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中國別用台灣頭腦揣摩中國用戶:五招教你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

外派中國別用台灣頭腦揣摩中國用戶:五招教你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
Photo Credit: Eneas De Troy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是記得,沒有人會提醒你,不知不覺中你失去了什麼;直到有一天,你的模式on / off沒切換好,當你用在牆外的世界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Charlotte CHEN / 中山MBA

從上次的分享「外派中國,感到『無聊』的其實是自己」開始,我默默決定將自己幾次回台與朋友小聚最常聊到的話題拿出來討論,或許越多人關心的,正是大多數人比較好奇的。

接下來跟大家聊聊這個話題:「426是不是很難搞?」426這個詞彙純粹是儘量維持問題的原貌,我個人不是很愛用這個詞。就像我也不喜歡聽到別人喊我「灣灣」或「呆胞」一樣,不可否認它是一個帶有貶義的用法。

再來,「難搞」是什麼意思?就是自己無法得心應手的應對。

這次主要是分享對岸的生活點滴,撇掉這些非地域性,形形色色的芝麻綠豆、麻煩人物形態,我歸納了以下幾種工作與生活上最容易碰到的中國style,多半來自我的觀察與自身經歷,與大家分享其特徵與常用對策,希望能夠提供頭疼的人一些幫助,與同路人互相交流。

特徵一:A說A的,B說B的,同件事對每個人標準不一

常用對策:要有自己的硬界限,妥善運用組織結構;會吵的小孩有糖吃,不要輕易放棄一試,決心做一隻打不死的蟑螂。

在中國最常遇到的就是不排隊,還有看老子心情或看人做事情,在公司或行政單位也不例外;工作上每天有處理不完的大小事,同時多工處理2件以上的事情也是司空見慣的。

每個人都會說他的事最急,請他排隊,他也不知道排隊是什麼道理,跟他解釋會影響到其他人要先跟其他人打聲招呼,大多數人也沒這麼禮貌。

另一種情況是台灣人在北京工作總要辦證件(如臨時住宿登記與居留或多次簽證),致電詢問,對方會告訴你哪個時間點要準備哪些材料,需要幾個工作天,規定有多死等等;到現場,也許是同一個人或不同人,會告訴你另一造說法,你很有可能以為對方是在裝孝維,也可能對方今天老娘不爽或看你不爽,就是不想給你辦,然後各種稀奇古怪的刁難。

其實,這種「人治」體系的社會有好也有壞,看運氣(中國用語:平時好好攢人品吧);有時會出現不合理的狀況,但有時緊張時刻也是可以「通融」的。

遇到這種人人想搶先或各說各話的情形,首先要有「我很tough」的決心與糾纏到底的毅力,事情總要解決的,千萬不要表現出臉皮薄客客氣氣的模樣(禮貌只用在講禮的人身上)。

工作上東方世界還是比較講究階級的,遇到無法理性溝通的插隊或對方要求你臨時加班完成任務,都可以明示 / 暗示需要請雙方主管出來溝通確認是否執行;一般人聽到「領導」二字,若並非很有把握,態度行為上都會有些保留,節奏會放慢,然後開始揣測老大會不會挺自己,事緩則圓,那麼變通的籌碼就多了。

Photo Credit: Michael Elleray CC BY 2.0
特徵二:沒原則,說話不算話;什麼都說好,最後問題一堆就是不缺藉口

常用對策:永遠要為自己預留buffer,心臟要夠大,總在最後一刻要來亂一下。

在公司裡,常有文件要跑流程,也會有新項目啟動;跑流程最常遇見的情況是看似很簡單,與各關卡人員確認文件也備齊,時間也提前告知,預計頂多就一兩個小時的事。

到真正審批的時候各種狀況,相關人員請假卡關,當初交代遺漏了文件,還有更慘的是回你一句「這張不是我簽的啊!」

新項目啟動時,當然不可或缺的就是發想跟討論,等大家來回幾個回合後就會開始發會議記錄。「咦?這是我剛剛參加的會議嗎?這是什麼結論啊?」是的,你可能會看到俗稱的靈異事件。

問他為什麼會這樣寫,對方會說「噢!我後來想想覺得…」「我跟XXX私聊了一下發現…」「我有那樣說過嗎?那可能你理解錯了!」

好吧…只能說有些人做事是隨性了一點,你可能無法去改變別人的行為或concept,最簡單的辦法只有自己多預留給自己一點時間,心臟練得大顆一點,只要心裡隱約覺得苗頭不對或事情太過簡單順利,別忘了謹慎些。

更進階的是,把自己練得跟他們一樣隨性,或許也就比較能夠自在面對了。

特徵三:眼見不一定為憑

常用對策:不用在乎你相信什麼,直到自己與對方進入一個關係圈,彼此有一定默契再說。

過往的經驗告訴我,To see is to believe,百聞不如一見,眼見才能為憑;在這裏,可以說徹底顛覆了我的認知。

你可能會以為,那白紙黑字夠了吧?還有單位的認證章呢?當你看到中國人的二代身分證上生日欄,有陽曆,有陰曆,有出生登記日,有媽媽記得好像是哪一天;路上有各種代辦證件 / 證照 / 證書,你可以再重新糾結是否要相信眼前的這一切。

多少商務談判,除了紙筆文件簽署以外,錄影設備也是基本配備,因為簽名也能代簽,也能造假;茶餘飯後,大家閒聊那XXX的頭銜 / 經歷是買的,是朋友代上的;應聘者的履歷寫得神乎其技,但其實根本是其他人的素描,這些都是他們為了與13億人競爭以求生存的技能。

其實,憑據也就是給人安心的一種形式,在大部分地區都適用,能夠有一定的可信度;但在這裏,除非你有能力去核實信息的真偽,不然有或沒有其實沒有太大的實質意義。

還不如清楚地切割自己的人脈網,哪些人落入信任域,哪些人在觀察席,哪些人是黑名單;這或許需要花費時間與心力,有時可能還會吃點虧,等你自己足夠清晰,與周遭的人都有一定的默契或界限之後,自然而然你會比較知道你該相信什麼。

Photo Credit: Lyle Vincent CC BY ND 2.0
特徵四:灰色地帶裡,處處危機也處處轉機

常用對策:不要走中間路線,不要被當軟柿子;要嘛很硬,要嘛很軟Q。

中國有多於13億的人口,大多數人從小就被資源有限的環境教導,或是自發性地學習如何為了生存去競爭,培養與鍛鍊出很多生存能力。

說到捍衛自己的立場或利益,很常見的就是許多的文書作業(paper work),內容詳細到要提前多久提交申請,多長的作業時間,誰負責審批等無一遺漏。但實際執行起來,幾乎只要你夠強勢或關係夠好,人人可以被當個案處理。

這時候有人會問「那為什麼我老是被刁難呢?」或是「為什麼我從來沒遇到那麼好康的事?」

這又回到所謂的前提條件,只要你夠強勢或關係夠好。這裡的「夠強勢」與「關係夠好」是2個無形的狀態(軟性物質),我們先跳過最淺顯易懂的字面意義不談,說話大聲、兇個兩三句,或背後有靠山、沒人敢得罪不在以下的討論範圍內,我們謹以一個普通老百姓的立場來討論如何達到能夠掌握局勢的氣場。

先說說什麼是「關係夠好」吧。

在公共場合中,不管對方跟你熟與不熟,不難聽到有人稱呼你「親」「哥」「姐」、「事成我請各位吃飯」等,那就是他們試圖在軟Q地表示,我們很親近友好的一種明顯方式;雖然我們聽著很不習慣,覺得噁心,但對他們而言再家常不過了。

轉個彎想想,其實就像台灣大家常使用的「嗨,原來你就是ooo啊,聽xxx提過你多…,終於見到本尊了」。只是台灣人比較嘮叨,有各式各樣冗長的開場白,其實就是要拜託你幫個忙。

再說說什麼是「夠強勢」。

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個個對手都強悍,都會挑軟柿子吃,所以千萬不要被認為你很好吃。

表現強勢的方法很多,除了嗓門大聲外,還有「老大說…」的先發制人招式,「不然你咬我啊」的擺爛招式、「我是孕婦耶」、「我生病誒」的我最大招式;敵不動我不動的拖延或搞消失招式;你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你的以牙還牙招式;「呵呵,是吧」的打馬虎眼招式;「哎喲,你知道最近比較忙嘛…」的一ㄋㄞ天下無難事招式等。

不管是哪種招式,重點就是傳達「就是這樣,其他沒辦法」的強硬概念。

在個人價值觀非黑即白的地方,態度不明確,自以為走中間路線,意味著自己透露出自己在灰色地帶中晃悠的信息,很容易被當成「你就是有可以談的空間」(成為軟柿子),大家就會使出以上各種手段來拗你,想辦法行使一點方便。

所以,我從周遭學會的就是:首先自己給人的態度要明確,非黑即白,儘量減少灰色空間的透露。反之,對待他人就要儘量尋找對方的灰色空間,才能利用危機尋找轉機。

特徵五:是非對錯,似乎越來越模糊

常用對策:很多他們處事的邏輯與手法,確實與台灣習慣不同。此時我會放慢決策速度,多問幾個同事,推測是否大多數人的看法一致,或是找出其中的遺漏。

拿一個生活中最簡單也最常見的例子:上車不遵守先下後上也不排隊的問題,與台灣差別很大。當你發現你乖乖地等,大家該下車的都下車了,排你後面的那一大群人,早把你推一邊去,自己蜂擁而上,擠滿了車上最後的一個角落….

而好幾班車過去,你卻一直上不了車。或是遇到轉車動線規劃不良的時候,你跟大家一起逆向走可以只花3分鐘,乖乖地走可能要10多分鐘。而錯過一班車的代價可能是要再等20~30分鐘,沒睡飽又趕時間上班的你,會跟大家一起走嗎?

工作中有時會遇到專業、常識準備不充足的人,比如說負責保險搜索業務的人,只是財金系畢業,沒買過保險也沒正確的保險知識與概念。當他提出各種用戶行為假設的時候,我當然無法接受他的想法。

經過與其他同事們的討論後,我發現原來我還用著台灣的頭腦在揣摩中國用戶。在一個發展中國家,一般人民的保險意識還不強,少數才在剛興起的階段。大部份的用戶其實跟他是一樣的,分不清楚各種險的功能與涵蓋範圍,所以他提供的實現方法與呈現方式,說不定更能近似用戶的日常操作,不見得一定要保險專業的人才能負責這項業務的設計。

以往我所認為的對與錯,事情該怎麼處理,在這裡似乎不見得招招適用。有時候不見得是是非對錯倒混,但是我卻必須調整我的行為。

有時候是真的自己對於自己心中的是非對錯太堅持,對於優劣太苛求,死抓著那把尺不放。在糾結苦惱的時候,反而需要放慢腳步,聽聽別人的意見與看法。

Photo Credit: Jonathan Kos-Read CC BY ND 2.0
文化本身並沒有誰比較高尚,合則來,不合則去

以上的五個典型大概是我在中國這幾年最常遇到的,或許其他人最常遇到的特點跟我不見得相同,也許也有人能夠提供更強大的處理方式。在中國,不管待多久,都還有許多地方需要學習及調整,這個局可謂博大精深,一點都不為過。

常遇到好奇兩岸關係的老外會問:Is it easy for you to work in China?(你們台灣人到中國工作容易嗎?) Since you’re working in Beijing,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you people, you think?Any fitting issue?(既然你在北京工作,你覺得你們有什麼不同?需要適應嗎?)

我相信,不分在中國混得順利或不順利的台灣人,一定都會跟我有相同回答:在中國工作容易嗎?基本來說,容易!至少簽證的申請還有語言障礙不大,台商或外商的外派及長駐職缺也不少,離家也不遠。

需要適應嗎?肯定需要。雖然我們都說中文,但在想法與價值觀都差很多,整個成長的背景文化都不同。對於彼此的想法與處世邏輯都需要去體會與理解,並且去摸索,找到合適的應對合作方式。(站在台灣人的角度看,中國人的表達方式普遍都更直白,且反應與動作都大一些,看事情的方式與在意的點也不太一樣)

我們有什麼不同?前一個問題已經回答了。如果兩岸的差異小到一般人都可以來去自如,如同你從臺北到高雄出差一樣,休假回台灣不需要告訴自己「現在台灣模式on」,返回工作崗位不需要振奮自己「現在中國模式on」,那就表示兩岸是有不同的,是需要適應的。

面對culture shock的適應能力因人而異,適應得輕鬆沒什麼,適應得很痛苦或適應不來的人,不要因此覺得自己怎麼了,或萌生挫敗感。文化與環境的差異本身並沒有誰比較高尚或誰比較低俗,也沒有人逼你一定要偽裝自己活得很自在。就像與人交往一樣,合則來,不合則去。

有時我也會利用他們的特徵,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在這個所謂大家都這麼做叫作「正常」的世界,確實很有效。

但是記得,沒有人會提醒你,不知不覺中你失去了什麼;直到有一天,你的模式on / off沒切換好,當你用在牆外的世界時…

本文獲MBAtics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MBAtics』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