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日本對中國認識中脈絡的轉換──從「支那」這個稱呼談起

近代日本對中國認識中脈絡的轉換──從「支那」這個稱呼談起
Photo Credit: 平凡社 @ Public Doam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支那」這個稱呼,雖然它的使用受到避諱,也有些日本人的立場認為它的使用沒有任何問題。這種立場的根據,大致上可以整理成下列四種理由。

原著:馬場公彥
中譯:林暉鈞

序言——華夷秩序優劣意識的逆轉

東亞的近代,人類文明以及世界帝國的中心,從過去的中國轉移到西洋;這是一個劃時代的區隔。在近代以前,東亞世界的中心在中國;以中華帝國為核心的中華與夷狄之間的華夷關係為基礎,決定了文化上的優劣關係。政治上透過冊封體制,決定了支配與從屬的關係;經濟上則透過朝貢貿易體制,規制財富的分配與往來的關係。

相對於文明中心的「中國」,文化上居於劣勢的低等人所居住的四周,分別被稱為「北狄」、「東夷」、「西戎」、「南蠻」;在這些邊境的野蠻人之間,養成了仰慕中華的心理。即使在近代以後,這種根源於文化優劣意識的地理概念,仍然延續;分佈在中國大陸外延的海洋世界,被區分為「東洋」、「南洋」、「西洋」等稱呼。

後來日本迎接明治維新、開始學習西洋文明,在「和魂洋才」、「脫亞入歐」的精神之下,試圖脫離中華文明。那麼,過去居於文化優位、受到仰慕的巨大的異邦——「中國」這個概念的思想意涵,產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根據黃俊傑的看法,從中國傳統經典中可以看出,「中國」這個概念包含了地理、政治與文化的三種意義;「文化的中國」與「政治的中國」融合,形成了中國的「自我形象」。日本人在將這樣的「中國」的概念,移入本國文化脈絡之中的時候,「政治的自我」與「文化的自我」產生摩擦、糾葛與分裂,於是將作為原意的「中國」概念,根據本國的脈絡重新解釋,在「去脈絡化」的同時,選擇性地接受,進行了所謂的「脈絡的轉換」。

筆者以時代變遷中(從近代直至今日)中日間相互認識的迴路作為大主題,把重心放在日本人對中國的認識之側面,持續進行研究迄今。本報告以此大主題為根本,並且將過去到現在的「中國」概念——因為近代以降中日間政治優劣關係的逆轉——如何在政治上與思想上發生「脈絡的轉換」,設定為次主題。著者將回溯「支那」這個稱呼——如今因為被視為對中國的蔑稱、引起中國人屈辱感,受到避諱、形同死語——的發生(獎勵)、浸透(普及)、抑止(禁止)之過程,作為探求「中國」概念認識框架的線索,並且援引同時代的文獻作為例子,探究中國概念與中國形象的變化。

此外,關於「支那」這個稱呼,雖然它的使用受到避諱,也有些日本人的立場認為它的使用沒有任何問題。這種立場的根據,大致上可以整理成下列四種理由:

第一種解釋認為,日本從鎌倉室町以來,就一直使用「支那」這個稱呼。它來自古代印度語,西洋也使用China這個稱謂,這裡面沒有任何惡意。

第二種解釋認為,「中國」是中國對自己的稱呼,「支那」則是外國人對中國的稱呼。

第三種解釋認為,「支那」與「中國」是同義語。因為原本是普通名詞的「中國」在近代變成專有名詞,雖然稱為「中國」也沒有關係,但是在日本,「中華民國」很容易被當作普通名詞;所以,繼續使用歷史上慣用的「支那」也沒有關係。

第四種解釋認為,在中華民國成立以前,並沒有「中國」這個名稱,也沒有「中國」這個國家概念,所以除了使用與英語China相當的「支那」,沒有別的辦法。

雖然筆者認為,上述的這些解釋各自有其歷史的適當性,但不論當時或現在,中國人對「支那」、「支那人」這些稱呼的嫌惡感,也是有它歷史上的依據,所以筆者採取了不使用這些稱呼的立場。不過,本稿主要的著眼點,並不在於日本人主張「支那」稱呼的正當性、或是中國人的避諱感,重新檢討其歷史的經緯;本稿的著眼點在於檢證過去日本社會中「支那」稱謂的固定,同時期中國社會中、「中國」這個自稱的確立,因此所產生的日本人對「中國」概念的他者形象,以及中國人的自我形象之間的異同;兩者的相互認識之間,所產生的摩擦與斷裂。

甲午戰爭——從「清國」到「支那」

文久二年(1862)年,江戶幕府開國之後,派遣貿易船「千歲丸」前往上海。當時以隨從身分同行的高杉晉作,寫下了手記《遊清五錄》(不過正式發行是1916年)。這是日本人直接與中國、或是中國人接觸的經驗,現在能確認的、最早的完整記錄。在那之後,明治維新以降,日本有許多旅行者到清國旅遊、滯留,以「遊記」的形態整理、記錄他們的見聞。最早期的代表作,是仙台藩出身的漢學家岡千仞,於1884年以將近一年的時間在中國各地遊歷,以漢文撰寫的遊記《觀光紀游》。當時日本以王朝的名稱,稱呼鄰國中國為「清」、「清國」,稱呼當地人為「清國人」。

高杉晉作眼中的清國社會,在鴉片戰爭之後,遭到西洋列強所迫強制開港,並且在不平等條約之下,經濟上呈現虛脫衰弱的狀態;再加上其後的太平天國之亂,導致治安惡化與社會的不安定。甲午戰爭中,日本擊垮清國寄予厚望的海軍艦隊,獲得高額的賠償金以及海外領土,對內、對外都誇示其對朝鮮支配的優越性。

對甲午戰爭之後的日本人而言,以中國為中心的天下世界帝國觀開始動搖,從前對中國在文化上的敬意,轉變成為蔑視;除了為了克服與西洋列強之間不平等條約而提出的「對清提攜論」(與清朝結盟的主張),中國與中國人被視為「東亞病夫」,日本人的侮蔑意識變得強烈而明顯。〈長門節〉是甲午戰爭時期一首廣為人知的、流行的狂歌(諧謔、滑稽的通俗短歌):

從鴻之台眺望四周景色
悲風慘澹雲漠漠
哨兵散置之後
吾妻艦從品川出發
對辮子禿驢(清)的積恨難消
西鄉隆盛之死乃清之過
大久保利通遭弒殺亦清之罪
日本男兒在槍尖掛上刺刀
簡簡單單就打倒支那人
再走一里半就是北京
愉快啊愉快
殺敵不止歇

以甲午戰爭為契機,描寫戰爭的彩色版畫(浮世繪)也大量生產、流通,遺留下來的許多作品,以對比的方式描繪勇猛果敢的日本兵與怯懦敗走的中國兵。中國人在這裡被稱為「チャンコロ(chankoro)」(清國人)、「チャンチャン(chanchan)坊主」(辮子禿驢)、「豚尾奴」、「毛唐人」等等。

甲午戰爭之後,有許多日本人親身造訪中國大陸。最早的時候,由於人文地理、軍事戰略的需要,由密探、軍人、探險家整理集結成報告書〈兵要地誌〉。〈兵要地誌〉是現地調查的成果,後來孕育出以社會科學的方法分析各種統計資料的〈支那事情調查〉與〈現代支那研究〉。

另一方面,最早以甲午戰爭為題材的小說,是泉鏡花的〈海城發電〉(1896年)。在這裡面混合使用了「清國」、「支那」、「支那人」、「支那兵」、「唐人」等等,作為指稱中國或中國人的用語。文人中最早的中國旅行記,要算是夏目漱石的〈滿韓見聞錄〉(満韓ところどころ,1909年);〈少爺〉(1906年)中也曾出現這樣的用例:「日清談判なら貴様はちゃんちゃんだろう」(如果是日清談判的話,你這傢伙大概會是個支那仔吧)。

1898年創刊、具有高度學術性的外交時勢評論雜誌《外交時報》中,創刊以後用來指稱中國的用語,在清朝瓦解以前混合使用「支那帝國」、「清國」、「支那」,清朝瓦解後則統一為「支那」,只有在引用中華民國方面的文書時,會使用「中華民國」或「中國」。

因為即使對中國人來說,原本並沒有「中國」這個自稱的國號,一直到辛亥革命、中華民國成立之前,那些不喜歡稱呼「清國」、「大清國」的革命派,或是在那些曾經留學日本、在日本視察旅行,熟悉日本語的中國人之間,也經常使用「支那」的稱呼。舉例來說,1901 年的時候,孫文就曾經在日本發行的《東邦協會會報》第82 期,以〈支那の保全‧分割について会わせ論ず〉(綜論支那的保全與分割)為題,發表論文。

接著夏目漱石之後,有作家芥川龍之介的〈上海遊記〉(1921年)〈長江遊記〉(1924 年),村松梢風的〈魔都〉(1924年),谷崎潤一郎的〈上海見聞錄〉(1926年)等等,還有岸田龍生、三岸好太郎等美術家,陸陸續續都發表了旅行見聞錄。在過去只能透過漢文的典籍知曉的中國的遺跡、美術、建築、生活習俗等等,現在得以親身見聞,其中新鮮的感動或是不舒服的感覺,透過近代文學藝術觀的觀點,表現為「支那趣味」、「支那風物」的魅力。

服部宇之吉、宇野哲人、諸橋轍次、吉川幸次郎等漢學家,以及內藤湖南、市村瓚次郎、桑原隲藏、濱田耕作等史學家,參照現實上的中國,檢證經書中記錄的中國思想以及史書中記載的中國史學,並且透過語言學、文獻學、考古學等近代學術,重新予以解釋,組織成近代方式的「支那學」。井上紅梅、後藤朝太郎等「支那通」,融合了「支那趣味」與「支那學」,撰寫了許多「支那論」。這些由「支那通」撰寫的「支那論」,後來成為1920年代以降大為流行的「支那國民性論」的雛型。

這裡所說的「支那」,是傳統上使用成習慣的、外人的稱呼法,並非源自政治概念的國家的稱呼。當然,這裡面並沒有「中華」意識——作為世界帝國的中心——的影響,也沒有對其文化優越性的敬意。因為在甲午戰爭中的勝利,日本脫離了中華帝國周邊位置的文化圈,反而把中國排除在中心之外。身處於去中心化之後的中國,中國人被描寫為——借用イム‧ジヒョン的說法——「虛弱、怠惰、腐敗、前近代的固執,充滿負面屬性的野蠻國民」。在這個負面形象的根底裡,是對中國與中國人的刻板印象——「支那」缺乏近代國家觀念,「支那人」則是欠缺公德心、公共心的利己主義者。

(未完)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東亞視域中的「中華」意識》,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張崑將/編

「中華」或是「中國」對周邊國家而言,從來都不是不證自明,甚至在中國本身,也是處於流轉變化當中。本書所收錄十篇文章共分為四大部分:【第一部】藉由「拓跋國家」的構想,重新探討漢唐間中國概念的變化。【第二部】集中在清帝國時期所面臨的華夷新辨,由此窺探清帝國展現的「大中華」觀念與「大一統」的定型,回應並批判1990年代以來美國新清史學派所力倡的「滿洲中心論」。

【第三部】擴及到近世朝鮮、德川、越南的中華意識,呈現中國周邊中華意識的多元性與歧異性。【第四部】則特別著墨在日本與韓國有關近代中華意識的脈絡性轉換之課題。本書既涵攝歷史學、思想史、語文學、儒學思想等領域,作者群亦包括東亞各國的文史哲領域的專家,各自呈現其研究多年的精到見解,故能呈現中華意識更豐富且多采多姿的面向。

東亞視域中的「中華」意識 張崑將
Photo Credit: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