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或許可解決事情 但我不想輕易說出「對不起」的原因

道歉或許可解決事情 但我不想輕易說出「對不起」的原因
Photo Credit: Yung-Luen Lan CC BY SA 2.0

犯了錯,想請求對方原諒,卻遲遲無法開口?明明不關己事,卻為情勢所逼,只得乖乖低頭?不道歉,被說愛面子;道了歉,又被質疑沒誠意?

這時候,你需要專業的「謝罪師」來助你一臂之力!

日本男星阿部貞夫在電影《謝罪大王》裡飾演一位「謝罪師」,專門處理客戶五花八門的謝罪案件。從黑道糾紛、父女反目、職場關係、藝人鬥毆,甚至國際貿易……「只要低頭道歉,萬事都能解決!」不管你是不會道歉、不敢道歉,或是不想道歉,只要委託他成立的「東京謝罪中心」,所有疑難雜症都能迎刃而解。

這部出自名編劇宮藤官九郎的有趣作品,搭上日劇《半澤直樹》的下跪風潮,號召要教大家「比下跪還有用的道歉方式」,在日本一上映就創下2.6億日圓的優秀票房。宮藤官九郎表示,《謝罪大王》的靈感源自他日常的觀察:「每天只要打開電視,就會看到有人道歉,政府、企業、名人……但有多少人的道歉是真心誠意的?」他希望以《謝罪大王》反諷社會越來越不尊重「道歉」的文化,並認為:「如果該道歉的人乖乖道歉,世界會更和平。」

該道歉的人乖乖道歉,的確可能皆大歡喜,但是,不該道歉的人,該不該道歉呢?

隱約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學到「不公平」,是在「道歉」這件事上。生長在鄉下傳統的大家族,又身為長女,每當弟妹或親戚小孩闖禍,總是被要求承擔責任;上了學校,看到同學打架,老師通常無暇了解原因,為了「公平」起見,便要求兩方都得道歉。

來到台北後,也遇見了令我印象深刻的另一種「道歉」。搭公車時,每當和人不小心擦撞,在我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對方就會在三秒內連說三聲「對不起」再跳開三公尺遠,一副我看起來面目猙獰或是身上有病毒的樣子,頓時心中還真有種無法言喻的疏離感。

「道歉」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究竟它是一種禮儀?補償?還是真心對待彼此的方式?

「不管誰對誰錯,先道歉就對了!」在緊要關頭可能決定一段關係走向的「道歉」,在生活中卻常以一種粗魯或冰冷的方式被教導。我們在體制中習得這些方式,也原封不動地加諸於我們身邊最親近的人;甚至,在對方尚未準備好時貿然道歉,結果反而陷對方於「還無法原諒」的罪咎感當中。要決定「對不起」這三個字該如何說出口,實在比想像中困難。

在《謝罪大王》中,每個角色無法道歉的難處各不相同,有人為了賭一口氣,有人另有隱情,有人對自己的惡行毫無悔意,有人一心只想息事寧人;而其中一對律師父女,則義正辭嚴地堅持:「我絕不輕易道歉!在法庭上,道歉就是認罪!」

同樣的理由,也曾經出自「雞排博士」宋耿郎的口中。

「打官司的時候,可不能隨便道歉。一旦道歉,後果可能很嚴重!」道歉,對曾攻讀法律的宋耿郎來說,不只是專業大忌,更是人生順遂的他本就陌生的名詞。「念法律的時候練習出一套好口才,又自視甚高,大小事都要辯到贏,更何況低頭道歉?」在沒有自家桌椅的雞排店前,宋耿郎帶我們到較空曠的柏油路邊,向隔壁店家借來椅子,而自己坐在機車上。他一邊招呼我們一邊形容那個曾經趾高氣揚的自己,下一句卻又自然地接出:「抱歉!實在太不好意思,沒有什麼可以招待人的地方。」

在年近不惑之際,選擇迥然不同的人生方向,宋耿郎不但得面對親友質疑,還意外被郭台銘點名「浪費教育資源」。從小成績優異的他,一路念到國立大學博士,擁有大學助教的穩定工作,九年的愛情長跑也順利修成正果,38歲前,「沒考上台大」是宋耿郎唯一認識的挫折樣貌。「直到38歲那年離婚。」他說。

「我想盡辦法道歉,還向她下跪,但已經無法挽回了。」由於宋耿郎婚後時常大小聲,吵架一定要辯到對方哭,還常常出現攻擊性的字眼,讓妻子不堪壓力,最後終於提出離婚的要求。在《謝罪大王》裡,阿部貞夫一行人遇上下跪也無法解決的案件,於是開始尋找「比下跪還有用的道歉方式」;從未向人低頭過的宋耿郎,這時也終於明白,人生中有些東西,不是有理就能得到,也不是道歉就能挽回。

宋耿郎辭去學校的工作,為了學習與人接觸,轉去當房屋仲介,最後開起了雞排店。我問他:「現在你覺得,對錯跟愛哪邊比較重要?」他繞個彎回答:「在關係中,證明你對他錯,讓自己佔上風,有意義嗎?補救錯誤和維持關係,都比無濟於事的責難重要。」

Photo Credit: Yung-Luen La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Yung-Luen Lan CC BY SA 2.0

阿部貞夫在《謝罪大王》中說:「只要低頭道歉,萬事都能解決!」我想,這不代表「道歉」得淪為控制大局和他人的工具。我不認同濫情而理盲,但也不相信愛和對錯只能兩方對立。每次道歉,或許都是一個關鍵點,審視自己對於這段關係有多重視。如同片中的另一句對白:「對方要求道歉,是希望能原諒你。」在越親密的人之間,越需要真誠的道歉。關係不是法庭,成為當事者,不是為了將彼此打倒,而是為了彼此相愛。

現在想想,小時候的自己究竟對哪裡感到疑惑和疙瘩?原來,比起被逼著說出「對不起」,心中更覺得不值的是,我們並沒有因此學到如何正確釐清自己的責任、一個誠心讓步的理由,也沒有學到體貼他人的真義。

只要低頭道歉,萬事也許都能解決,但我們卻常常忘記那背後最珍貴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