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一帶一路與亞投行,「新南向政策」是小蝦米對大鯨魚差別

面對一帶一路與亞投行,「新南向政策」是小蝦米對大鯨魚差別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挑戰:50年代台灣如何頂住風雨飄搖的日子、70年代台灣普遍學歷不高靠著代工銷往世界、90年代南向政策因排華運動而固守自己、今天面對已崛起的中國,薪資所得停滯30年的台灣將如何因應以提高普遍所得?會是我們這一代台灣人共同面臨的挑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秉哲

這幾天台灣媒體終於播報了國際新聞話題,這次大家討論的是「一帶一路」。究竟什麼是一帶一路,相信看著這篇文章的你事前已經在其他地方了解過,筆者從另一個角度帶大家了解一帶一路。

從美國故事,看中國一帶一路的發展動機

話說中國內需怎麼會聊到美國西部擴張領土呢?如果要認識一帶一路深層動機,就得先翻翻歷史洪流裡有沒有類似對應事件,才能探索中南海高官們內心思維的一二。

美國在北美洲領土的擴張直到1848年囊括結束,從獨立戰爭以後美國將大部分時間主要投資在內部建設開發上。直到1893年美國一位歷史學家Frederick Jackson Turner發表一篇文章:

美國賴以發展經濟的大西部市場飽和、消失了,若要讓國家經濟持續發展,必須得另闢蹊徑。

這段話隨即被應驗,因為西部開發以臻飽和,當時的鋼鐵和築路工人失業率提高,工人沒錢買糧食,農人日子也不好過,各地請願抗爭的情況越來越多。當時的兩大鐵路公司─北太平洋鐵路公司及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先後宣告破產。改良電燈的愛迪生剛好逢上那個時代,他的公司被迫裁掉70%員工,看著各地罷工抗爭場景,愛迪生曾感嘆說「這是一個全國性的瘋人院。」

此一時空背景促成美國後續對外發展的動機,因為他想把國內生產過剩物品外銷到世界去。才有辛丑條約後的「門戶洞開」,一戰借助大量物資、二戰捐助大量物資的思維基礎,將生產過剩的物品外銷到世界,持續創造美國經濟發展條件。

以上舉美國為例,側述中國一帶一路發展動機。接下來筆者將嘗試以內需、外銷、與台灣關係,來跟大家交流今天的主題。

一帶一路與中國內需
  • 內需成長不顯著

我們聽過很多次中國擴大內需的聲音,但這幾年下來似乎沒有這方面的相關消息。筆者聞訊去年底北上廣深房價瀕臨極高點,大家紛紛買進或拋售已賺取這波市場,而在內陸二線城市則出現許多鬼城、空城,房子蓋起來了,但卻乏人問津,週邊也沒有任何商家。北京有心擴大內需似乎成效並不明顯,但一線城市已無法提供更多人優渥的生活品質、也無法像30年來已東部城市為主帶動全國GDP,就剩西部以西這橫跨中亞、西亞到歐洲的市場。

  • 第三、第四外語興起

所謂的第二外語即是英文,而隨著一帶一路發展,過往我們常忽略的比如韃靼語、菲律賓語或巴基斯坦語言,相關需求職缺亦可能大幅提升。隨著鐵路往來交通發達便利,文化、飲食、生活用品會先從中國烏魯木齊延伸到內陸敦煌、西安等城市。而海上絲綢之路以福建為中心,結合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未來東南亞相關語言需求或文化市場將在當地發展,而東南亞幾個沿海城市的中華餐館,或許也將如雨後春筍冒起。

一帶一路
受一帶一路影響的中國外銷

一、結合亞投行對外建立基礎建設,帶動內部持續成長

如前言所說,美國在結束西進運動後開始往外輸出產品,延續了發展經濟的條件。「一帶一路」中,亞投行資金運行讓計畫中所經過的國家發展基礎建設帶動該國經濟發展。因為要修建鐵路,鋼鐵業率先獲利;隨著車站建立,水利、電纜也跟著帶動起來、民生物資進駐、消費等級升級。各國國民往返交通便利,你將會在哈薩克最西部城市看到來自西安人來做生意、在阿拉伯國家巴林遇到更多來自印度洋船隻。

二、交通便利升級

筆者看到網路上有人說對一帶一路裡,陸路貨運運輸成本不及海路而憂心。這個擔憂是對的,至少從西安到柏林可能如此;如果是中間站彼此往返而言就另當別論了。在一帶一路建設前,中亞各國其實也有鐵路,只是沒有彼此串接,帶動的獲利以國內為主,沒有外力支援時單就自己力量發展還是有限。中亞國家想發展,一帶一路似乎是條不錯之路。

三、和既有的國際組織的關係

首先要先了解在一帶一路範圍領域下主要的國際組織:上海合作組織、歐亞經濟共同體、東協十國,以及南亞區域合作聯盟。

  1. 上海合作組織:簡稱上合組織,以中國和俄羅斯、幾個中亞國家為主。目的在於針對抑制恐怖主義者做情報交換、達到彼此互利互信原則,當然也有人說此舉順道給疆獨、藏獨作圍堵。
  2. 歐亞經濟共同體:這是普丁對是否完全對一帶一路完全放心的關鍵點,該組織由俄羅斯提出,和中亞各國、高加索三國協同合作與歐元區分庭抗禮。普先生觀望一帶一路是否會對歐亞經濟共同體原有性質有所侵蝕,習先生說不會「這是自由選擇是否加入一帶一入平台,中國不會干涉各國行為與內政」
  3. 東協十國:相較於歐亞經濟共同體疑慮,一帶一路對東協十國可說是如魚得水,因為前者是俄羅斯主導,後者中國影響最大,自然沒有誰的影響力被剝奪的疑慮。東協十國商務往返加上海上絲綢、巴基斯坦鐵路、東南亞鐵路建設將是彼此相得益彰的型態。
  4. 南亞區域合作聯盟:由南亞幾個國家所組成,最具影響力當屬印度與巴基斯坦。但是印度反一帶一路,巴基斯坦不同。海上絲綢之路在東南亞因東協十國相對穩定,面對印度洋的印度是否許可,而且本次大會普丁可是有出席,印度總理莫迪則沒有,未來這都是值得關注的方向。
對台灣可能帶來什麼影響?

筆者撰寫這篇文章時,適逢蔡政府上台滿一週年的520,剛好提到對新南向政策的效益多寡,對剛執行一年的政策來講要下定論可能太早。不過就資本主義而言,我們可知道資本是會主動向資源更豐富的地方流動,面對一帶一路與亞投行,新南向政策的確小蝦米對大鯨魚差別。台灣人賺不了的中國賺(超大資本),台灣人想賺的中國人夾帶龐大資金在你之前和各國政府打交道。

未命名
圖片來源:新南向政策專網截圖

新南向政策的對象幾乎涵蓋RCEP裡面,就看現在蔡政府對中國政策關係。至於台灣的第二大貿易夥伴美國,川普還視我們為待觀察的操作匯率國家,況且現在川普先生急著和習先生交易,會不會願意開放得另說,除非我們開放美國牛?

台灣經濟是否順利成長?我們能做些什麼?筆者就以下三點與讀者分享:

  1. 持續關注國際議題,提升國際觀。
  2. 不斷自我學習創穎革新,面對中國,可用新創公司面對龐大集團的局勢比擬應對。
  3. 現代經濟社會,終歸合作取代競爭、互惠創造多贏。這不只是筆者說的,越來越多企業商務模式正以此向模式發展,更為迅速穩健。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挑戰:50年代台灣如何頂住風雨飄搖的日子、70年代台灣普遍學歷不高靠著代工銷往世界、90年代南向政策因排華運動而固守自己、今天面對已崛起的中國,薪資所得停滯30年的台灣將如何因應以提高普遍所得?會是我們這一代台灣人共同面臨的挑戰。

相關評論:李芳信博士的大馬心得:不要用台灣看世界,先認知自己是小國寡民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