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路同途》︰我們的愛,可不可以不只是兩個人的事?

《異路同途》︰我們的愛,可不可以不只是兩個人的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亞洲同志的處境,同志愛人們的關係始終只能停留在戀愛階段,即使渴望讓彼此的關係進階為「兩家人的事」都不得其門而入。香港同婚紀錄片《異路同途》便試圖叩問——「我們的愛,可不可以不只是兩個人的事?」

文:鄧欣容

江湖上始終流傳著一句話——「愛情是兩個人的事,結婚是兩家人的事」——這句話的語境通常係以異性戀為前提,表達愛情走入家庭後的變化。對比目前亞洲同志的處境,同志愛人們的關係始終只能停留在戀愛階段,得不到法律的保障、無法共組家庭,即使渴望讓彼此的關係進階為「兩家人的事」都不得其門而入。

香港一對夫夫同婚紀錄片《異路同途》便試圖叩問——「我們的愛,可不可以不只是兩個人的事?」

港男遠赴加國求證書

片長45分鐘的紀錄短片《異路同途》是異性戀導演翁志文於2012年完成的作品。講述香港一對男同志——Guy和Henry——立定婚約、共組家庭的過程。

片中不只記錄了倆人遠赴加國結婚的過程,更將鏡頭朝向倆人的親朋好友,試圖觀察倆人和雙方原生家庭的互動關係,以及眾親友對於倆人婚姻的想法。裡頭亦穿插各學者、同運團體、政府官員等人對於香港同性婚姻現況的分析與建議,深淺兼具地帶領觀眾思考香港同婚議題。

本片在面對同志議題仍屬保守的香港造成了不少迴響,不但入選2012年香港中國紀錄片影展、參與北京和台灣等地華語影展,同時也舉辦多場相關講座、研討會等,甚至得到了香港藝術發展局的資助,發行了500張DVD於各大連鎖唱片行銷售,實屬難得。

「我們的愛應該大聲說」

香港從未承認同性婚姻,會結婚的同志一直是少數中的少數。正因如此,遠赴加拿大結婚的Guy與Henry決定將這難得的過程記錄下來。Henry曾提及,很多同志根本不知道可以選擇結婚,多數人則因香港不承認同性婚姻而打消念頭——「而我們想用自身證明,其實可以走出這一步。」

倆人亦曾在訪談中談到《異路同途》的拍攝緣起——由於Henry當時正經營一個同志電台,在圈內已有一些知名度。當他和身旁好友宣布自己要結婚的喜訊時,朋友們紛紛問他何不把這段過程紀錄下來?好讓其他人都能感受到同志之間甜蜜幸褔的結果。Henry遂找了自己的導演好友翁志文,開始了這個拍攝計畫。「至於Guy,一向也支持我去做我認為對的事情。加上他早已習慣開放包容得多的加拿大,家人也皆已知道他的性向。所以,他就隨著我一步步地公開的繼續愛下去。」Henry甜甜地說著。

說出來是為了被聽見、為了帶來改變

當然,理想的社會應是——人人平等擁有成家的權利,同性伴侶不再需要費盡千辛萬苦地遠赴重洋。而這也是《異路同途》的終極訴求。

Henry曾在一次訪談中提及︰「為何我們會走前這一步,公開我們的隱私、跟大眾分享這段經歷?因為我們知道,若期望我們能在社會上獲得平等待遇、獲得與愛侶結婚成家的權利,就不能再做旁觀者。我們清楚知道——群眾需要的正是群眾本身。我們必須要發聲,讓大家知道我們的需要,因而製作這部紀錄片。」

異路同途-2
Photo Credit: GagaOOLala同志影音線上看

而曾在加拿大生活多年的Guy也分享道,在加國的日子並沒有參與過任何平權運動。原因很簡單,因為那段時間,他壓根兒沒感覺到「有這樣的需要」。無論是家人、新認識的朋友或舊同事,都不曾因為他的性向而對其另眼相待——「所以,我沒有想過到要去爭取什麽。」Guy說。

然而回到香港後,那份自由和自然便消失了——像困在一個無形的櫃。若要重獲自由,當然必須出櫃。不但要出櫃,更要出一分力去爭取每個人都應有的權益。

除了製作這部紀錄片,倆人也積極參加同志遊行,接受了各個不同媒體的訪問,更帶著影片四處奔波舉辦放映及座談——一切一切的舉動,都只是想讓香港知道同性婚姻對同志們的重要性、希望終有一日能促成改變。

「少數團體和群眾的一些訴求被社會尊重,身處的那個國家必須有一定的文化深度,才可能懂得擁抱和接受多元價值觀,而不是光說不做。政府當然可以美其名說要等社會共識,但事實是——少數群體的需求等一百年都不會有所謂的共識。」片中,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林煥光所言,引人深思——而這不只是香港面臨的選擇,與此同時,台灣也正站在關鍵的交叉路口。

香港現況︰缺乏保障、壓抑的同志族群

關照香港社會對同志態度,片中曾有這樣的一段話︰「香港法律已經過時了。社會裝作同志不存在、同志的關係不存在。」

Henry和Guy倆人赴加結婚途中,面對加拿大海關的詢問,他們自然地脫口「去結婚啊!」而對方則報以滿臉的笑容、連聲說恭喜;然而在香港,倆人可能連在路上牽手,都會遭遇不友善的眼光——兩相對比,不免難過。

香港的非營利團體「社商賢匯」一份報告指出——全港估計有5%至10%的人口為同志,而這些人一直在社會中過著雙面人的生活,有人假結婚、有人偽裝單身,為的只是不「標奇立異」、保護自己。調查更顯示,71%同志需要隱瞞性取向;逾半受訪者為了要假扮自己成異性戀者而感到沮喪。香港同志艱難受困的處境,可見一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