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再是美國人的了」,那一晚在青年旅社的美中韓文化衝突

「世界不再是美國人的了」,那一晚在青年旅社的美中韓文化衝突
在歐洲的中國留學生越來越多,每到晚餐時刻,總能看見他們提著電鍋下樓的身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真正想要見到的,是另一個世界警察的崛起;還是,一個世界各國都願意設身處地為彼此著想,具有同理心的地球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青年旅社廚房外的公共空間,三大桌的韓國男孩,三小桌中兩桌韓國女孩、一桌只有我。旁邊的一大圓桌,則坐滿一行約十至十五名美國人,現場宛若小型聯合國。

這時,四名中國女孩走進來,正愁沒有位子坐。

「你們和我一起坐吧,不要客氣!」我說。

然而,也正是那時算起的二十分鐘後,這個看似平凡的場景,上演了一場新時代的世界大戰。

依然在瑞士茵特拉根(Interlaken)。這一回,我換到的是全球化下文化衝突啓示。

眼見四名中國女孩表情依然不好意思,沒有行動。「沒有關係的,而且我好久沒有說中文了,你們就當是陪陪我,真的不要客氣。」聽到這番說法,他們才願意坐下,並拿出他們在外面買來的快餐,多是沙拉、薯條,再加上自己準備的湖南榨菜、帶來的麵條。

青年旅社充滿韓國年輕人,因此我決定應景以韓式泡菜口味泡麵作為晚餐。|作者提供

四雙眼睛此刻自然地盯著桌上我的晚餐-一碗剛泡好、韓國泡菜口味的泡麵。「你晚餐就只吃這個啊?」A女問。「是啊,我剛剛在廚房燒水泡的。我背包還有紅燒牛肉口味,但剛剛發現這裡韓國年輕人這麼多,一時興起決定吃韓國泡菜口味。想著邊吃邊聽他們講韓文,也怪有情調的,泡麵應該也會變得更好吃!」我笑著解釋,這沒有邏輯的旅行哲學。

「你真是幽默啊!」大家都笑了。此時,D女突然開口,「你想不想喝啤酒?我去買,就當作是我們謝謝你。」剛開始我自然拒絕,覺得不好意思。但他們豪爽地向我表明,他們彼此是一群正在倫敦求學的同學,明天就要從瑞士回英國了。手上的瑞士法郎也花不完,所以我真的不需要客氣,我這才說好。

我邀請入座的中國女孩們,身後全是韓國人。|作者提供

衝突就是從D女離開後發生的。

身旁大圓桌的美國人突然玩開了,開始大聲嚷嚷,嬉笑怒罵,完全不顧在場其他人感受。起初只是音量過高,接著,他們玩起「輸了誰就要喝加料啤酒」的遊戲。自然得要有料的,只見一名美國人站起來,往三大桌其中一韓國男孩桌,在沒有過問的情況下,直接拿起桌上的泡菜,先是說著「這看起來怎麼這麼噁心」,之後直接往啤酒杯裡倒。

遊戲進行好一陣子,吵鬧聲也達到高潮。這時,一名韓國女孩上前,對著全著美國人說,「已經十點了,牆上有標示十點過後要放低音量,這裡是Quiet area(安靜的區域)。」「已經十點了嗎?」三名美國人或許有幾分醉意,開始裝傻;另幾名美國人將右手指比在嘴前,戲謔地大聲用力喊噓;最後,也正是最令人想不到的,一名美國人嘲笑韓國女孩的英文,模仿她不盡然標準的發音,所有美國人都哈哈大笑。

突然,韓國女孩拿起桌上其中一名美國人手機,這群美國人瞬間變臉,但女孩只是想要展示手機上的時鐘,告訴他們「真的已經十點了。」美國人態度兇惡,開始說出不禮貌的字眼,韓國女孩的兩名同桌女孩很害怕,上前想要勸退朋友。她們慌張的神情,流露著「算了我們不要招惹他們,會有危險的」的意思,她們死命地抓住她。

這一切發生地太快,眼看著韓國女孩要被霸凌,我正準備起身說公道話,青年旅社的工作人員剛好趕到現場。但不清楚原委的他們,只是請所有人放低音量。美國人、韓國女孩皆回座,這場衝突幸好就此告一段落,不再擴大。

「要是今天站在前面的是中國女孩,中國男孩們一定不會放著她獨自面對的。他們會保護她。」A女很感慨地說。「喔?這話怎麼說。」我好奇地問。「你看這個場合,明明韓國人多於美國人。但旁邊那三大桌的韓國男孩,卻沒有一個人為韓國女孩挺身而出、保護她,就算不認識這個同鄉女孩,也應該這麼做啊。」

B女也附和:「在中國,這絕對不會發生。你知道我們的女生節文化嗎?」我點頭,並轉頭望那幾桌的韓國男孩們,有幾個甚至衝突發生時,還盯著手裡的智慧型手機滑啊滑。「韓國這一代年輕人,女孩真的比男孩還要帶種、勇敢!」C女作結。

「這群美國人真的很傲慢,」A女十分憤慨,「他們似乎還不曉得,世界早已經不是他們的了。未來,是亞州人的時代。」我嚇住了,雖然知道這或許是情緒性的言論,但我忍不住在想,這段話會不會不小心,也很接近傲慢的界限呢?B女接著說話︰「是啊,這群美國人自己也不想想,自己的英文比起英式英文,難聽得很!」

這時,從美國人那傳來一段話「That Chinese girl……」,他們似乎還在討論剛剛的衝突。「你看,他們甚至分不清剛剛上前的女孩是中國人還是韓國人,不只傲慢,還很無知!」C女生氣地說。

正當我淹沒於大家憤怒的氣場時,D女總算回來了。大家開始對著她述說剛剛發生的衝突,說她真是來晚了。「要是你剛剛在,一切可能就會不一樣了。」我納悶這句話的涵義,A女向我解釋「因為D女家住武當山,是個武功蓋世的少女。」我打開D女遞上來的啤酒,第一口敬這個世界真是無奇不有。

「是哪個女孩?」D女問,我們指給她看,沒想到她下一秒即往韓國女孩桌走。D女開始和女孩說話,最後握手。「我告訴她,你做了一件正確並且很勇敢的事。」D女走回來時和我們解釋,「我必須這麼做,不然她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覺得自己是孤單的。」

果真是俠女。我忍不住站起來,和D女握手。啤酒助興,那頓晚飯我們相談甚歡。道別前他們很熱情地塞給我一包湖南榨菜,說是要為我接下來的旅程加菜。最後,D女回頭說了一句,「以後你若來武當山,一定要來找我啊!」我久久難以忘懷。

借宿於中國好友宿舍,廚房裡東西方人數參半。|作者提供

還是對「世界不再是美國人的了」這番言論感到震撼,我想若當時A女下一句說的是「未來,是中國人的世代。」好像也不會太意外。雖然覺得這樣的話不是很恰當,但有時候其實我很羨慕對岸的年輕人。他們對未來充滿信心與驕傲,而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常常只是更看清現實的殘酷與無奈。

然而,一個大國的崛起,無疑能建立國民的自信心。但只要一不小心,自信心恐怕過度膨脹成傲慢,卻也可能發展成同理心。傲慢與同理心,其實只有一線之隔,然而當下的我們往往沒有意識到。的確,美國不再能夠像上個世紀一樣,理所當然地扮演世界警察。但我們真正想要見到的,是另一個世界警察的崛起;還是,一個世界各國都願意設身處地為彼此著想,具有同理心的地球村?

在歐洲的中國留學生越來越多,每到晚餐時刻,常常能看見他們提著電鍋下樓的身影。|作者提供

現今,許多意見領袖三不五時透過媒體表達,「台灣年輕人不如大陸年輕人積極、有野心,應該多向對岸年輕人學習。」諸如此類之言論。每每這個時刻,我總會想起那一晚的衝突,想起D女。我們要學習的,究竟應該是什麼呢?

還是那句最深刻的體悟:傲慢與同理心一樣,只有一線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