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底下沒有攻不下的城牆,但你有沒有持續攻、找空隙攻、換不同的方式攻?

天底下沒有攻不下的城牆,但你有沒有持續攻、找空隙攻、換不同的方式攻?
Photo Credit: Bernard Goldbach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底下沒有攻不下的城牆,重點是你有沒有持續攻、找空隙攻、換不同的方式攻!這個人說服不了,換個方式說服;1年說服不了,說服3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從我出版第一本書開始,就非常希望能到各大專院校,包括高中去演講。

但一開始的時候大概是因為搭訕這個主題太「嚇人」(其實是太吸引人,但大家比較道貌岸然地不敢公然討論),所以並沒有很多高中找我去演講。連我畢業的成功高中,我親自去拜訪了學校,表明想回母校演講的意願,結果學校的輔導老師還是沒找我去演講。

為了攻下高中校園這個領域,我後來又出版了《你就是自己的激勵達人》、《就是愛被罵:史上最強被罵應對心理學》、《一開口就擄獲人心的說話術》等書籍,目的就是「換一個方式攻」。

既然談的是自我激勵、情緒管理或演講技巧,沒有了兩性的色彩,總能說服更多學校找我去演講,讓我分享理念,也為了個人品牌打開知名度和向下紮根了吧!?

但成功高中還是攻不進去。連我隔了一兩年後找時間親自去拜訪校長,還是沒搞頭,因為校長又把該位輔導老師找來。大概是那位輔導老師對搭訕2字的印象不好,或者我激勵和情緒管理的主題沒能吸引到她,於是從我出道到現在,8年了,從沒進成功高中演講過。

雖然「去成功高中演講」這件事,說起來真的也沒什麼,我去過師大附中、台灣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成功大學等一流學府演講,甚至在今年9月還將受邀到Facebook美國總部演講,比較起來去成功高中演講,對我的專業度和權威度幫助並不大。

但在我看來,如果透過自己的努力,能夠讓「曾經拒絕過我的人和機關後來重新接受我」,那豈不是最好的「王子復仇記」?同時也能激勵更多在職場和校園的同學,堅持不放棄的精神。

於是,無論如何,成功高中我是一定要去的,而且不只成功高中,所有曾經拒絕過我的公司教育訓練負責人、學校老師和機關團體活動承辦人,不定時都會收到我的毛遂自薦信,讓他們知道我最近又做了什麼事情、出版了哪些書籍、上過哪個雜誌或媒體報導,進而對我產生興趣、被我的主題吸引,邀請我去演講。

Photo Credit: Jonathan Corbet CC BY SA 2.0

就在今年底,我因為即將出版一本《我不是教你叛逆,而是要你勇敢》,主題和設定的族群,完全就是高中生和大學生,討論的都是他們最關心的話題,包括愛情、學業、同儕關係、身心健康、財務觀念等話題等…,於是出版社一將出版訊息散發給各高中和大學,馬上就收到一堆邀請。

除了北一女外,更有我的母校成功高中,邀請方則是圖書館的老師。

其實,這封信如果又是寄到輔導室,說不定那位負責演講的老師,還是不會要我。但我最「不要臉」、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不只持續攻、換不同方式攻、還會找不同人攻。

於是那位老師等於「百密一疏」,能夠讓自己的處室不邀請我,但無法控制別的處室、別的老師邀請我;她可以在任職時都不邀請我,卻無法阻止繼任的老師邀請我。而且說不定當天她如果不小心剛好來到現場,真正聽完我演講後,會對我原本的印象大為改觀,後悔沒有早點邀請我去和學弟們分享也說不定啊!

相信我,天底下沒有攻不下的城牆

重點是你有沒有持續攻、找空隙攻、換不同的方式攻!這個人說服不了,換個方式說服;1年說服不了,說服3年,3年說服不了,說服5年甚至是10年,當你一直沒有停下自我行銷、自我提升的腳步後,不僅原本拒絕你的人終將被你說服,更有可能的是他身邊所有的人都開始說你的好話,扭轉了他對你的既定成見而接受你,又或者你已經成為超級強大的存在,他根本無法忽視你,即使忽視你,你也根本不在意了。

用在事業上也是一樣,你以為「無堅不摧」、遲遲無法締結關係的客戶,只要你不斷接觸、用不同方式接觸、在產品和自身能力提升後再次接觸、甚至原本的窗口換人後,你一定有攻進去的機會,重點是你有沒有在過程中,因為對方的拒絕而「賭氣」,自己放棄了自己?

只要你用盡了所有努力,那個曾經以為不會倒的城牆,終將被你攻下。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鄭匡宇』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