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鵑、招魂、薔花紅蓮傳:韓國民族詩人金素月與詩作(下)

杜鵑、招魂、薔花紅蓮傳:韓國民族詩人金素月與詩作(下)
Photo Credit: YouTube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一首民間故事的敘事詩,繼母虐待前妻子女,原是農業社會家庭倫理故事中,常見的題材」,且提到韓國人熟悉,同樣也是描寫一對姐妹花,雙雙死在繼母迫害之下「薔花與紅蓮」傳說。

百分之二十的歌曲都是素月詩:韓國民族詩人金素月與詩作(上)

多年前,台灣國內知名詩人與譯者張香華師母,贈與筆者她翻譯的韓國詩人金素月踐踏繽紛的落花》一書。如同翻譯圈一段佳話,著名詩人兼譯詩家卞之琳教授曾要求他的弟子裘小龍在翻譯詩之前,先學會寫詩。意思是說,譯詩者最好同時是詩人。的確,綜觀《踐踏繽紛的落花》全書,張香華師母譯筆婉約,貼近原文,值得一讀。

而金素月最讓韓國人稱道的名作,即1922年7月寫成,並刊登於《開闢》(개벽〉)雜誌第25號的〈杜鵑〉(진달래꽃)一詩,這也是韓國人家喻戶曉名作。

〈杜鵑〉[1]

假使你離我而去
因為我令你厭煩
無言的,我會默默目送你
我將採擷滿盈的杜鵑
在寧邊的藥山 [2] 上
遍撒你行將走過的山徑
踩著輕輕的腳印
你,一步一步
踐踏繽紛的落花離去
假如你離我而去
因為我令你厭倦
縱然死去,我也不會哭泣

韓國的杜鵑花和生長在台灣的杜鵑花,形狀和顏色都不盡相同,雖然兩者都是灌木類,但韓國杜鵑花多葉少,清一色粉紅,特別是在四月中下旬到五月,為韓國杜鵑花盛開季節,滿山遍野一片嫣紅,特有一種嬌艷淒清之美。又如同張香華師母提到的,當杜鵑凋零時,落花如雨,萎謝一地,悲傷不已,所以金素月以杜鵑為主題,用它來形容為愛殉身的純情和對戀人的毫無怨懟,不僅表現出金素月的愛情觀,也表現了韓國人的精神。而金素月在寫這首詩時才二十一歲,也以此詩奠立他日後成為民族詩人之地位。

此外,金素月詩作中充滿著韓國文化,名詩作還有在1925年12月寫成的〈招魂〉(초혼)一詩。

〈招魂〉[3]

啊,飄零的名字
啊,虛空中消逝無蹤的名字
啊,得不到回應的名字
啊,我一生呼喚的名字
鐫刻在我心中的一句話
終於來不及相告
啊!我的愛人!
啊!我的愛人!
紅日西懸山巔
群鹿呦呦悲鳴
在訣別的山坡上
我把你的芳名呼喚
我呼喚你,直到悲愴哽我胸膛
我呼喚你,直到憂傷嗆我肺腑
而呼喚你的聲音,盤旋迴盪
在無邊無際,蒼茫的天地間
有一日,縱然我佇立化身為石
我仍不斷呼喚你
啊,我的愛人!
啊,我的愛人!

「招魂」為韓國的習俗,在台灣、中國也時常可見,即親人過世,不論是否出於意外或自然死亡,生者親人都會在靈堂處,哭嚎招魂;而韓國習俗則是手持死者的衣物,跳起舞蹈招魂。若有稍微接觸韓國電影的讀者,在2016年以日據時代慰安婦為題材的《鬼鄉》(귀향),片尾處就可以看到韓國招魂儀式的再現,當然這與韓國薩滿文化有所關連。而金素月〈召魂〉一詩,寫出生者在山上,持著愛人的衣物招魂,迎風招展,同時高呼愛人的名字,狀至哀淒。

韓國年度神片《哭聲》(上):失落的薩滿文化與神山

最後,為寓含類似《薔花紅蓮傳》(장화홍련전)印象的〈杜鵑鳥〉一詩。

〈杜鵑鳥〉[4]

咻!咻!弟弟們,聽我呼喚!是姐姐的魂魄歸來
匆匆掠過河邊的家園
啁啾低鳴
從前,遙遠鄉下的河邊
住著一位姑娘
生命斷送在妒恨交加
繼母的手中
親愛的姐姐
為妒恨所殺
化身杜鵑,魂魄堪憐
夜半三更
懷念九個還在世的弟弟
飛越過重重高山
她,歸來哀泣

熟悉詩中意涵與韓國文化的張香華師母指出,「這是一首民間故事的敘事詩,繼母虐待前妻子女,原是農業社會家庭倫理故事中,常見的題材」,且提到韓國人熟悉,同樣也是描寫一對姐妹花,雙雙死在繼母迫害之下「薔花與紅蓮」傳說。

《薔花紅蓮傳》是真實發生在平安道(평안도)鐵山(철산)地區的故事,而之後文人寫成小說記載下來,主要是描寫繼母虐待前妻所生的兩姐妹事件。

一位名叫裴武龍(배무룡)的鄉紳,他的老婆張氏因病過世,留下一對分別叫做薔花(장화)與紅蓮(홍련)的女兒。後來裴武龍續妶娶了許氏,許氏繼母為他生下三個男生,在「重男輕女」的古代,讓許氏有恃無恐地虐待起前妻張氏的子女薔花與紅蓮。

作為繼母的許氏開始陰謀陷害起這兩個可憐的女孩兒。一日,許氏找來一隻死老鼠,將鼠屍泡在血水撈起,讓鼠屍看起來剛生出來的嬰兒一般。之後許氏趁薔花在熟睡時,將鼠屍放入她的床單後,跑去告訴丈夫說,薔花大壞裴家門風,還沒結婚就跟外面男人有染,還墮胎了。

裴武龍半信半疑地跟著許氏來到薔花房間一看,看到熟睡的薔花床單上有血跡,還有類似剛墮胎完的嬰兒屍體,於是許氏大呼小叫的說:「你看看,薔花剛剛才拿掉了這個孩兒,現在昏厥過去了!」

這事非同小可,薔花與外人有染就算了,還未婚懷孕加上墮胎,朝鮮時代家裡的大人,怎麼忍受得住呢?做爸爸的裴武龍又是情何以堪呢?最後,在許氏的離間惡語下,裴武龍與前妻的兩個女兒漸行漸遠。一日,許氏就指派她的兒子,設計把薔花推入蓮池裡致死。

薔花姐姐含冤而死,多次托夢給妹妹紅蓮,她已經慘遭繼母毒手,要妹妹也得多多注意繼母。但是無依無靠的紅蓮,在爹不疼娘不愛的家庭還能撐多久呢?最後紅蓮也不堪繼母的百般折磨,孤身來到姐姐投身之池,跟隨薔花姐姐,跳池自殺。

蓮花池 Lotus in a pool in Central Park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兩姐妹一死,許氏開心不已,認為以後就可以跟裴武龍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享盡家裡所有榮華富貴。但怎麼知道,在兩姐妹投池處,夜晚路人總會聽到池邊傳來哭聲,白天時蓮池上的天空,總會飄起五彩雲朵,此異狀維持數月之久。這時,村人皆覺不對勁。

後來,兩姊妹的靈魂伴隨著紅色和白色蓮花的姿態,經常在半夜時刻,來到地方父母官家中陳情,訴說她們不幸遇害的身世。但薔花與紅蓮的鬼狀,往往嚇得想來這打混摸魚、撈點油水的行政官驚嚇過度昏死,根本就沒有辦法聽這兩女鬼陳情。

直到一位膽大的新行政官員江東虎,來到此處任官,才揭開這一件繼母虐待前妻女兒致死事件。最後江東虎判處許氏繼母四馬分屍之刑,且把許氏撕裂的四肢,分別懸吊在城內的四個城門上示眾,特別是對繼母警惕。

處死許氏的當天,江東虎也帶著官員,來到傳說中鬼哭神嚎、雲彩飛揚的蓮池旁打撈兩姐妹的屍體。最後,在池底蓮花的根部,打撈起兩姐妹的屍體,但兩姐妹的屍體並沒有如同投水全身浮腫的死屍一般,反而是保有生前的美麗姿容。

江東虎將這兩姐妹置入蓮花裝飾的棺木內,幾天之後選定良辰吉日,將兩姐妹下葬在兩座風水極佳的山脊之間,藉此保佑村民與城鄉。而江東虎也在下葬處立起白色花崗岩,刻上文字紀念兩姊妹:「裴武龍的兩個女兒,薔花與紅蓮,在此處安眠。她們倆因殘忍的繼母,開始了悲傷的人生,最後也帶著悲傷逝去。」

《薔花紅蓮傳》是韓國人家喻戶曉之故事,在1924年也被改編成無聲電影上映。當時上映的《薔花紅蓮傳》,亦是朝鮮半島完全依靠本土資金、技術、人員自主製作的首部電影。此後在1936、1956、1962和1972等年度,也都有改編電影上映。

近幾年台灣觀眾熟悉的薔花與紅蓮電影,應該是2003年金知雲(김지운)導演的恐怖片《鬼魅》(장화, 홍련)。2009年4月20日到10月10日,韓國KBS 2TV也拍攝了連續劇《薔花紅蓮》(장화, 홍련),儘管改編的劇情與傳統《薔花紅蓮傳》相異,但是片中仍保留不可或缺的兩姐妹與婆婆等人物。

因此金素月〈杜鵑鳥〉一詩,也以繼母虐待前妻子女為題寫作,帶出了深厚的韓國文化,成為韓國人稱讚富有民族精神的詩人 [5]。


註解

[1] 原文〈진달래꽃〉:나 보기가 역겨워/가실 때에는/말없이 고이 보내 드리우리다. 영변에 약산/진달래꽃/아름 따다 가실 길에 뿌리우리다. 가시는 걸음 걸음/놓인 그 꽃을/사뿐히 즈려밟고 가시옵소서.나 보기가 역겨워/가실 때에는/죽어도 아니 눈물 흘리오리다.

[2] 位於北韓,此處以盛開杜鵑聞名。

[3] 原文〈초혼(招魂)〉:산산히 부서진 이름이여 ! 허공(虛空) 중에 헤어진 이름이여 ! 불러도 주인 없는 이름이여 ! 부르다가 내가 죽을 이름이여 ! 심중(心中)에 남아 있는 말 한마디는/끝끝내 마저 하지 못하였구나.사랑하던 그 사람이여 ! 사랑하던 그 사람이여 ! 붉은 해는 서산(西山) 마루에 걸리었다.사슴의 무리도 슬피 운다. 떨어져 나가 앉은 산 위에서/나는 그대의 이름을 부르노라. 설음에 겹도록 부르노라. 설음에 겹도록 부르노라. 부르는 소리는 빗겨 가지만 /하늘과 땅 사이가 너무 넓구나. 선 채로 이 자리에 돌이 되어도/부르다가 내가 죽을 이름이여 ! 사랑하던 그 사람이여 ! 사랑하던 그 사람이여 !

[4] 原文:〈접동새〉접동/접동/아우래비 접동/진두강 가람 가에 살던 누나는/진두강 앞마을에/와서 웁니다./옛날, 우리나라/먼 뒤쪽의/진두강 가람 가에 살던 누나는/의붓어미 시샘에 죽었습니다./누나라고 불러 보랴/오오 불설워/시새움에 몸이 죽은 우리 누나는/죽어서 접동새가 되었습니다./아홉이나 남아 되던 오랩동생을/죽어서도 못 잊어 차마 못 잊어/야삼경(夜三更) 남 다 자는 밤이 깊으면/이 산 저 산 옮아가며 슬피 웁니다./

[5] 以上金素月詩作譯文全文,皆以張香華師母譯文為主。也以此篇文章,特別感謝介紹韓國文學詩作入台灣,且多年照顧筆者的張香華師母,祝身體一切健康。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