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師與「權勢性交」(中):16歲到底算不算有自我負責的能力?

狼師與「權勢性交」(中):16歲到底算不算有自我負責的能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妳認為《刑法》設定16歲可以思考要不要做愛是不應該的。那麼《民法》:女性16歲(男性18歲)就可以在法定代理人同意下結婚,結婚後取得「行為能力」。也就是一切等同滿20歲的成年人,可以買車、買房、開公司、玩股票、簽合約。

狼師與「權勢性交」(上):強制性交罪的重點在保護「個人意願」

最高法院33年上字第262號判例》裡面設立了這道界線來限制範圍:「被姦淫之人處於權勢之下,有不得不服從之勢者,方可構成。」

容我抱怨一下,這一條真的立得很爛。

還記得上面有說嗎?不管用哪種分類方法,這個剛好跟二二八事件同名的228條都被歸類在「並未違反意願」那一邊。你看到現在有沒有覺得怪怪的?沒關係,我拉幾篇「最高法院自己內部互相吐槽」的判決書之後來跟你講哪裡奇怪。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利用權勢或機會為性交或猥褻,被害人係處其權勢之下,而隱忍屈從,然被害人屈從其性交或猥褻,並未至已違背其意願之程度,始克當之,此與同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一項之強制性交罪、第二百二十四條之強制猥褻罪,係以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或猥褻行為,仍屬有間。《一○五年度台上字第四二一號》

被害人因礙於上揭監督服從關係而隱忍屈從行為人之要求,性自主意思決定仍受一定程度之壓抑,與合意性交有別。《一○五年度台上字第二○八五號》

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之強制性交罪與第二百二十八條之利用權勢或機會性交罪,均係以描述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情境為要件之妨害性自主類型,有別者,僅止於程度上之差異而已。亦即,前者之被害人被定位為遭以強制力或其他違反意願之方法壓制,因此難以反抗或未抗拒而屈從,至於被害人事實上有無進行反抗,並非所問;後者之被害人則被界定在陷入一定的利害關係所形成之精神壓力之下,因而隱忍並曲意順從。《一○六年度台上字第一四九號》

判決書不用看太多,就這三篇就好,因為司法院內部其實都有判決書的「範本」給法官們方便複製貼上,絕大部份屁話都是重複的;敢講不同話的、寫自己的見解的法官,說實在不多,所以三篇就夠了。

不管是在課本裡面,還是像上面的105台上421號判決之類的,大多數認為228條「並未違反意願」。關鍵字就是「並未至已違背其意願之程度,始克當之」。講人話:不需要到違反被害人意願的程度就算數。

這樣寫,是最符合立法理由跟本228條歸類的「安全牌」。那些人對於法學或許很厲害,但對於「邏輯」和「語言」這兩種領域顯然⋯⋯並不怎麼有程度;或者講更難聽的:連最起碼的基本思考都沒有。

有法官注意到這玩意兒「有問題」,所以第二個105台上2085裡面就說了:「要不要做愛這檔子事,人家心裡面還是受到有一定程度的壓抑,跟兩情相悅完全自願的狀況有所差別。」看到這裡,敏銳的讀者應該已經知道我要表達什麼了。

你以為大腦的意識是「統一」的嗎?當然不是,很抱歉,大腦是專門的「分離主義」。大腦就像立法院一樣,有政黨之分,政黨裡面還有派系之分,派系裡面還有小團體小圈圈;不同部位的腦神經細胞們就像人際關係的運作一樣:拉幫結派、成群結黨,各自有各自的主張。不同團體之間,有的時候合得來,有的時候合不來;在這件事情上面大家無異議通過,在那件事情上面卻全力動員杯葛。

就像以前我們在新聞上看到的大亂鬥:立法委員們互丟便當、甩礦泉水、砸鞋子、勒脖子、搧巴掌、揍拳頭⋯⋯,無論如何就是要「全面佔領主席台(笑)」!

如果你的大腦是全面統一的獨立單一意識,那麼你就永遠不會在雞排和腰圍之間感到強烈的「掙扎、拉扯、矛盾」,你「同時想要又不想要」,就因為你的大腦內部天生如此:各唱各的調。

Chicken_at_Shilin_Market
Photo Credit: (WT-en) Ash rex at English Wikivoyage @ public domain

單單一個宵夜要不要吃雞排就可以讓你掙扎到想翻桌了,何況是做愛!

台灣目前還處在一種尷尬的文化轉變期,以前婚前性行為是不被社會容許的不可告人之事,是違反道德和善良風俗的,是該受人鄙視的,是「糟糕到要唾棄」的。隨著時代變化,大家的觀念漸漸變了;女權及其它權利意識的努力及推廣,讓我們漸漸得以擺脫過去那種無意義的,甚至在現在反而會被評價為「糟糕的」過去價值觀。但是像我們這種「卡中間」的,就會很掙扎。

一方面,我們從小就被父母教育,嚴格叮嚀,絕對不可以發生婚前性行為。另一方面,隨著我們的學歷、見識、經歷都比父母輩還要「多上非常多」之後,我們的感想叫做「兩情相悅,關你屁事」。

但是,過去從小到大被一直碎碎唸唸唸唸的那些東西還在耳邊陰魂不散啊!所以,請有做愛過的各位,想像一下這種我們這一個時代「87%的人一定經歷過」的場景:

妳/你和妳/你的男/女朋友愛情跑了不管多久,而妳/你們在一次次的約會中,從牽手、擁抱、接吻、愛撫⋯⋯終於到了在凌亂的大學校外套房裡面,全身脫光到一絲不掛,只差最後一步,就那臨門一腳,就要「回本壘」了。

但是妳/你或者妳/你的伴侶開始擔心緊張,因為從小到大「阿拔阿木」和所有老師長輩都在那邊雞雞歪歪說三道四,或「基於任何所有管它是什麼的理由」,妳/你們ㄍㄧㄥ在那邊。妳/你確實愛她/他,妳/你確實「想要」做愛,但同時妳/你又「不敢」真的放手去做。

兩個人ㄍㄧㄥ在那邊又超尷尬,於是,比較有勇氣(但內心可能掙扎痛苦矛盾程度更強烈)的那一邊就「先下手先贏」。雖然妳/你或者她/他口中說不要,身體稍微扭了幾下,手稍微擋了幾下,但最後,還是在「半推半就」之下,妳/你們終於結合在一起了。

這種狀況本人經歷過不少次,而「半推半就」是關鍵字。這什麼意思?就是「同時想要但也同時不想要」嘛!想不想要,或願不願意,類似詞彙轉換成法學領域用語是什麼?「意願」!

來,現在告訴我,在上面我所描述的狀況下,有沒有「違反意願」的成分在?百分之百願意跟百分之百不願意,這兩極的叫少數,基本上人的意願會因為腦內各自不同的聲音互相拉扯而處在一個像是連續性光譜的某個階段上。要,但也不要。

RTR3YVR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刑法221條強制性交罪那個就是「幾乎」百分之百完全違反意願,那沒有問題。但是228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啊!它在體系中被「嚴重錯誤到近乎白癡」地歸類在「並未違反意願」那一邊啊!完蛋,這該怎麼辦?

有一些法官和學者發現這個問題了,所以我貼的第三篇,106台上149就很明白地打了巴掌:「哇聽林底咧把噗(作者自己擅自加的XD)!刑法221跟228都一樣都叫做「違反被害人意願啦」,有差的,也只是差在程度和比例以及輕重上面而已啦!馬的一群北七(一樣是作者自己擅自加的XD)!」

這戳破了長年以來法律界在玩文字遊戲唬爛「自己」的陋習。它很明明白白講了,違反意願就是違反意願,只要有「不要」的成分在裡面,那就算是有違反意願,只是程度並沒有像221強制性交那幾乎百分之百完全違反意願那麼嚴重而已。

問題是,要多少?那個違反意願的比例要高達多少,才會構成228?雖然很可惜的,目前鮮少有實務界的判決書或學術界的論文相關論述內容在討論這個(多半都是順便提到而已),但依照我花了超過一星期時間看了一大坨判決書和論文的「個人判斷」,大致上是守著「起碼也要過半」的這條線。也就是,起碼「不要」的那邊要比「我要」的那邊還要多。我個人認為這樣的做法「可以接受」。

但是,因為一位作者的自我離世,全台灣又開始了俗稱的膝關節反射,極端言論者,甚至主張就算是兩情相悅,只要符合法條「字面上」所規範的那「一到十」,就通通「殺無赦」。

當中,以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的文章,讓我感到最「蛤?」。

節錄內文:

目前在臺灣,沒有權勢性交的區辨意識,社會上普遍認為(法律也預設),16歲以下者沒有發生性行為的能力,因此即使是年齡相仿且在談戀愛的青少年,一旦發生性行為就會被通報,且可能被對方父母提告進入司法程序。但奇怪的是,青少年一旦滿了 16 歲,卻忽然被認為有了性行為的能力、知道如何在性關係中保護自己,所以即使跟年長超過 20 歲的人發生性行為,社會上、法庭上似乎就忘了第 228 條的權勢性交的適用性。

這樣的思維應被扭轉,勵馨認為「權勢性交」的議應被更關注,在法律上也要被靈活運用,臺灣社會應確實認知到,年長者與未成年人之間本身便具有年齡、金錢、權力、身分、社會地位不對等的關係,雙方若發生性行為,應適用刑法第 228條的權勢性交。即便雙方皆為成年人,也需留意不對等的權力關係,例如師生關係、雇傭關係、上司下屬關係、權威人士、年齡差距過大等,都有可能形成權勢性交。

第一個,如果妳認為《刑法》設定16歲就有程度可以思考要不要做愛是不應該的。那麼麻煩一下,比這更糟糕的《民法》在那裡,因為在《民法》當中,女性16歲(男性18歲)就可以在法定代理人同意下結婚,結婚後取得「行為能力」。也就是一切等同滿20歲的成年人,可以買車、買房、開公司、玩股票、簽合約。

RTR2MQP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德國青少年16歲便有投票權

如果滿16歲沒那種程度可以決定自己要不要做愛,那麼憑什麼有程度可以決定要不要花上幾百萬買房子或者成為一間小店的負責人、甚至大公司的董事長?

還有啊,你覺得投票比較可怕還是殺人比較可怕?問題是,我們18歲就可以服兵役(兵役法)了喔!為什麼20歲才能投票(公民投投票法)?啊什麼叫「當兵」?就是去學習如何操作武器去殺人或害自己北七北七被殺啊!不然咧?

《民法》《刑法》不同調這個老問題拖了幾十年都沒有解決,而且還他媽的男女不平等(《民法》未成年人結婚年齡)。聽說最近要解決結婚年齡的問題了,但更糟糕的民刑法不一致這個問題還卡在那邊。刑法18歲就是有責任能力,要擔負起完全的刑事責任;但民法卻要等到20歲才有行為能力。

講人話:《刑法》認為妳/你18歲就知道自己在幹嘛了,所以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但民法認為妳/20歲才知道自己在幹嘛,才能自己做決定。啊這是在怎樣?一國好幾制?啊我又忘記台灣還不是國家了,真不好意思,所以法律之間互相衝突這種根本精神錯亂的北七問題顯然是理所當然嘛!

但我們現在在討論「思想程度」,所以繼續討論。抱歉,我完全不認同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的觀點。現在的16歲學生所學會的,所知道的,都遠遠遠遠遠比妳那一代都還要多太多了。

奧地利16歲就可以投票了,蘇丹17歲就可以投票了,世界上大部分地區在18歲就可以投票了。投票是「決定整個國家社會未來走向」的「超嚴肅」事情,做這個決定(要投給誰或哪個政黨或哪部法律)所需要具備的「思想成熟度」絕對比單純要不要跟一個人咻幹還要遠遠遠遠高上很多。

妳要跟我拗「台灣學生程度不足」嗎?我聽妳在「ㄅㄚˇㄅㄨ」。台灣學生程度絕對夠,就算不夠,責任也是上一代大人「教太爛」的錯。重點應該是擺在「提升學生的程度」上,然後讓身為獨立自主個體的她/他們學習如何去做決定,學習如何為自己的決定負責。而不是認為「啊,我們孩子程度不太好」,然後就要用更多的枷鎖去綁住她/他們。會有這種想法的人,對於教育的態度的程度,在我眼中「並沒有很好」。

還是有人要跟我拗社會經驗不足?麥來亂啊啦,成年人犯罪率比較高還是未成年學生?經濟不景氣是成年人搞出來的還是未成年學生?啊不是程度很好?啊不是很成熟?啊不是很會做決定?怎麼到現在連條馬路都鋪不好?立個他媽的法律還立到亂七八糟!程度糟糕、思想幼稚、決定愚蠢的,是現在的大人,不是現在的學童。自己身為大人的愚蠢,不要牽拖來學童身上。

亞洲各國最低合法性交年齡歐洲各國同意年齡,這兩個條目,自己看。現在是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的年代了,不要跟我說身為「成熟大人」的你們,一天到晚只知道會「轉貼根本嚎洨的謠言農場文章去害死人」,卻沒那種腦袋看懂維基百科的條目內容。⋯⋯好吧,我想大概是真的沒那種「智識程度」吧,不然我也不會一天到晚在群組裡面看到會讓醫師們氣死的毫無根據純粹騙人謠言農場文了。

狼師與「權勢性交」(下):不精確定義,刑法228條真的會變大屠殺

本文經Objection-蕭奕辰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