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思想家大前研一:中國一黨獨裁說不上「右傾」 反全球化太多政治騙子、AI漸趨重要

日本思想家大前研一:中國一黨獨裁說不上「右傾」 反全球化太多政治騙子、AI漸趨重要
Photo Credit: Toru Hanai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前研一把近年文章結集成書,在《全球趨勢洞察》幾乎開宗明義就是要把「全球派」vs.「本土派」的實際趨勢剖析出來,只是他依然使用「右傾」一詞,但內容所指的其實是「反對全球化」的本土傾向。

「反全球化」趨勢不斷壯大,在重要國家之中唯獨中國說不上

最近筆者看到沈旭暉透過一篇頗具時代意義的短評,當中希望讀者重新審視以往「極左」vs「極右」是否還適用描述現實世界,既然像法國統總大選一事上,國內被標籤為「左右翼陣營」的人,主張竟然如此相似,同樣反對全球化衝擊,要先捍衛國民利益,例如責難移民影響國民飯碗,不滿傳統建制精英漠視「沉默的大多數」利益;而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被稱作「中間派」,實際主張就是擁護全球化經濟模式,既然如此,是不是應該改為「全球派」vs.「本土派」更加準確?

為了進一步探討這時代實況,最近大前研一把近年文章結集成書,在《全球趨勢洞察》幾乎開宗明義就是要把「全球派」vs.「本土派」的實際趨勢剖析出來,只是他依然使用「右傾」一詞,但內容所指的其實是「反對全球化」的本土傾向。他發現無論日本、美國、德國、法國、土耳其、泰國都有「右傾化」(反全球化)現象,而唯獨中國很難稱得上右傾,因為中國仍是一黨獨裁的國家,習近平為了反貪腐而控制思想言論,甚至有「毛澤東時代極權主義(文化大革命)的影子,強調黨的紀律和威嚴。」亦因此,在中國國內不容有鮮明政治歧見的狀況,談不上任何政治「傾向」,只有國家主席習近平主導的政治傾向。

至少,雖然泰國自1930年代起政變頻繁,在2014年才經歷了第19次政變,政權同樣牢牢操控在軍方手中,卻依然敢於提出憲法草案,讓人民決定是否通過「上議院議員」由軍方任命的保守方案。終於在2016年8月讓全民公投,這樣的公投還得到六成以上選民支持,或許,軍方原本就有足夠信心促成「軍事政權正當化」,卻確實敢訴諸公投這種做法。

英國、美國在捍衛本土立場上,充滿謊言 煽動情緒,其實在損害國民利益

回到目前反對全球化的「右傾」國際浪潮,大前研一認為各國代表這立場的政團及政治人物,盡是提出不符事實的說法欺騙群眾,形成巨大輿論思潮之下,又令一些人不勇於發表自己相信的「事實」。像英國脫歐公投一事,英國獨立黨(United Kingdom Independence Party,UKIP)、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不斷強調難民損害英國國民利益,聲稱若不限制移民人數,英國人將會失業,而「醫療、年金、教育等各項社會福利制度也會被瓜分」。但只要冷靜看相關數據,便可發現這些說法完全失實,英國移民人數上升的數字,並沒有使失業率上升,反而移民提供的勞動力成為國內經濟不可或缺的一環:「如果將花費在移民身上的社會福利費用與脫歐的經濟損失相比,很明顯地後者會龐大得多。」

數據不會說謊,但高舉反歐盟、反移民旗幟的政客則說盡謊言,只為煽動國民一時的感受,而隱藏了真正涉及國民利益的實況(做法極可能損害國民利益),只為了贏得公投與政治支持。

又以美國為例,半年多之前的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Donald Trump)無論如何說得響亮,在國內強調「讓美國再次偉大」,抑或外交上強調「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原則,只要舉他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便可看出他如何欺騙國民,他說美國製造業雇用大量中國人使美國人失業,把這件事與TPP的價值扯上關係,以支持「保護主義」的外交立場,實際上,中國根本沒有加入TPP。相反,如果在美國主導下促成TPP,美國在服務業便有壓倒性優勢,不受以往貿易障礙限制,在全球化之下發揮美國的長處,得多於失。結果,特朗普一句「TPP太爛了,退出吧!」便足以取得不少支持,連新聞媒體「也未能對此糾正特朗普『你這個騙子』」。

日本也跟Trump的調子在起舞:「恢復美麗的日本」

大前研一認為,全球化的真實情況,依然是利多於弊,正因為全球不同物品生產成本下跌,相當於不同國家站在各自的長處分工,許多涉及衣、食、住、行的產品都由多國製成,鮮有單一國家做到,如果硬要由單一國家生產和購買,成本隨時是目前價格的10倍以上,這些是反全球化的政客沒有說出來的真相。

更令他失望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跟著特朗普的調子,大談要「恢復美麗的日本」,例如借「同工同酬」看似漂亮的做法維護日本人的利益,實際情況是企業一聲不響就會把工廠外移到「中國、越南、孟加拉」,經濟學家也擔心被批評而不敢放言,把全球化「真實」的優點說出來。

不過總體而言,全球各國陷入發展「亂僵悶局」之中,像沉默不語、裹足不前,恰巧符合了美國政治學者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的評估,冷戰時期及美國主導國際的時期看似擁有清晰觀念導引的世界不復再,現在全球正式走進「失去領導國家的G0時代」。

國際持續權力真空,外交太複雜太麻煩——根本沒有領袖想主導局面

大前研一並沒有仔細交代布雷默的意思,比較重要是2013年布雷默發表〈From G8 to G20 to G-Zero: Why no one wants to take charge in the new global order〉一文,認為在冷戰後的國際局勢,不少大國如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日本寧願集中心神苦惱國內問題多於一切,深恐經濟無法持續成長,加上隨著中國、中東、南海局勢愈來愈複雜,還有氣候改變、能源危機,觸發戰爭的危機等,有太多事情外交上根本難有共識,這個落差之下,全球彷彿進入了國際權力真空,沒有國家真想要主導這個世界(太麻煩了):

「已有不少國家有足夠力量阻止國際聯合行動,當中卻無一有能力及願意帶來持續而積極的改變。」(There are many countries now strong enough to block international action, but none is both willing and able to bring about lasting positive change.)

可見,這個趨勢多年來根本沒有停止過,大家像個旁觀者一樣,等待世界這樣發展下去。儘管,大前研一也沒有提出靈丹妙藥,但是,像筆者欣賞的佛里曼(Thomas Friedman)一樣,他認為未有解決辦法之前,至少要勇於反映真相,如實地講述我們真誠相信的實況,而不是任由政權、政客主導我們的生活,甚至欺騙我們的抉擇。

大前研一著書立說分析全球化,自信是「第一人」 希望人們敢於說出真實世界

也許大前研一確實有這種敢於道出真相的魅力,他也自信地分享,在90年代出版的《無國界的世界:民族國家的終結》,他認為在探求上述國際局勢的著作中,清晰使用「全球化」(Globalization)一詞剖析問題,他是「第一人」(他確實比佛里曼早了足足10年)。

現在,他同樣是較早一批人率先反映全球走向「全球化 / 全球派」vs.「本土派」,只是沿用「右傾」一詞表達相似的論述。最後,他認為各國面對亂局,尤其人口老化及退休保障的問題上,人工智能(AI)建議投資的系統將會擔當愈來愈重要的角色,而他更重視「Fintech」(金融科技融合服務)層面:

「無論如何,眼前等待我們的,是十分容易讓腳底打滑的坡道,如果不好好地注意自己的腳步便會不慎失足;如果沒有宏觀的視野,也無法預知自己會滾落到哪裡去。」

你是一個敢於說出信念的人嗎?你是實事求事、求同存異的人嗎?在紛亂的世界,我們更需要勇於說出真相,以及在各種問題上,把真實面貌告訴世人的志士。

延伸閱讀:

  1. 〈無「鐵飯碗」之職場世代 AT&T策略長:並非我們不要你,是你未夠上進心 比較國泰對待員工態度〉
  2. 〈美國評論家:左翼的傲慢、自我中心,瓦解社會運動 香港各派須汲取教訓〉
  3. 〈中產將會消失?年輕人上流無望?各地問題相似,極端思潮非出路〉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