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城】《奇光下的秘密》:陶德.海因斯稍失準頭的新作

【坎城】《奇光下的秘密》:陶德.海因斯稍失準頭的新作
Photo Credit:Amazon Studi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是我對陶德.海因斯的新作期待太高,平心而論,若以一部兒童電影看待《奇光下的秘密》,它有一種簡單而純粹的童趣;或是對於博物館的一切充滿興趣的觀眾,該片仍是部可愛電影。

文:洪健倫

美國導演陶德.海因斯(Todd Haynes)繼2015年的《因為愛你》(Carol)後,再以新片《奇光下的秘密》(Wonderstruck)入圍坎城競賽單元,本片有趣之處雖不少,然在《因為愛你》設下高峰後,要超越實在不易。

改編自同名小說《奇光下的秘密》,敘述兩段不同年代卻意外交會的的博物館物語。1977年的Ben(Oakes Fegley飾)因為母親過世終日哀傷,而母親的死讓他對未曾謀面的父親身世感到好奇。但唯一的線索,只有母親櫃子裡一本來自紐約自然博物館的「驚奇屋」(wonderstruck)介紹畫冊,以及書頁中一張男人署名的書籤。Ben在一場意外後喪失聽力,卻更激發他啟程紐約的決心。另一段故事,1927年的聾啞女孩Rose(Millicent Simmonds飾)因為思念明星母親,同樣隻身搭船來到紐約,卻意外走進嶄新的自然博物館。在兩世代中切換的敘事隨著故事發展相繼交會,小男孩也漸漸拼湊出答案的片段。

AP_73243126855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奇光下的秘密》入圍第70屆坎城影展的金棕櫚獎,該片演員及導演於5月17日共同出席坎城影展。

由左至右分別為Millicent Simmonds、Julianne Moore 、Todd Haynes、Jaden Michael、Michelle Williams。

《奇光下的秘密》不只是一部描述兩個小孩冒險的成長故事,他也是一部關於「聲音」的電影;主人翁Ben和Rose同樣喪失聽力的生理特質設定下,讓導演在聲音設計上有了發揮空間。1927年是默片時期,因此Rose的故事多以黑白畫面呈現,形式看似默片、偶爾也會出現默片的構圖畫面,然表演方式是當代的寫實手法;此外,導演更在Rose的敘事線中安插一段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效仿默片的表演,並在轉場間加上字卡,真實地拍了一段默片。另一方面,生活在1977年的Ben則屬有聲電影的年代,導演除了用放克樂(Funk)重現時代氛圍,也營造多層次的聲音質感,呈現現實中的環境音以對照Ben耳中聽見的聲音。

我們可以將此種不同時代的聲音設計,看做導演試圖用形式、風格的差異呈現「聽不見的世界」。即使在聲音層次下足功夫,也在1970年代的場景中呈現極為細膩的聲響世界;可惜探索聲音的形式僅僅點到為止,未能玩出更有趣的可能性,形式和敘事間也應有更強而有力的連結、互動。

《奇光下的秘密》的另一議題,是關於「博物館」的故事;但很可惜的在劇情上的表現未能出采,議題的份量蓋過了雙線的兩個主角,角色刻畫卻又稍嫌平淡。關於博物館神秘面紗後的各種工作、空間,固然令人好奇,但故事引人入勝的原因總歸還是來自人物的個性與遭遇的挑戰,而《奇光下的秘密》缺乏對人物刻畫,劇情推進的張力亦略嫌不足。

或許是我對陶德.海因斯的新作期待太高,平心而論,若以一部兒童電影看待《奇光下的秘密》,它有一種簡單而純粹的童趣;或是對於博物館的一切充滿興趣的觀眾,該片仍是部可愛電影。

本文獲放映週報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