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客淪為「踩花」賊:美景只存在相片裡的攝影歪風

攝影客淪為「踩花」賊:美景只存在相片裡的攝影歪風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攝影,和音樂與藝術一樣,都是灌溉美學的一種興趣。美學,需要的是獨到的眼光和詮釋方式,更是需要懂得體會他人、大自然與動植物的良心。

「啊就怎麼勸也無用啊!」

在六十石山的壯麗山坡上,和一位正在採金針花的花農聊了一下最近攝影團入侵金針花園事件後,他這樣無奈的回答我。

我沿著斜坡爬了上去,果真,一排一排的單眼架在腳架上,一根一根的插進濃密的金針花田裡。本來錦簇綿密的花田,被不斷入侵的拍攝者像摩西分紅海般一分為二,形成了幾條人為的小徑;而小徑兩旁的金針花,理所當然的被腳架與拍攝者的來回走動而破壞,有的花瓣與枝幹早已破碎的慘不忍睹。

這全都是為了一張相片,一張「追求在臉書上被按讚的虛榮心」的相片。一部分的拍攝者,為了臉書的讚數,不惜勇闖禁地踐踏農民的血汗。並在臉書的照片上用華麗矯情的文藻,甚至圖文不合的怪句來敘述「大自然與人文之美」。

無數的攝影客來到六十石山,把腳架硬生生的插在濃密的金針花田裡|作者提供

風景攝影除了紀錄當時的美景之外,也是在變化萬千的大自然裡擷取瞬間。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這座島、這座田,會不會在下一次的颱風或是地震之後,永久的消失在地平線上。

風景攝影則能讓瞬間凍結在相片裡,為當下的雲彩、浪潮,與山巒永遠凝固在永恆裡。這是攝影人熱愛大自然的天性,與回饋大自然的贈禮。

當然,因為美麗的相片與景緻也可能促進觀光發展,攝影師則是散播這種觀光機緣的媒介。然而當今在台灣的攝影風潮普及化之下,許多缺乏道德與公德心的「攝影愛好者」,以為拿著一台單眼就夠稱為攝影師;以為拍到了雲海、夕陽、火燒雲等每個細節清晰的大景,就是風景攝影家。

他們每年固定隨著季節,跟隨著潮流,過年拍101煙火、拍大稻埕煙火、拍花蓮金針山、拍平溪天燈、武嶺拍櫻花……拍攝知名風景並沒有甚麼不對,但搶放腳架、擋路、踩花等事件卻層出不窮。

無數的攝影客來到六十石山,把腳架硬生生的插在濃密的金針花田裡|作者提供

在人文攝影方面更是離譜。有些自稱人文的攝影師,還掏錢要求被拍者做出一些他們平常不會做的舉動,比如說:叫捕魚的網撒高一點去捕飛機,叫傳統商家把商品擺好然後假裝認真工作給拍。這樣不只養肥了傳統行業(以後詢問是否能拍攝,變成了只允許收錢做樣子擺拍的情況),同時也喪失了人文攝影最重要的「自然」。

至於拍攝鳥類及動物…除了黏小鳥、抓青蛙之外,前陣子才傳出有人擅自將幼鳥移動到鳥巢外來拍攝的駭人行徑,荒唐的情況位居攝影歪風之冠。

許多的攝影愛好者,除了Flickr之外,大多還是在臉書上傳自己拍攝的作品。就像你我一樣,把認為好的作品張貼在臉書的社群上,這是一個單眼攝影普及化的好現象,讓各階層與年齡的人都可以學習和體驗攝影的樂趣。

但是不可否認,盲目追求臉書的讚數和衍生出來的虛榮心,可以誘惑攝影愛好者不顧他人與農民的感受和權益,自私跋扈如同蝗蟲過境式的拍攝。

入園告示牌|作者提供

攝影,和音樂與藝術一樣,都是灌溉美學的一種興趣。美學,需要的是獨到的眼光和詮釋方式,更是需要懂得體會他人、大自然與動植物的良心。因為有心,才能擁有觀察敏銳的雙眼,用心的感受,良心的體恤,和詩意的浪漫。

身為攝影愛好者的你,如果不想成為這些生態環境破壞者的幫兇,在臉書上你可以忽視他們的照片;在外拍攝時,多留意腳架和雙腳踩在哪裡。擁有敏銳雙眼的你,一定能夠避免碰撞或踩到身旁的花草美景。

如果你看到攝影愛好者有以上敘述的惡劣作為,你可以勸說或警告,因為在他們的持續破壞下,一個美麗的景點可能因此被收費或是管制禁止入園,只因為一小眾的害群之馬。這一次,請讓右手拿著單眼左手拿著腳架的攝影人,能夠成為受人尊敬的行業與愛好,重拾攝影的初衷。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