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奴隸制?從柬埔寨恢復女傭出口禁令,看馬來西亞不受保障的外傭勞動環境

現代奴隸制?從柬埔寨恢復女傭出口禁令,看馬來西亞不受保障的外傭勞動環境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馬來西亞,「家庭幫傭」卻是個法外之職,不受勞基法及最低薪金制保障。到異鄉工作的女傭常遭受嚴重剝削。與僱主同住的她們除了沒有休假權利,被迫超時工作(一天工作18至20小時),護照、身分證等個人資料也被沒收,有者甚至沒有足夠的食物、居住環境糟糕、更被僱主虐待及強暴。更甚的是,在勞資糾紛中被捕、尋求遣返時,更有幫傭在拘留所內被虐待致死。家庭幫傭如同現代奴隸般的存在,成為國家發展下的犧牲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葉蓬玲

今年7月,柬埔寨將解除自2011年以來的禁令,允許該國家庭女傭到馬來西亞工作。馬來西亞人力資源部長里察烈(Richard Riot)表示,此次開放是經過柬馬兩國所組成的技術委員所評估、並擬定出雙方所能接受的聘僱條件。他期盼開齋節後第一批女傭可以舒緩馬國長期面對的女傭短缺問題。

然而,長期關注移工議題的非政府組織大馬婦女力量(Tenaganita)執行長葛若琳(Glorene Das)抨擊,評該委員會所拍板的傭工聘僱、訓練和工作條件,並不足以保護在馬的家庭傭工,且未依循國際勞工組織公約所認可的家庭傭工權利。她呼籲柬埔寨政府繼續凍結女傭赴馬,直到大馬落實制度性改變,確保女傭也獲得勞工保障。

其實,葛若琳的擔心並非空穴來風,大馬家庭女傭的惡劣勞動環境素來為人詬病。6年前的禁令背後,黏附著無數幫傭的血淚。

maids_reuters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外傭血淚路漫漫 十年剝削未改善

2011年,大馬雇主毆打和強姦柬埔寨女傭事件頻傳,3名柬埔寨女傭在大馬被殺害,2名女傭遭強姦和禁錮,柬埔寨政府宣布禁止女性傭工前往大馬工作。該國非政府組織指控,女傭在馬國不能保管自身的護照,並且面臨過勞、無休假等剝削。2016年,更有柬埔寨移工在柔府(Juru)移民扣留中心親眼看見其他被扣留者遭暴力對待,甚至受虐至死,惟後來柬埔寨外交部訪察該扣留所後否認此說。

柬埔寨女傭並非第一批受害者。

早在2009年,印尼就禁止女傭到馬來西亞工作,禁令起源於2004年的一起印傭遭虐案件。

當時,19歲的印傭Nimala Bonat到馬來西亞工作三個月後入院,證實營養不良、胃部腫脹。此外,她也有大量外傷,包含被電熨斗、沸水燙傷,頭部被廚房用具敲打等等。涉案的36歲家庭主婦因四起嚴重傷害罪被捕,她的丈夫聲稱女傭行竊,然而仍然難逃法律制裁,被判監禁18年。期間,事件引發在印尼民憤,抗議活動在馬來西亞駐雅加達大使館外舉行。印尼政府在各方壓力及考量下禁止女傭到馬工作,並與馬來西亞重新擬定家庭幫傭工作保障備忘錄。

在與印尼的談判中,馬來西亞承諾印傭獲得週休一日的權利並確保護照不會被僱主沒收,但談判在最低薪金制中卡關,印尼要求印傭每月所得需至少為RM800(260元美金),其實此要求已較同時期香港印傭每月所得460美金低得多。

一來一往的協商讓備忘錄仍遲遲無法簽署,禁令一施就是2年,直到2011年底才正式解凍,2年內馬來西亞外傭人數已從30萬下降至17萬人。馬國對柬埔寨女傭的需求也從那時開始遽增。當時大馬女傭雇主協會(MAMA)積極向柬埔寨及菲律賓進口女傭,希望柬國將女傭合法出國工作年紀從21歲調降至18歲,此建議遲遲未獲柬埔寨許可。面對龐大的女傭人力缺口,該會副主席甚至警告,女傭短缺將影響馬國產值,「因為職業婦女必須為了照顧小孩辭職或耽擱工作,更糟的是她們將轉向聘請非法女傭。」

勞工權益組織Tenaganita時任主席Irene Fernandez 回應,這是依賴廉價勞工的馬來西亞人咎由自取,女傭在馬國缺乏法律保障,低薪及持續不斷的虐待事件讓外傭逃離這個國家。「很明顯地,外傭人力短缺是因為我們將她們視為奴隸。」

RTR251RZ

外傭待遇並未隨著諒解備忘錄或禁令解除而改善。隨著2011年3名柬埔寨女傭在馬過世,柬埔寨成為印尼之後第二個禁止女傭到馬工作的國家。

馬來西亞作為東南亞最多移工的國度之一,儼然被二度發了紅卡,勞動環境惡名昭彰,常年鬧「女傭荒」。

家庭幫傭——法律邊緣的職業

然而,問題的根源其實是馬來西亞法律對「家庭幫傭」的定義。

東南亞境內,勞動力的區域內流動是普遍現象。開發程度較低、較為貧窮的國家如印尼、菲律賓、柬埔寨與緬甸等,常會往相對高度開發的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等國輸出低技術勞工。然而在馬來西亞,「家庭幫傭」卻是個法外之職,不受勞基法及最低薪金制保障。

因此,飄洋過海來到異鄉工作的女傭常遭受嚴重剝削。與僱主同住的她們除了沒有休假權利,被迫超時工作(一天工作18至20小時),護照、身分證等個人資料也被沒收,有者甚至沒有足夠的食物、居住環境糟糕、更被僱主虐待及強暴。更甚的是,在勞資糾紛中被捕、尋求遣返時,更有幫傭在拘留所內被虐待致死。

RTR1R4AZ

即便如此,令人遺憾的是,不少不堪貧窮的柬國女傭仍然循非法途徑,譬如以旅遊簽證之名到馬來西亞工作。禁令頒布後,柬政府預估有8,000人在馬來西亞滯留,一些人選擇繼續工作,一些人逃過大使館的阻撓,也有人成為失蹤人口。這些無證移工際遇將更不受法律保障,受暴事件也依舊普遍。柬埔寨Community Legal Education Centre領袖 Moeun Tola認為,實際上滯留人口比官方數字高出許多。非政府組織Center for Alliance of Labor and Human Rights(CENTRAL))更揭露,吉隆坡柬埔寨大使館在禁令頒布後,仍然為已在馬國內的女傭更新護照及工作證。

弱肉強食的區域勞力流動——馬來西亞與鄰四國截然不同的勞動政策及條件

可見,即便各國簽署備忘錄、擬訂工作條件及聘僱契約,但在官僚體系及多重利益關係線下,理想的規範只能流於紙上談兵。若非虐待、強暴等嚴重社會案件,平日裡僱主是否遵循合約其實無從追查。加上法規仍將外傭排除於勞工之外,外傭所簽署的一紙但書約束力薄弱,阻擋不了外傭長年流溢的血汗。

柬埔寨急需經濟成長,2016年,柬埔寨首相Hun Sen在會見大馬首相納吉時,主動要求輸出女工,以增加國民收入。此後,兩國積極擬訂備忘錄,短短一年後,馬來西亞就確定於2017年開齋節以後迎來首批柬埔寨女傭。

對此,柬埔寨勞工權益組織Central執行長Moeun Tola採訪時表示為首相Hun Sen的行為感到羞恥,「作為一國首相,他應該在國內製造就業機會養活人民,而不是要求他國雇用我國公民。」

倘若對馬來西亞勞動政策有所研究,就會發現這是個危險的提議。2011年6月,馬來西亞在聯合國家庭工人合約中投了廢票。2013年,柬馬兩國就新備忘錄反覆往來糾葛,馬方更曾拒絕保障家庭工人三餐溫飽、自行保管護照及擁有最低薪金的權益。對於不同國家的家庭幫傭,馬來西亞各有政策分而治之,缺乏統一管理及保障的制度。

10年來,馬來西亞同印尼、柬埔寨分別簽署兩套備忘錄,卻遲遲不曾對症下藥,「家庭幫傭不獲一般勞動權益保障」的核心數十年來從未改變。

如同葛若琳(Glorene Das)所指,目前的1955年勞工法令顯然不能保障家庭幫傭的權利,她們在大馬法律中仍然被視為「僕人」,「這個定義不僅讓雇主理所當然地對幫傭進行全面控制及剝削,也讓現有法律框架無法提供發生意外的家庭幫傭任何保障」。他補充,「如果政府無法制定完善政策保護家庭幫傭,就如同助長了奴隸勞工的現象。」

如同許多正在發展的國家,經濟成長及勞權、人權意識常常難以同步前進,家庭幫傭如同現代奴隸般的存在,成為國家發展下的犧牲者。縱然隨著各國經濟發展日趨成熟,馬來西亞外傭十年間遽減了三分之一,人數從32萬下降至10幾萬;但治本的方式仍然繼續制度上的變革。畢竟餘下的10幾萬外傭中,沒有人應該成為遺珠。

maidsRTXQDEQ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