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治之海」致力於非政治化:十八世紀東亞四個「近世國家」的分棲共存

在「政治之海」致力於非政治化:十八世紀東亞四個「近世國家」的分棲共存
Photo Credit: 遼寧民族出版社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國家層級的接觸當中,會成為問題的就是君主的稱號和年號。朝貢關係下的清朝和琉球、朝鮮之間沒有問題,可是與其他以外的關係就經常潛藏著蠢蠢欲動的小火苗,因此為了防患於未然,日本與清朝沒有外交關係,清朝也不動聲色。

文:羽田正

「政治之海」的非政治化

十八世紀環繞東海的各個地區,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強烈向心力的政治權力,彼此並不打算將他者編入自己的政治秩序裡面,而是在各自的原則和實際利益上衡量,配合對方做出符合現實且多樣化的對策。這不只是在被認為脫離一般「朝貢體制」並且實施「鎖國」的日本,包括被認為主宰「朝貢體制」的「中華王朝」的清朝本身,不只不會強迫他國接受自己的秩序,甚至是避免官方的「外交」,展開有彈性的對外關係。

像這樣子,在對外關係上推行朝貢一元化而崩壞的明朝,繼之而起的清朝推行的並不是朝貢制度的重建、擴大,而是將政治關係的干涉縮小、稀薄化,完全相反。這個趨勢是始於朝貢/海禁體制瓦解的十六世紀,明清交替的動亂期間,雖然一時恢復實施海禁,可是從成功征服海上勢力的一六八四年以後,華商的出海貿易以及與外國船的互市貿易急速擴大,這個時期的海上貿易,不只是被「近世國家」環繞的東海,從東南亞、歐洲陸續駛來的貿易船在南海相當活躍,幾乎以互市的形式來通商,朝貢的比重相當低。換言之,規範這個時代的海域不是「朝貢」也不是「外交」,那些充其量只是多樣化的關係裡面的其中一種而已。

當然,若是要和清朝進行官方交涉的話,來自外部的接觸就視為「朝貢」,經常會對交涉者進行「冊封」並定位為「外臣」,只能夠遵照自古以來已經僵化的模式,不只是德川政權討厭這一套,就連清朝本身也盡可能地避免發動這樣的模式,像是默認琉球的日、清「雙重附屬」的狀況,而且不要求來航的外國船行使朝貢禮儀,就是最佳寫照。

這個背景是清朝本身也曾經是歐亞大陸的帝國,與各種對象交手,並且處於各式各樣的立場————東海,不過是其中的一方面而已,如果固執於原則和形式可能損及貿易利益或造成紛爭等,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因此清朝的基本姿勢是在商業利益和維持治安上看到成果就好,也就是以實利為優先的現實主義者。這樣的想法不只是皇帝,包括了旗人官僚之間也是共通的,先前登場的地方官員裡面,不把信牌當作一回事的人,可以從名字來判斷,幾乎都是滿洲人、旗人。另外,日本方面一邊是由中央特派的長期奉行進行管轄,一邊是透過町人身分的唐通事來居中斡旋,不只是貿易,包括政治問題也都是在民間交流的框架裡處理。

一直以來,這個時期的東海經常被認為是以清皇帝作為主宰者的「朝貢體系」或「冊封體制」下的一元秩序——作為反作用力,只有日本一國脫離這樣的體制——可是由上述可知,事實並非如此。確實,以歷史縱斷面來看,東海是陸上政治權力管理海上貿易並且管制航海者的「政治之海」,甚至在這個時代達到極限,可是這樣的形態是為了實現「『政治之海』的非政治化」。因此,公權力並沒有嚴格管理貿易、出入國的事務,這一點雖然「政治」走在前頭,可是框架底下並沒有衍生出「政治問題」,而是採取民間貿易的形式,讓貿易、交流蓬勃發展。

「近世國家」間的關係面面觀

接著,這些「近世國家」具體說來是建構了什麼樣的關係,還有是否有所妥協呢?擁有國家層級政治權力的四個「近世國家」,可以分為不承認有高於自己的權威、秩序存在的日本、清朝,以及接受這些秩序的朝鮮、琉球。然而,日本也好,清朝也好,都沒有打算和對方一較高下,也沒有企圖對朝鮮、琉球進行實質支配或是干涉內政,因此在這個時代,這四個勢力實際上是形成「分棲共存」的型態。

以國際秩序認知為前提,並非單純承襲古制,而是在十七世紀中期的明清交替時發展形成的,是這個時期特有的產物。明朝的滅亡和清朝=滿洲征服「中華」,這樣的秩序變動對東海周遭的各個社會帶來很大的衝擊,當初局勢尚未明朗的清朝霸權終於在一六八○年代得以確立,包括統治明朝舊有領土,努力到各地試圖說明現況並且說明自身的定位。

畢竟,在漢文古典共通的各個社會裡,以自己為文化中心,以不同的理由貶低他者,用階級方式定位,以自我為中心的等級秩序觀——具有華夷思想。然而,被視為「夷」的滿洲人坐上了「華」的位子,明清交替以後的特徵就是從該如何接受這樣的「華夷逆轉」來展開,也就是等級秩序觀的多元化、相對化。

成為國際秩序主宰者的清皇帝本身,對於漢人以及朝貢國,作為保護、實踐禮教維持天下太平是正統性的根據,主張自己坐在「華」的位子,另一方面對於蒙古、西藏,自詡為文殊菩薩的化身,是藏傳佛教的保護者。對此,朝貢國的琉球、朝鮮雖然在清朝主宰的華夷秩序裡將自己定位,可是朝鮮的知識階層在內心裡是將滿洲人視為「夷」,在國內持續使用已經滅亡的明朝年號,認為自己是唯一的「華」,表現出複雜的態度。另一方面,德川政權雖然斷絕與清朝的官方接觸,也並沒有服從於誰,維持住自己的權威,還有與之抗衡的是以「武家威儀」、「神國」意識的固有性為依歸,而不是禮教的普遍性,假裝透過琉球、朝鮮等「異國」的服從,來建構獨自的國際秩序觀。

近世琉球處在這些秩序的夾縫裡,與清朝、日本的雙重君臣關係得以兩立的琉球,對清朝而言,是從明朝以來的忠實順從的朝貢國,還有對日本而言是「服從將軍的武家威儀的『異國』」,不管是清朝或德川政權,都把琉球定位為是確認自己的中心性、向心力的存在,因此琉球為了不讓這樣的雙重外交露出馬腳,傾國家之力採取的政策是對清朝隱瞞與日本的所有關係。

琉球那霸城
Photo Credit: Kallgan CC0 Public Domain
琉球那霸港風光,人物穿著近似明式服裝的琉裝,還有龍舟競渡的活動。最左側船上所掛藍色旗幟圖案即琉球王國的標誌三巴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