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二十的歌曲都是素月詩:韓國民族詩人金素月與詩作(上)

百分之二十的歌曲都是素月詩:韓國民族詩人金素月與詩作(上)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語本身屬於較為柔性、女性的語言,而金素月以男性身份,創作出來的兩百多首詩作,多以愛人之間離別、相思滿溢之詩為主題,婉約憂鬱之風,更顯特別珍貴。他的詩作也成為滋養韓國詩學重要的養分之一。

金素月(김소월, 1902-1934),原名為金廷湜(김정식),出生於北朝鮮貧窮鄉下的一戶封建富裕農村家庭內,本貫為公州(공주)。家境富裕,祖父母一輩在當地都被稱為「金大家」,同時金素月身為家中長孫,在家族中倍受寵愛,從小就有機會跟隨祖父,學習漢文、儒家教育,前途一片看好。

但怎麼知道,在日本人殖民朝鮮半島(1910-1945)期間,服務於鐵路局的金素月父親,因細故跟日本人發生了衝突,慘遭日本人毒打,最後身心受創,不幸瘋癲且終身不癒。在此衝擊下,讓年幼的金素月恨透外來者日本人,也讓他幼小的心靈受創,性格大變,一轉憂鬱。

金素月的嬸嬸桂熙永(계희영)女士,出身新文化家庭,是高級知識份子,在她十六歲嫁給金素月的叔叔金應悅(김응렬)後,自然也就肩負起照顧金素月的責任。金素月回憶言及嬸嬸經常在閒暇之餘,講故事、念詩給他聽,也就造就成後來金素月抒情詩人的性格。

兩人親情關係十分密切,甚至在1934年金素月自殺身亡後,桂熙永在白髮人送黑髮人之際,還寫了一篇〈我的姪兒金素月〉來悼念金素月。

金素月七歲時,家中礦業漸漸走下坡,家道中落終致破產。而金素月十三歲完成南山國小學業後,進入由民族英雄趙衡均(조형균,1873-1948)和李昇薰(이승훈,1864-1930)所創辦的五山學校(오산학교),且認識曹晚植(조만식,1883-1950)老師,終生維持亦師亦友的關係。

值得一提的是,金素月在五山學校求學階段,漸漸接觸韓國人多次喪失主權的歷史故事,在這裡也觸動他往後詩創作的悲愴風格與主題。在這段求學期間,金素月也遇到鼓勵他寫詩的金億(김억, 1896-?,或稱金岸曙, 김안서)老師,金岸曙老師當時善用自由的民謠體寫詩,深深影響到金素月後來的詩體創作。

金素月於十三歲訂婚,隔年十四歲就結婚了,妻子洪丹實(홍단실)為傳統「女子無才便是德」的韓國女性,沒受過什麼教育,在婚姻中的金素月找不到心靈契合之對象,也只是奉命結婚罷了。

1919年3月1日,三一抗日運動(3·1 운동,或稱「三一萬歲活動」)爆發,五山學校遭到日本人查禁,金素月也只能停止學業,輟學回到家,繼續進行他的詩體創作。

1923年,金素月十七歲,前往日本東京一橋大學就讀,但不久日本關東發生大地震,也發生之後眾所皆知,日本人排韓、大殺韓國人事件,金素月逃回韓國,至死再也沒有離開韓國本島一步。

金素月回到韓國後住在妻子家,在短短一、二年時間,完成了一百二十七首詩,更於1925年,金素月出版了生前唯一的詩集《杜鵑花》(진달래꽃),這本詩集也象徵他的創作顛峰之作。1926年,金素月企圖振作,投入經營《東亞日報》事業,但這樣的舉動在一開始就可看到慘澹的下場,因為在日本殖民朝鮮半島的年代,竟然有人敢創辦富有朝鮮民族精神的報紙,無疑是找死的行為。

結果在日本人百般打壓下,金素月的經營不善,以破產告結。後來他日日以酒澆愁,喝出病來,1934年他失志地回到老家故鄉,於12月24日飲酒後自殺,死時才32歲。

the first edition of Dong-a Ilbo published in Korea, 1st April, 1920.
《東亞日報》創刊號|Photo Credit: 東亞日報 CC0

不知是否天妒英才,或者是時不予我,金素月在塵世間活了短短的三十二年時光,卻在韓國文學史留下不可抹滅的一頁。他寫下兩百六十多首(另有一說為一百五十四首)膾炙人口的詩歌,成為二十世紀實現朝鮮半島自由詩的著名詩人,其所創的民謠體詩歌,多以感傷風格為主。韓語本身屬於較為柔性、女性的語言,而金素月以男性身份,創作出來的兩百多首詩作,多以愛人之間離別、相思滿溢之詩為主題,婉約憂鬱之風,更顯特別珍貴。他的詩作也成為滋養韓國詩學重要的養分之一。

在他死後,大韓民國擺脫日本殖民,獨立建國後,韓國政府於1981年,追封金素月民族詩人一等大韓民國勳章(대한민국의 훈장),更於在當年的漢城(今首爾)南山,立下紀念碑,供人紀念。

但官方的認定時常會與現實有所出入,有時政府頒予某達官貴人的勳章,若是與平民百姓對此人的落差太大,往往遭人批評政府勳章淪為酬庸性質,但是金素月可說是實至名歸。為何?

金素月死後43年,1977年人們無意間發現金素月的詩作草稿,其中經由專家比對,竟然發現金素月的老師金岸曙在他許多發表過的詩篇中,無意或有意地混入金素月詩句充作己用的痕跡。金素月的詩作連當老師的都想佔為己有,正所謂「青出於藍勝於藍」,莫過於此吧?

再者,1986年8月6日的《趨勢新聞》(경향신문),曾以一篇文章〈(韓國)歌曲20%都是素月詩(歌曲의 20%는 素月詩),指出1980年代前後有將近20%比例的歌曲,其歌曲內所用到的用詞、印象、場景等,都受到這一位民族詩人金素月詩作的影響,大大肯定了金素月的地位。

到了2008年,韓國KBS電視台策劃「詩人萬歲」(시인만세)特別節目,調查了18,298位韓國市民,要求市民選出最愛朗誦的詩(애송시, 「愛誦詩」)是哪一首,結果金素月的〈杜鵑〉以1,577票,榮獲第一名,成為「國民愛誦詩」。由此可見,政府所頒給金素月的勳章、所立的紀念碑絕非是浪費公努,而是實至名歸。

Depositphotos_138948942_m-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民族詩人金素月短短的三十二年生命,留下許多精彩的詩篇給世人。筆者在底下摘錄金素月許多名作,以饕讀者。[1]

〈別〉

想說:我
想你
心裏,卻想念得更厲害
想走!就
這樣別了
還是,繼續多逗留一會兒?

〈夜雨〉

我該往何處去?漂泊的我,像可憐的小溪
高山,我躲避繞行
岩石,我縱身躍過
未來,不見前路
我心,盛滿哀愁
也許,他就是雨
流浪無方,在無盡的夜裏

〈夢中約會〉

夜已深
燈燭黯淡
隱約的足音
逐漸消失、遠離
我整夜輾轉,不能再入睡
失去的夢,再尋不回來
夜已深
微弱的燈燭
更昏黃黯淡

〈雞鳴〉

你不在時
清早雞鳴驚醒我
天色破曉
睡意離我而去
夢,逃逸無蹤
傷懷而哀痛
生命,百般無聊
我,孤獨徘徊草原上曙光朦朧,陰影搖曳

〈夢〉

不是說,雞鴨豬狗都會作夢?春天,真的是作夢的季節
而我什麼夢都沒有,我的夢在哪裏?啊,我,直到一生最後的時辰
我好想做夢,好想做夢。

〈秋天的早晨〉

蒼茫的天空下
一排排屋頂,閃著亮光
風,在叢林和草原上呼嘯
霧,朦朧的籠罩山城
冷雨,淋濕清曉的空氣
落葉堆積,小溪結霜
悲哀的記憶,巨浪起伏
縈繞耳際,如輕聲絮語
向我嚶嚶哭泣受傷的靈魂
「曾經擁有快樂幸福,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這聲調,安慰我心創痛
放聲大哭吧,我忘卻
羞慚和惱恨

譯詩,本身就是一件難事,如同張香華師母所言:「翻譯外國詩,基本上是一件困難而大膽的事。最困難的部份莫過於要把詩人的感覺和詩的氣氛,忠實的表達出來。」

詮釋詩也是如此,所以筆者引用金素月詩作,且留下大量詮釋「留白」,盼讀者細心體會。

但就一位文化分析者而言,從金素月的成名作〈杜鵑〉、〈招魂〉與〈杜鵑鳥〉,我們可以看到其詩中蘊含的韓國文化與薔花紅蓮傳說。

杜鵑、招魂、薔花紅蓮傳:韓國民族詩人金素月與詩作(下)


註解

[1] 有關於金素月生平,參考國內詩人、譯者張香華師母,《踐踏繽紛的落花》(遠流)一書。而金素月詩作內文,以張香華師母為準。就對照原文看來,身為詩人的張香華師母譯筆,讓人無可挑剔。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