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IS成立後新一輪恐怖主義席捲全球,包括位於東南亞的印尼

自IS成立後新一輪恐怖主義席捲全球,包括位於東南亞的印尼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09年至2013年之間,印尼幾乎沒出現有規模的恐怖主義行動。但IS在中東地區宣告成立後,新一輪恐怖主義威脅席捲全球,包括印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記者周永捷雅加達專電)

印尼首都雅加達東部地區巴士站24日晚間發生兩起自殺炸彈攻擊事件,造成2名炸彈客、3名警員喪生和另外12人受傷。這是雅加達繼去年以來第二度發生自殺炸彈攻擊。恐怖主義的威脅將成為印尼維持社會穩定及改革的重大挑戰。

伊斯蘭國(IS)旗下阿瑪克通訊社(Amaq)宣稱,印尼警員在雅加達聚集時遭到攻擊,執行攻擊的是伊斯蘭國的戰士。

雅加達去年也發生過自殺炸彈攻擊。雅加達市知名購物中心莎里納(Sarinah)去年1月發生自殺炸彈攻擊,共造成8人死亡,20多人受傷,死者中4人是襲擊者。警方指這起恐襲案與IS有關。

事實上,印尼國家反恐官員表示,「南亞」 和「東南亞」地區一直是IS潛在威脅的新擴張目標。

早在1980年,東南亞年輕的穆斯林被伊斯蘭的極端意識形態所吸引,他們遠赴巴基斯坦成為阿富汗聖戰士,在接觸「蓋達」組織的意識形態後,其中多數人選擇留在當地發展恐怖活動。

當他們返回東南亞時,即透過組織分支團體,擴大恐怖組織的影響力,譬如東南亞地區的回教祈禱團。

印尼是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IS的極端意識對穆斯林具有極大的吸引力。加上越來越多印尼民眾受到重金利誘,遠赴海外加入IS,回國後鼓吹對印尼警察、軍人發動恐攻,儼然成為印尼治安一大隱憂。

印尼國家反恐局資料顯示,在2015年,大約有800名印尼人前往敘利亞和伊拉克加入IS,300人返回印尼,這項數據已引起印尼政府高度重視。

甚至雅加達郊區的一所伊斯蘭大學日前都遭極端分子散布招募聖戰士「慰安婦」的傳單,被當局嚴厲查禁。

24日雅加達再現恐攻,也讓當地民眾人心惶惶。

雅加達當地記者蘇堤萬(Setiawan Liu)認為,印尼過去發生恐攻是因為極端伊斯蘭團體的緣故,現在加上對IS的影響及支持,恐怕會讓問題變得複雜。他分析,印尼社會長期的貧富不均和印尼政府改革政策未能讓底層民眾雨露均霑,是造成恐怖主義無法根除的原因。

從事房屋仲介的印尼民眾葉寧(Yenny)曾經歷過2009年的萬豪酒店恐攻。她說,前天發生的炸彈攻擊,讓她回想起當年萬豪酒店恐攻,即使過了多年,住在雅加達的民眾還是無法真正免除恐怖攻擊的疑慮。她希望印尼政府能夠真正一舉掃除恐怖分子,讓雅加達民眾不會擔心「恐攻回來了」。

前印尼國家反恐局局長狄托(Tito Karnavian)曾分析,印尼正面臨第2輪恐怖攻擊威脅。去年1月發生在雅加達的恐攻案及警方在泗水逮捕的恐嫌,都與IS有密切關係。

狄托分析,雖然恐怖組織「蓋達」的勢力衰弱,但這並不意味恐怖主義在印尼的威脅解除。

他說,IS的出現使印尼處於第2輪恐怖威脅,特別是IS擁有巨大的全球性恐怖網絡,許多外國公民甚至投身加入IS。狄托指出,印尼第一輪恐怖主義威脅是在1999年開始,直至2009年印尼警方88反恐特遣隊在東爪哇破獲恐怖組織後逐漸消減。

2009年至2013年之間,印尼幾乎沒出現有規模的恐怖主義行動。但IS在中東地區宣告成立後,新一輪恐怖主義威脅席捲全球,包括印尼。

狄托表示,外國觀察家甚至把印尼稱為繼阿富汗之後的第2個反恐戰場。為了遏止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在印尼繼續蔓延擴散,印尼國家反恐局號召全國各界人士積極參與防恐行動。

此外,印尼警方去年在穆斯林齋戒月前在泗水破獲企圖發動炸彈攻擊的嫌犯,並查獲用來製造炸彈的材料以及槍械和自殺式炸彈背心。

齋戒月將至,印尼政府如何防範極端分子利用這段期間趁機滋事、發動攻擊,避免印尼近年來的反恐努力及成果付之一炬,這是印尼政府的當務之急。

相關報導: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