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至寶」鄭問作品進故宮展出背後,對台灣漫畫產業的意涵

「亞洲至寶」鄭問作品進故宮展出背後,對台灣漫畫產業的意涵
鄭問原作《鬥神》。Photo Credit:筆者攝於圖書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灣動漫人才面臨生存空間的擠壓,除了天助自助還得政府挹注開拓。待鄭問畫作在未來撤展,那些筆鋒下的花落化為千頃的一次春泥,恐難再滋潤臺灣漫畫界的廣袤乾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亞洲至寶」藝術家、漫畫家鄭問的《東周英雄傳》、《刺客列傳》、《阿鼻劍》等畫作原稿,即將在明年三月於故宮展出。消息一出不但震驚東亞迅速獲得英日文翻譯與轉載,更讓引頸期盼許久的漫畫迷欣慰不已。鄭問在逝世後儘管旋即獲得總統褒揚肯定,但回顧展一度傳出將於中國展出的風聲,再再突顯了台灣長久以來漠視漫畫的窘境,以及人才培育的缺席,恐難再孕育出第二個亞洲至寶。

螢幕快照_2017-06-05_下午2_26_26
鄭問原作。(圖片來源:鍾孟舜老師臉書)

鄭問進故宮勢必一如其作,總是讓人在翻閱時驚嘆連連。不過如果查閱台灣各區主要的美術館,包含台北市立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以及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的典藏及歷年展覽後,就能理解藝術家以漫畫為媒材的展出難如登天。在過去二十年內,漫畫不但鮮少能被典藏,以漫畫為主軸的展覽次數在各館更是屈指可數,其中更有將近半數的漫畫特展是以外籍的藝術家為主。可見漫畫家在藝術圈的殿堂不但連曝光的機率都很渺茫,更遑論在全球前七大遊覽人次的故宮博物館展出。所以鄭問進故宮除了確有破冰作用,更讓台灣昔日在漫畫上的創新實力攤在世界的訪客面前。

螢幕快照_2017-06-05_下午2_28_33
鄭問原作。(圖片來源:鍾孟舜老師臉書)

「一問千年」是日前鄭問追思會的主軸,概念是企盼鄭問的影響能延續千年,就像千年前李白與蘇東坡的風采,讓後世能有所遵循成長。然而,早在鄭問闖進故宮之前,鄭問就曾震撼過國際。鄭問適逢台灣漫畫黃金期(諸葛四郎與一九六O年前後)出生,成長於戒嚴時期政府頒訂「編印連環圖畫輔導辦法」等法令的漫畫大審,台灣漫畫家創作自由不但遭打壓,政府更逐步鬆綁對日本漫畫的限制,隨著日本俗稱「空氣時代」、「記號時代」的黃金時代(一九六五年之後)來臨,日本動漫就持續宰制台灣市場直至今日。

時光荏苒,日本漫畫家手塚治蟲的《原子小金剛》和鳥山明的《七龍珠》,各於一九九O年前後引起世界躁動後,鄭問就像橫空出世一般,以首位非日籍身分之姿,奪下一九九一年日本漫畫家協會漫畫獎的「優秀賞」,其後更在日本發行以鄭問為名的電玩《鄭問之三國志》,再度創下台灣首位登上日本電玩的台灣漫畫家。遺憾的是,台灣漫畫卻逐漸頹圮,再難重返黃金時代。

伴隨鄭問回顧展即將帶來的影響力,漫畫產業旋即能減輕多少挑戰尚難評估,但一向讓台灣欣羨仰之彌高的日本漫畫界,其國內外的動漫市場蓬勃,目前更有將近三千名漫畫家以此為業的龐大文化輸出,一直是台灣動漫界的參考座標,漫畫家的養成形式與台灣亦相去不遠。許多在日本的年輕漫畫家,都是從漫畫學校或是藝術學校畢業後從漫畫家助手開始做起,從協助底稿等工作開始,經年累月的磨練之後才獨立簽約出版,最後走上漫畫家的一生。

但也有一些例外,像是曾在台灣無線電視台撥出的動畫《庫洛魔法使》,其作背後的漫畫組織「CLAMP」,就是一群女性漫畫同好者組成的漫畫工作室,自1985年開始以CLAMP為筆名開始活動。四年後正式出道並成立一個漫畫組織彼此合作,從劇本創意、外交公關、人物設計、框線、背景線、效果線以及大場面鏡頭設計,各自由專才擔綱群策群力,成為知名的漫畫團隊。CLAMP不僅活動至今,亦曾以庫洛魔法使獲得第32回星雲賞獎項之肯定。

螢幕快照_2017-06-05_下午2_32_21
東京台場是日本動漫迷的朝聖景點。(筆者自攝)

而孕育出藍色小精靈與丁丁歷險記的知名「漫畫王國」比利時,國土面積比台灣更狹小卻擁有近千名漫畫家,如果按單位面積密度來排名,比利時絕對居於世界領先地位。由於比利時各級政府非常支持漫畫產業,漫畫家生活無虞且社會地位高,每年出版大約超過三千本漫畫新作,題材範圍非常廣泛。由於丁丁歷險記的主人翁記者丁丁,擁有人類一切的美好情操,不僅富於正義感,在與各種惡勢力進行鬥爭之餘,屢屢不顧生命危險營救他人,最終戰勝敵人化險為夷。

所以丁丁的正面形象,總是不時出現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的各個街角,丁丁作為比利時的國家形象,這背後對漫畫的重視已不言可喻。另外,成立於1968年的布魯塞爾藝術大學漫畫專業是全世界第一個漫畫專業。2007年比利時更成立漫畫圖書委員會,每年資助出版至少三十個漫畫項目,這讓比利時的漫畫產業持續保有競爭力。

螢幕快照_2017-06-05_下午2_35_02
布魯塞爾火車站的丁丁巨幅漫畫。(筆者自攝)

然而,對於一個缺乏內需市場,在大學的養成教育中,又只有為數不多的多媒體動畫藝術學系可供考取選讀,以及漫畫課程可選課拿學分,未來又不得美術館典藏等現實,都是吸引人才在台灣投入動漫原創的限制。在全球化的衝擊下,一心想在未來從事動漫行業的台灣人,如果欲從民間自學,台灣有國內設計師開辦的漫畫創作專班,協助製作作品集及升學。

不過,日本知名角川KADOKAWA出版社亦來台拓點打出畢業作品將自動登錄到角川新人海選審查名單,以及赴日留學與企業實習的機會吸引學生,並計畫在東亞快速拓點漫畫學校。鄰近的香港亦提供專業漫畫班並輔導考取中國的全國美術考試,漫畫班由中國文化部及香港考評局合辦,學員一經報考中國文化部承認之美術考試,畫室將全力恊助學員針對考級要求而準備作品集並練習。練習均於課堂中完成, 號稱超過九成考取率,且不需另外支付練習經費。

在鄭問逝世後環顧歐亞,留在台灣發展動漫的誘因不足,連向來培育台灣新人的「東立原創大賽」已於今年停辦,只委婉宣稱未來將規劃多項國人漫畫活動,以不同形式的活動將東立精神延續下去。此外,國際級的「comico」原創漫畫大賞的徵件,已吸引整個東亞與歐美人才爭相投入與台灣競爭,並創下三百萬人次的瀏覽量,台灣動漫人才面臨生存空間的擠壓,除了天助自助還得政府挹注開拓。待鄭問畫作在未來撤展,那些筆鋒下的花落化為千頃的一次春泥,恐難再滋潤台灣漫畫界的廣袤乾涸。

螢幕快照_2017-06-05_下午2_37_25
鄭問原作。(圖片來源:鍾孟舜老師臉書)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