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師與「權勢性交」(上):強制性交罪的重點在保護「個人意願」

狼師與「權勢性交」(上):強制性交罪的重點在保護「個人意願」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好像不少人還停留在「啊你是男生,你也有爽到啊」的低能程度。就說了不是誰插誰,身體爽不爽的問題,重點是「我的個人意願」,我「有權利決定我要跟誰發生性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贛林老木!」什麼,你說我一開場就罵髒話?

「才沒有呢,我說的是贛林老木,才不是髒話。贛林老木指的是中國江西省裡面一座森林中的一棵歲月古老的大神木啊!」

你說聽我在唬爛?我才聽你在嚎小咧!

你說我很機車?啊是幾的CC?哪一廠牌的?有沒有雙碟煞、有沒有標配內建行車記錄器、衛星定位、USBTypeC?你叫我別裝蒜,我才要你別腦殘咧!所以你現在知道「定義」了嗎?雖然字面上我在開場說的四個字不是髒話,因為此台語髒話的正確漢字寫法是「姦恁老母」,但有腦袋的人一聽就知道是髒話。

而「機車」這個詞彙,在一般狀況下的定義是:兩輪動力交通工具。但當它被使用在不同場合、不同情境的時候,意思叫做「機八」。字詞的定義,也就是意義、含義、意思,會隨著各種不同的狀況而改變。同一個字詞,在不同的民族、地區、村落、家庭、職業、領域、學科⋯⋯會有著截然不同的定義。

你一定懂,不然我罵你做人真的是「有夠機八」的時候,你不可能會有情緒反應。你會很不舒服,是因為它脫離了它原本的定義而成為別的意思了,況且連正確的詞彙都不是這樣寫,這只是標音,真正的漢字寫法是「膣屄」。

既然你可以從髒話瞭解到定義是會隨著各種條件不同而有所不同的,那麼接下來我所寫的內容,你應該就可以理解。當我對你說,你很有力的時候,指的是你很有力氣。但是當我說某某喔吉桑角頭老大很有力的時候,不會有人覺得我是在說他很有力氣吧?大家都會知道有力在此時的定義是「很有勢力」。

在一般生活會話當中我們所使用的詞彙都需要經過定義,才能盡量不會導致「誤會」了,更何況是在各個不同的職業和學術領域。傢俱行老闆口中的「空間」跟理論物理學家口中的「空間」,定義或許有重疊的部分,但並不完全相同。風水師口中的「地理」和地質系教授口中的「地理」,也鐵定不是在指同一個意思。

那麼「強暴」呢?很高興我們花了722個字,終於要切進主題了。一般我們口中的強暴,跟法律當中的強暴,定義是不同的。

當我們在說強暴這兩個字的時候,我們的意思是「強姦」,它指的是「一個人強行幹了另外一個⋯⋯嗯⋯⋯通常是人,但有的時候不是人」。而在《刑法》(民法有不同定義)上,我們來看第304條(強制罪)當中對於強暴的定義:「行為人對被害人施加有形力,產生物理上的強制狀態。」

這是強暴的第一層定義,但還是太過模糊,通常大家看得還是霧煞煞,所以要接著解釋「有形力」和「物理上的強制狀態」的定義是什麼。

  1. 有形力:從身體力的強暴概念出發,強暴係指對被害人施以身體力之行為。
  2. 物理上的強制狀態:行為人對被害人施加身體力,是為了對被害人產生物理性的壓制效果。之所以強調「物理上」,其實是為了排除「心理上」強制的狀態,避免模糊強暴的概念,而違反構成要件明確性的要求。

這是一本刑法法典》P.A-2-232

⋯⋯之所以強調「物理上」,其實是為了排除「心理上」強制的狀態,排除將強暴概念精神化的見解。原因在於,如果不斷降低構成強暴所需力量運用的程度,且放棄對於被害者須受到身體壓迫的要求,會將強制行為從物理強制轉化為心理強制,只要心理上受到阻礙即成立強制罪,有違構成要件明確性的要求,並不妥當。

(陳志輝:理直而氣壯?月旦法學教室第28期,2005年2月,頁20)

所以白話來講,強暴的定義就是: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做了一個外在的行為,而對那個人產生了外在的、身體上的被強迫壓制狀態。

上面所講的很重要,一定要記得:要外在的,物理上的,有形的;心理上不算數。如果把心理精神狀態通通都算進去,會產生很嚴重的後果,而這個所謂的嚴重後果,就在妨害性自主罪章出現了。

前些日子,因為某部小說的作者選擇離開人世,社會掀起了一股大規模集體膝關節反射的獵巫狂熱風潮。大家這麼有「正義感」是不錯啦,不過「看到黑影就開槍」就不是什麼好事情了。偏偏,這正是最近所發生的事情。

刑法的妨害性自主罪章從第221條的強制性交罪到第229條的詐術性交罪。我們先從221條的強制性交罪來看。

Tizian_094
Photo Credit: Titian @ public domain

刑法第221條第1項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白話翻譯:人家就「不願意、不想要、不爽」給你幹了,你他媽的竟然用強暴、脅迫、恐嚇、催眠或者其他方法「硬幹」了,政府就會把你送進去監獄進修最少三年到最多十年。

而「強制方法」,需要「足以壓制」被害人的性自主決定權,始足當之,也就是具有「扭曲」意願的強制。在緊接著講重點之前,我們先繞路說一下別的小歷史冷知識。強制性交罪章原本不是叫這個名字,它原本叫做「強姦罪」。

在民國88年以前,它被擺在「妨害風化罪章」裡面。法條尚未修正之前,它原本叫強姦,裡面具有貶低和道德上的責難之意涵。舊有的強姦罪,它的法條內容為對「婦女」使用強暴脅迫等手段,致使「不能抗拒」而姦淫者。

舊的法條內容因為是「不能抗拒」,所以這常讓被害人被質疑是否有「盡力抵抗」到「無法抗拒」的程度,如果你沒有盡力抵抗,那麼罪名就不成立。這超他媽的有夠糟糕,因為很多況狀下,這根本無法做出盡力抵抗的行為,而且如果被害人盡力抵抗了,說不定還會導致加害人使用更為強大的暴力行為,讓被害人受到更大,而且完全沒必要的額外傷害。

而且,因為法條內容限定「婦女」,所以也無法保障到男性被害人。干,你以為只有女生會被強制性交嗎?男生當然也會啊!這裡說的不只是被肛,而是就算是被害人是男性,加害人是女性,也所在多有啊!

所以你看看這法條立得有多爛!但是,唉,回過頭來看看我們立法院裡面立法委員們的普遍程度素質有多爛,和投票給他們,讓他們當選立法委員的選民的程度素質有多爛,我也只能說:不意外。

所以民國88年時,將強姦罪系列從妨害風化罪改成妨害性自主罪章。不然原本這系列的重點在於女人的「貞操」。之後的新條文,將舊法的「致使不能抗拒」改成「違反其意願」。被害人不再限於女性(雖然我覺得「男女」這個詞彙也很糟糕,應該要改成「人」才對),而性交的定義也改了。

不僅是傳統上的用懶叫幹你,現在更包括口交、肛交、手交、或以任何東西插入生殖器官。而且不只是「被插」,「被強迫去插」也算數了。也就是,如果有人強迫我去幹他,例如有女生把我用力壓著然後騎上來,她會成立強制性交。

現在好像不少人還停留在「啊你是男生,你也有爽到啊」的低能程度。就說了不是誰插誰,身體爽不爽的問題,重點是「我的個人意願」,我「有權利決定我要跟誰發生性關係」。

「意願」和「決定」這兩個法條更動的出發點,其立意非常「良善」,但就如同「我是為你好」一樣,良善的出發點往往帶來悲劇;結果是否好壞,跟出發點是否良善,沒什麼太大關係。

在妨害性自主罪章當中,依照各老師和書籍,有不同分類方法,我們將這些條文分成幾種類型,其中一種分類方法是兩層,在第一層,分成「保護個人性自主權」以及「保護青少年身心健康發展」。然後在保護個人性自主權的下面又分為「違反被害人意願」的,和「並未違反被害人意願」的。

另一種分類方式就簡單多了,就是直接用有沒有違反被害人意願這兩類來區分。因此「保護青少年身心健康發展」這讓我很想吐的東西,就被歸類在並未違反意願那邊就可以了。

RTR3CS8F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但是,不管哪一種分類法,第228條都是被歸類在「未違反」被害人意願裡面。不知道刑法第228條是什麼嗎?它就是前陣子最廣為注目的「利用權勢為性交罪」:

對於因親屬、監護、教養、教育、訓練、救濟、醫療、公務、業務或其他相類關係受自己監督、扶助、照護之人,利用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處⋯⋯

乍看之下已經很白話的法條,其實機車地很啊!法律不是看字讀字,而是必須要錙銖必較,所以我們來拆解它。上面那一串是在說有辦法利用權勢的人是誰,大致上粗淺地介紹一下。

  • 第一個「親屬」是指:尊親屬對卑親屬或家長對家屬的關係。換句話說,「長輩對晚輩」才會符合親屬這兩個字在這法條所要規範的人,晚輩對長輩呢?不算在這一個裡面。
  • 第二個「監護」是指:民法的監護關係及刑法保安處分制度中的監護。也就是監護人對被監護的人。原本在第一個裡面不被算入的晚輩對長輩的親屬,如果因為某長輩受監護宣告,而你這個晚輩是監護人的話,就會算數。
  • 第三、四、五的「教養、教育、訓練」其實都是在講「師生關係」:也就是一個「教授的人對上被教的人」,像是師傅徒弟、教師學生、教練學員⋯⋯。
  • 第六的「救濟」是指:慈善機構的負責人或管理人對於被收容人。
  • 第七的醫療是指:醫師或護理師對病患。
  • 第八的公務就是限定公務機關裡面的長官對於部署,或者監所裡面的管理人員對受刑人。
  • 第九的業務是指僱用人對於受僱人,也就是老闆和員工。
  • 第十的其他相類關係:這個我最「不爽」,這個的意思可以包山包海無所不包。

以上一到十個所謂「監督、扶助、照護之人」,重點就是一個:上對下的權力不對等。並不是單純符合表層字面上的意思,也不是單純符合第二層的解釋意思,而是要往下挖到第三層:要有上下、從屬等實際上真的有「支配、拘束」力存在的關係,才會符合利用「權勢」。

狼師與「權勢性交」(中):16歲到底算不算有自我負責的能力?
狼師與「權勢性交」(下):不精確定義,刑法228條真的會變大屠殺

本文經Objection-蕭奕辰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