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案越演越烈,川普被彈劾的機會有多大?

通俄案越演越烈,川普被彈劾的機會有多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過一系列事件,「通俄案」擴展為兩個問題:有沒有「通俄」?有沒有妨礙司法公正?兩個罪名都可以讓國會展開彈劾。但是否能彈劾,既與調查能掌握多少證據有關,也與政治角力有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上上週二(5月9日),川普(Donald Trump)怒炒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米(James Comey)在美國政壇掀起軒然大波,事件一如所料地迅速擴展為政壇風暴。過去兩週多,美國政壇令人目不暇給。

被解雇後,柯米是否會「爆大鑊」成為媒體關注點。川普先發制人,在上上週五(5月12日)推特上「威脅」柯米要小心說話,否則有「錄音帶」伺候。可是,柯米立即反將一軍。16日,《紐約時報》爆料:原來在3月份國家安全顧問佛林(Mike Flynn)被解僱當天,川普曾與柯米會面。會議本來有多人參加,川普卻專門把原先與會的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與白宮幕僚長蒲博思(Reince Priebus)等人請出去,在單對單的情況下,「希望」柯米「放佛林一馬」(I hope you can let this go),不要再調查佛林。

柯米沒有承諾,卻在會面後立即詳細寫下一份備忘錄,記下每句對話。據說,《紐約時報》知道這份備忘錄的內容,是接近柯米的人在電話中照著原稿讀給記者聽的。柯米隨後證實,確有此備忘錄。柯米此舉,顯然是為自己留下後路,如果川普不炒他,他可能不拿出來。現在拉破臉面,川普可謂自食其果,後果太嚴重了。國會隨即要求取得柯米備忘錄再接受聽證。

相關評論 ►川普炒柯米「自食惡果」,妨礙司法恐遭彈劾

17日,司法部任命柯米的前任、小布希(George W. Bush)與歐巴馬(Barack Obama)時代的前FBI主管穆勒(Robert Mueller)擔任「通俄」案的特別檢察官。特別檢察官有很大的權力。在90年代,特別檢察官斯塔爾(Ken Starr)幾乎把柯林頓(Bill Clinton)搞得身敗名裂,記憶尤新。穆勒當了12年FBI主管,在胡佛(J. Edgar Hoover)之後任期最長,可見其能力非同凡響,而且也不大可能受川普影響。

19日,柯米答應在參議院公開作證。同日,媒體爆出,通俄案已經進入新的調查階段,一位高級白宮顧問在被調查之列。而媒體接力爆出,此人正是川普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他在大選期間是另一個與俄羅斯聯繫密切的川普團隊成員。其實,在4月份已經傳出,他在填寫白宮安全清單的時候,沒有填上與俄羅斯的聯繫。在這系列事件之後,庫什納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更加令人生疑,很可能庫什納就是川普團隊與俄羅斯聯繫的實際主事人。

此前,佛林曾嘗試尋求做污點證人,在國會作證,但被國會拒絕。到22日,佛林宣佈引用美國憲法第五條(不得自証其罪),拒絕在國會作證。諷刺的是,在去年大選中,川普多次指責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設置電郵服務器的工程師,以憲法第五條拒絕國會作證,「沒有犯法,何必拒絕作證」。套用此邏輯,佛林也是其身不正。但佛林更進一步,不但拒絕作證,還拒絕把文件上交。憲法第五條能否適用這種情況,非常有疑問。

23日,美國前CIA總管布萊納(John Brennan)在衆議院情報委員會公開作證,在大選期間發現川普團隊中有人與俄羅斯聯繫甚密。雖然在8日,前情報總監克拉帕(James Clapper)作證時說「沒有證據顯示川普通俄」,但他隨後澄清,這是指他在1月份遞交報告的時候沒有證據。

RTX35M7W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經過一系列事件,「通俄案」擴展為兩個問題:有沒有「通俄」?有沒有妨礙司法公正?兩個罪名都可以讓國會展開彈劾。但是否能彈劾,既與調查能掌握多少證據有關,也與政治角力有關。

在通俄案方面,現在基本可以確信,佛林與俄羅斯存在不正當的聯繫,甚至是「拿俄羅斯的錢辦事」。但這些聯繫是否構得上「與俄羅斯合謀贏得大選」(即「通俄」),則需要更多的證據。佛林與俄羅斯的聯繫被情報機關監聽,證據是否足夠,等國會作證後披露更多事實即可。

可是,即便佛林「通俄」,川普是否知情是另一個障礙。現在佛林不肯作證,增加了指控川普的難度。於是突破口轉而到了庫什納身上。庫什納與俄羅斯有不正常的聯繫也很大機會被證實。即便庫什納不是主謀,但他若對「通俄」一事知情卻任由其發生,都不可避免地涉嫌「通俄」。作爲川普的女婿兼競選團隊中受高度信任的核心人員,若其涉嫌「通俄」,說川普毫不知情難以服眾。但即便如此,除非庫什納指證或者存在更直接的證據,否則要在法律上確定川普「通俄」,還有難度。

於是妨礙司法公正可能是更容易的方案。雖然川普不希望柯米調查通俄案路人皆知,但真若如備忘錄所言露骨地要求柯米不調查,已涉嫌妨礙司法公正,實在是 「掩蓋一個問題又會產生新的問題」的典型。國會已經要求取得柯米備忘錄再進行聽證。但是備忘錄目前還存在爭議。

第一,雖然在22日,穆勒已經訪問了FBI,並接受關於這份備忘錄的簡報,但原件至今未有公開。

第二,它雖然可信度很高,但畢竟只是單方面的記錄,如果與川普各執一詞,那麽也不能說可以完全令人信服。

第三,即使當時川普確實「希望」柯米放佛林一馬,這種「希望」是否算是施加壓力,仍然「有得拗」。正如川普支持者所言,若柯米覺得總統施加壓力,就應該即時上報,否則柯米也違法;現在沒有上報,説明柯米沒有感受到壓力。這對柯米來説,可能是稍有棘手的法律邏輯問題。但對律師出身的柯米來説,大概沒有太大的問題。

第四,支持川普的人還認爲,歐巴馬以前在柯米調查希拉蕊結論出來之前,曾公開說,相信希拉蕊,柯米「二次電郵門」的時候,又批評這是政黨操控議題,這也是施加壓力。但這種「搞混水」的說辭最大的錯誤是,歐巴馬是公開發表言論,而川普卻密室談判,暗中行事,顯然不能相提並論。

現在柯米事件最關鍵的因素是有否川普所言的「錄音帶」。如果錄音帶能證實柯米所言不虛,那麽妨礙司法公正就很可能成立。對川普來說,更重要的危機在於,情報機關不站在他的一邊,柯米被炒更增加情報機關怨氣。比如,在上上週三(5月10日),他與俄羅斯外長會面是機密的,事後卻爆出川普把機密情報「洩露」給俄羅斯人的消息,這個消息如何透露出來,自然最可能是情報機關的傑作。因此,如果真有錄音帶的話,錄音流出是大機率事件。

RTS161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雖然現在民主黨已經切切實實地考慮彈劾,但會否展開彈劾,政治角力因素的考慮同樣不小。

第一,彈劾案的程序是眾議院以簡單多數發起彈劾,參議院以三分二多數通過。現在兩個國會均被共和黨控制,要彈劾川普必須得到部分共和黨人的支持。共和黨內雖然有反川普勢力,但若首位被彈劾成功的總統是共和黨人,則有損共和黨的形象。而且,川普的鐵桿支持者,還占共和黨基本盤的至少三分一,共和黨人彈劾川普需要付出政治風險。所謂「西瓜靠大邊」,如果彈劾川普還沒有到「牆倒眾人推」的程度,那麼民主黨很難爭取到足夠的「反叛」共和黨人。川普在成功令眾議院通過「廢除歐巴馬健保」後,在眾議院聲望提高不少,此後才炒柯米是一個不錯的時機。

第二,對民主黨來說,趕川普下台不是唯一的目的,贏得期中選舉也是切實的目標。如果彈劾沒有把握,讓「通俄案」加彈劾案討論一直持續,拖到臨近期中選舉之際再發動攻勢,利益最大。如果期中選舉能翻身,至少奪回眾議院,那麼彈劾就更有把握了。

相關評論 ►【國會風雲】「川普健保」兩院角力,民主黨提前備戰期中選舉

第三,對建制派共和黨人來說,如果讓彭斯上台,肯定比川普要好。但彭斯能否在通俄案置身事外,成為建制派共和黨人思考策略的關鍵。如果彭斯也涉嫌通俄,或者民主黨人借題發揮,「咬著不放」,推倒川普之後亦無法令彭斯安然接位,或會令彭斯註定難以競選連任,這對共和黨建制派都不是好消息。

尤其現在通俄案的火也燒到共和黨建制派上:17日爆出共和黨眾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在2016年6月15日的一段錄音,麥卡錫親口說相信「俄羅斯付錢給川普」共和黨以「説笑」搪塞。但同日又爆出,佛林在過渡時期,已經向過渡團隊報告自己被FBI調查收取土耳其遊説金的事,但身為過渡團隊總管的彭斯卻推説不知情。於是,民主黨已有呼聲,要求彭斯解釋清楚。

可是,民主黨如果這時不分清主次,反而會令川普與共和黨建制派抱團。因此,無論對共和黨還是民主黨,是否推倒川普,在制定策略的時候,必須認真考慮。而這一切,都視乎穆勒與柯米等能掌握多少證據。

對川普政權內部來說,此事則可能是重新洗牌的良機。前一陣傳出川普想把巴農(Steve Bannon)與蒲博思等人踢出白宮,現在變得可能性不大了。一來,女婿庫什納涉及「通俄」被查,其家族也表現差勁拖後腿,其裙帶關係備受質疑,庫什納可能要轉向低調。二來,川普這時要抓緊基本盤「另類右派」,女兒女婿代表的華爾街派,只會把基本盤推開。這樣,「另類右派」的精神導師巴農的勢力回歸可能性增大。

巴農的輿論陣地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 Network),最近又重新炒作賽斯・里奇(Seth Rich)的死。里奇是原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工作人員。在去年7月10日,他在首都華盛頓附近被槍殺。警方沒有找到兇手。另類右派以此為根據發展出一套「陰謀論」,認為里奇是把DNC郵件洩露給維基解密的「真兇」,而希拉蕊為了洩憤,派人殺了里奇。於是希拉蕊被說成無惡不作的殺人兇手。在大選階段,這個陰謀論是殺傷力最大的之一。川普集會口號的「Lock her up」的背後,就有把希拉蕊這個「殺人兇手」繩之以法的意思。

5月15日,一位名叫威勒(Rod Wheeler)的私家偵探,在右派陣地福斯新聞臺主持人漢尼提(Sean Hannity)的節目上宣稱,自己發現里奇在死前曾經與維基解密(WikiLeaks)接觸,這樣可以「肯定」里奇的死與維基解密事件有關。布萊巴特網立即跟上,宣稱里奇家人與威勒合作,偉勒是其家庭發言人云云。雖然里奇家人隨即否認,但隨即被陰謀論解釋為「他們受到民主黨的壓力」。於是,有關里奇死的陰謀論再次流傳,困擾民主黨。雖然福斯新聞臺24日聲明撤回這則報道,但哈尼提拒絕收回。可以肯定陰謀論會繼續流傳。這證明巴農等人的輿論陣地與「另類右派」對川普是如此有用,川普也不能漠視。

總之,美國通俄案大戲越演越烈,川普被彈劾與否,除了證據是否足夠外,還加上各種複雜的政治考量與角力,不確定性極大,美國政壇也將繼續動蕩不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