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城】坎城影展的Netflix之亂

【坎城】坎城影展的Netflix之亂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坎城影展身為全球最重要的電影節之一,何時要老實面對網上串流平台新勢力的影響,似乎也只是時間問題。

文:梁安琦

坎城影展今年踏入第70年,但開始這星期最熱鬧的題目不是回顧70年來的成就,而是一間公司-Netflix。

今年Netflix有兩部電影入圍坎城競賽部份:韓國導演奉俊昊的《玉子》與美國導演諾亞.波派克的《The Meyerowitz Stories》,與坎城其他參賽電影不同,觀眾不用望穿秋水等這兩部電影上映,Netflix已公佈《玉子》會在今年6月28日起在串流平台上放映,相信《The Meyerowitz Stories》亦會在不久將來跟Netflix用戶見面。於是問題來了,這意味著兩部電影在大部份市場均不會在戲院出現,只作線上播放。

上星期五(19日)早上《玉子》舉行傳媒首映,結果慘被觀眾噓。電影不好嗎?其實不是,當晚正式放映結束時,熱情的觀眾拍掌致意就足足拍了4分鐘!平心而論,奉俊昊的《玉子》故事引人入勝、演員出色、娛樂性高,小主角與基因改造巨豬「玉子」人豬情也拍得感人至深,那為甚麼早上還會被噓呢?是這樣的,《玉子》第一次被噓是在「Netflix畫面」出現時,觀眾明顯針對這個「不守遊戲規則」的網上平台;第二次被噓是技術出錯 ,一開始播放時畫面比例不對,主辦方花了15分鐘才解決問題重新開播。

這樣看來,噓聲並非向著《玉子》本身,更多是不滿Netflix帶來的串流上映方式。法國《Grazia》在翌日的影展特刊中甚至把技術出錯怪罪Netflix,說《玉子》「不是為了大銀幕播映而來製作」,難怪會出問題云云。

玉子 Netflix
Photo Credit:Netflix
韓國導演奉俊昊的新作品《玉子》,由Netlfix發行,將於6月底在串流平台上放映。Netflix近年來投入電影發行的事業,這種不在實體電影院上映,只在網路串流平台播放的新形式,對電影產業帶來新的衝擊,《玉子》在今年坎城影展的放映會也產生許多討論。

事情發酵之始,是坎城影展開始前一個星期,大會了提出一項新規則:未來只有計劃在法國上映的電影能參與坎城主競賽部份,爭奪金棕櫚大獎殊榮。主辦方相信電影是屬於戲院的,無論電視甚至網絡怎樣發展,也不應取代戲院觀影獨一無二的經驗。甚至連評審團主席、西班牙名導佩德羅.阿莫多瓦也明言,自己不確定該如何評價不在戲院上映的電影【1】。

更深層的原因,是Netflix上映方式繞過法國多年行之有效的「電影稅」系統。自1954年起,在法國戲院賣出的每張票有10至16%會撥入法國國家電影暨動畫中心(CNC),用以資助藝術性較重或新導演電影項目,令當地電影工業不致被收益較可觀的商業片主導。因為Netflix不在任何院線放映,CNC自然不能從它旗下電影抽稅,這樣對法國影業長遠發展百害而無一利。坎城影展作為法國電影每年最重要的活動,為這些電影宣傳似乎又於情理不合。

反過來,Netflix作為影視娛樂串流平台,旗下電影電視作品會直接供用戶在網上觀看,所以他們的製作必然不符合坎城這項規則;另一方面,他們也無法只為參賽而在當地短暫上映,因為法國法例規定,境內所有上映電影要3年後才能在Netflix這種網上串流平台出現(這裡只限法國)。後來Netflix針對有關規定回應道,這樣長的等待期只會令盜版比正版更早在當地出現,對公司營利有害無益。看來作為美國影視新力軍的Netflix,未來也只能跟坎城影展的紅地毯說再見了。

AP_1714131649015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諾亞波派克的新電影《The Meyerowitz Stories》團隊在坎城的合影,左至右分別是:導演波派克、演員班史提勒、達斯汀霍夫曼、亞當山德勒和Netflix首席內容主管泰德沙蘭多。

整件事矛盾之處在於,Netflix、Hulu、Amazon這些串流平台投入製作電視劇和電影,似乎正正就是在做CNC做的事:在主流娛樂以外,為偏門題材或新晉影視人提供創作空間。

近年好萊塢大片廠只願意投放資源在穩賺的商業大片,如超級英雄電影、青春電影、恐怖類型片等等,而不願意花錢在藝術性與人文精神較強的「獎項」電影。隨著這個趨勢,現時整個美國電影工業正邁向轉型,獨立電影公司【2】成為頒獎典禮上的新寵兒。例如,去年橫掃金球獎和奧斯卡的《樂來越愛你》與《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便分別由兩間獨立電影公司頂峰娛樂(Summit Entertainment)和B計劃娛樂(Plan B Entertainment)出品。

同時愈來愈多網絡公司投入電影工業,去年坎城影展就選了Amazon Studios出品,伍迪.艾倫執導的作品《咖啡.愛情》、朴贊郁的《下女的誘惑》、賈木許的《派特森》和紀錄片《一級危險》等5部電影參展。今年他們亦有陶德.海恩斯執導,茱莉安.摩爾與蜜雪兒.威廉絲主演的《Wonderstuck》入選競賽部份。不過Amazon放映模式與一般電影無異,才沒有像Netflix一樣引起軒然大波。

坎城影展宣佈「新規則」將在下屆開始實行,意味著Netflix電影暫時無機會再參賽了。但就電影品質而言,《玉子》和《The Meyerowitz Stories》就算在坎城大銀幕上播放也絕不遜色,可以想像,這些平台未來在影視製作上只會愈來愈重要。雖然像柏拉圖的洞穴寓言所形容一樣【3】,戲院與電影本是同根生,在戲院看電影確實是一種無何取代的體驗,但只因為觀看方式不同,令一些出色電影作品失去爭奪獎項的機會,對電影發展來說也不見得是好事。

Wonderstuck
Photo Credit:Amazon Studios
由Amazon Studios投入製作的電影《Wonderstuck》也是今年坎城影展的競賽片之一,Amazon近年也投資電影製作,放映部分則仍走傳統的放映模式。

回望歷史,新平台出現帶來的只有危機嗎?其實不然。40年代,電視機開始廣泛流行,當時人們以為是電影來到末日了,更多人寧願在家舒舒服服看電視,也不願上戲院看戲。這令電影業被迫改革,製作更認真、更華麗的片子來吸引觀眾,美國電影工業推出如《亂世佳人》、《賓漢》等等大型製作,同時電視平台也給予老電影新生命與更多收益,例如《綠野仙蹤》就是在電視不斷的重播中成為永恆經典。現在看來,Netflix、Hulu這些串流平台製作電影,對傳統電影工業來說可能是一個威脅多於機會,但誰又知道未來有甚麼變化呢?

坎城影展身為全球最重要的電影節之一,何時要老實面對網上串流平台新勢力的影響,似乎也只是時間問題。

【1】後來阿莫多瓦表示當時是翻譯出錯,他無意貶低任何電影,評審團會公平審視12部參賽作品。
【2】就美國電影而言,獨立電影泛指好萊塢六大巨頭:二十世紀福斯、華納兄弟、派拉蒙、哥倫比亞、環球影業和迪士尼以外之電影公司的製作。今時今日,獨立電影製作預算也可高達數千萬美元,不一定是低成本。
【3】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提及一個寓言,說一班囚犯自小被綁在地洞裡生活,不能走動也不能轉身。囚徒們背後有光線,把洞穴外之人的影子投射在他們面前的牆上,於是這些囚犯就沉迷在這些投影上,並以為看見的就是真實。柏拉圖說的當然不是2000年後才出現的電影,然而這個寓言跟電影卻有著一樣的元素:封閉的空間、故事的投影和入迷的觀眾。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