‧下流老人_p_95
Photo Credit: 如果出版

在日本,高齡者也會「工作過度」

但是,放眼全球,這樣的狀態是否「正常」?

讓我們來跟歐美各國做個比較。根據OECD的「高齡者就業率的世界性比較」,二○一三年的高齡者就業率,法國為二.二%、德國為五.四%、英國是九.五%、美國是十七.七%,相對於此,日本是二○.一%,高達法國的九倍以上。從這個統計我們可以了解日本高齡者「工作過度」的嚴重程度。

日本的高齡者為什麼必須工作得這麼辛苦?

再更仔細觀察之前,希望大家知道「社會保障愈不健全的國家,高齡者就業率上升的傾向就愈明顯」這個前提。

其理由就一如我們在第二章看到的,因為如果沒有現金收入就無法生活的高齡者增加了。法國、德國和英國的高齡者就業率很低也是出於這個原因,這些國家的年金制度、住宅、醫療、照護等各種公共服務都非常完善,高齡者就算不工作也可以過活。

反過來說,日本高齡者的就業率之所以這麼高,與其說是「工作意願很高」,倒不如說是「因為不得不工作」還比較正確,現在的日本是「即使步入高齡期,如果不工作就無法生存的社會」。

而且,在日本,從工作時期開始,長時間勞動就已經是理所當然,特別是男性,可說是「工作=生活的一切」。因此,決定「不工作」時,很多人都會有一股疏離感,彷彿這個社會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很多失業者之所以會自殺,並不只是因為薪水變少或生活辛苦,同時也是職場這個可以滿足認同需求的場域被奪走的喪失感所造成的。相較於認為過著充實的休閒生活、重視和家人相處的時光,然後花適度的時間工作乃理所當然之事的其他先進國家,日本堪稱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國度。

在日本,不管是工作時期或高齡期都要辛苦工作,也就是所謂的「過勞國家」。

「為了追求生存意義而勞動」只是謊言

有資料可以證實高齡者並非「工作意願很高」,而是「不得不工作」這個論點。

根據日本內閣府的「高齡者日常生活的相關意識調查」(二○一四年),六十歲以上的高齡者中,希望就職的比例是七一.九%,其中回答「只要還可以工作,就希望可以永遠工作下去」的比例最高,是二八.九%。

問題在於理由。根據日本內閣府進行的世界性比較調查,日本高齡者希望持續就業的理由占比最高的,就是「因為想要有收入」(四九.○%)。此外,根據日本內閣府「平成二十五年度針對高齡期的『準備』之相關意識調查」(二○一三年),「因為想得到生活費」(七六.七%)、「因為想要有可自由支配的金錢」(四一.四%),兩者都是以想獲得現金收入為最主要目的。

續‧下流老人_p_99
Photo Credit: 如果出版

在上述的世界性比較調查中,德國和瑞典的高齡者表示,「因為工作本身很有趣,自己也會變得更有活力」是工作的最主要理由。從這一點我們可以了解,日本的高齡者因為經濟理由而工作的情況有多麼嚴重,也可以清楚感受到他們對生活的強烈不安。生活在退休後如果沒有錢就無法安心生活的社會中,在某種意義上,根本就是「不斷被金錢和商品控制直到死亡的人生」。

因寫了《資本論》而聲名大噪的卡爾.馬克思稱之為「商品拜物教」(Fetishism),也就是說,人類會崇拜金錢和商品擁有的力量,這種意識本身會決定行動,也可以稱為「物化」(Reification),與人類的關係和行動也會因為擁有金錢和商品的多寡而受到影響。因為沒有錢就無法生活,所以人們會非常自然地無意識地被迫勞動,也就是說,人類會因為金錢和商品的驅使而勞動。(關於這一點,詳見佐佐木隆治所著的《我們為什麼要工作:和馬克思一起思考的資本和勞動的經濟學》〔旬報社,二○一二年〕。)

現在的我們確實是生活在商品拜物教的社會中。當政府提出「總計一億人的活躍社會」口號,推動高齡者的雇用時,我們常常會聽到「讓第二人生變得更加充實」或「健康、創造生活的意義」等,宛如詩歌般的抽象名詞。但是在日本,高齡期的工作並不只是為了要維持健康那麼簡單。若想讓第二人生變得更加充實,只要培養興趣就好了;想維持健康,只要上健身房就可以了。事實上,生活富裕的高齡者應該不會工作,而是在關島或峇里島享受晚年生活,或者在健身房進行「適度」運動。

對不屬於上述族群的高齡者而言,高齡期的勞動目的就是「錢」。退休後的工作並非創造生活意義的地方,而是延續過去那段工作時期的生活的嚴酷現場。

一直到臨死前都讓人感到不安的社會

但問題的核心是,為什麼日本的高齡者如果不工作得這麼辛苦就無法生活。

理由之一,就像之前看到的,單純是因為生活費不夠的緣故。一如第一章所提到的,高齡者的可支配所得年年下降,各種保險費的支出也不斷增加。

此外,也有人指出高齡者世代的平均存款金額,比其他世代來得高。的確有許多高齡者為了老後生活而累積了相當的資產,因此,工作的高齡者中,應該有一定數量的人是「目前生活沒有問題,但因為對將來感到不安,所以持續工作」。工作的高齡者中,很多人的動機都是因為「不管有多少現金都無法感到安心」這種強迫似的觀念。換句話說,我們的社會就是如此難以消除人們對未來的不安及危機感。

img_342dac4215275aefe505f41d9a199e1e2035
Photo Credit:YouTube影片截圖

相關書摘 ►拯救「下流老人」的錢在哪裡?所有人都是受益者的「共存型再分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續.下流老人:政府養不起你、家人養不起你、你也養不起你自己,除非,我們能夠轉變》,如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藤田孝典
譯者:吳海青

日漸趨向貧窮化的老人,我們稱之為「下流老人」。這個名詞來自日本,但目前在台灣也已被廣泛使用。未來,我們不僅是「下流老人」,更可能成為「過勞老人」,因為政府養不起你、家人養不起你、退休後,你也養不起你自己,到死前的最後一刻,都必須出賣自己的體力才能活下去。

靠自己和家人來解決貧困和照護的需求已經到達極限,淪落為下流老人是自身的責任嗎?我們還能做些什麼來改變這個現況?無法單靠個人自力救濟的老年生活,關於年金與長照,我們要走上哪條路?

《下流老人》作者藤田孝典,長期站在日本貧窮及老年福利第一線的日本社會學者,從政策、社會制度到國家經濟,為我們提出他懇切的建言,預防疲弊社會的到來。

getImage_(1)
Photo Credit: 如果出版

責任編輯:王國仲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