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認識高科技、廚藝也高超的南印度坦米爾納杜邦人吧!

來認識高科技、廚藝也高超的南印度坦米爾納杜邦人吧!
Photo Credit: 陳柔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走在台灣北部的大學校園,偶有幾位膚色較深的學生三五成群地路過。靠近一問,他們會用英文告訴你,他們來自南印度坦米爾納杜邦。他們有著什麼樣的文化傳統,又會與台灣當地居民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柔安(Jou An Chen)

走在台灣北部的大學校園,或許會也或許不會注意到,偶有幾位膚色較深的學生三五成群地路過。特定節日時,或許還會撞見人山人海的禮堂、體育館,花紋繁複的、鑲滾金邊的紗麗和布裙,隨著熱鬧的異國音樂搖擺。靠近一問,他們會用英文告訴你,他們來自南印度坦米爾納杜邦(Tamil Nadu)。

波蘿蜜、芒果、香蕉;瀑布、池塘、石井;大象、猿猴、水牛;竹子、阿勃勒、睡蓮;寺廟、騎樓、攤販;青山、平原、海岸⋯⋯中央研究院訪問學人、專精物理材料科學和電子學雷曼博士(Dr. Raman Sankar),同時也是「台灣南印度協會」(Taiwan Tamil Sangam)成員的他則會說,印度風情還有科技這一味。

據內政部移民署的統計資料,這幾年印度在台居留人數近三千人,其中以男性、學生居多,又以台北市、新竹市、新北市為主要生活地區。雷曼博士估計,這三千人有七、八百人來自坦米爾納杜邦。這些坦米爾學生大部分進入台灣北部大學的工學院、理學院、電資學院等領域,假使做研究一待超過五年,便會申請居留證。也有一些坦米爾女學生、妻子來到台灣。

坦米爾學生、研究員和工程師們組成了「台灣南印度協會」,許多南印人準備來台灣之前,就會透過朋友加入這個團體,在臉書上先認識大家。協會成員們時不時會一起聚會、吃飯,並參加「印度堂北協會」辦的活動。

家鄉有什麼新聞,他們也會團結一起來聲援。例如今年一月,在南印度曾經被禁止、又恢復、又被禁止的坦米爾馴牛節(Jallikattu),今年又再次引燃爭議。馴牛節是一種傳統活動,人們輪番比賽,看誰可以抓住在欄圈裡奔馳的牛隻。動保團體認為這是虐待動物,遂多次向法院聲請禁止馴牛節。但許多民眾、名人跟當地政府都認為應該繼續舉辦馴牛節,不僅是維繫傳統,更能夠避免當地品種的牛隻滅絕。因為越來越少人用這些牛隻來耕作或擠奶,馴牛節是少數人們還願意繼續圈養牠們的理由。

一月時,大批馴牛節的支持者站上坦米爾納杜邦的街頭,抗議法院禁止馴牛節的命令。在海的彼端的「台灣南印度協會」成員們,亦自發地印製手舉牌「我支持馴牛節!」(I support Jallikattu!),聚集在台灣大學總圖書館前,錄製聲援馴牛節的影片給印度的電視台。

而「台灣南印度協會」每年一月也會舉辦盛重的豐收節(Pongal),感謝太陽神賜與家鄉作物富饒,大家同樂、一解鄉愁。他們會租借大學的禮堂或體育館,門口擺著「豐收節」的陶甕,架起小神龕放置濕婆雕像,裝飾以甘蔗莖來祭拜。在舞台上懸掛繽紛彩帶,且幾乎每個人都會穿上傳統服飾出席。女性們身披奼紫嫣紅的紗麗,並插戴鮮花,男性們則腰圍白色布裙,風度翩翩。

豐收節
Photo Credit: 陳柔安
輔大豐收節入口,右下角即為陶甕與甘蔗

待人們到齊之前,播放著熱鬧的坦米爾電影音樂(像是音樂劇Duet或動作片Silambattam,而印度不只有寶萊塢,坦米爾電影產業也被暱稱作Kollywood),氣氛歡騰。等「豐收節」活動正式開始,眾人先一起唱誦坦米爾納杜邦的邦歌(Tamil Thai Valthu)、感念古典文學《蒂魯古拉爾》作家悌儒維魯瓦,然後致詞、欣賞一段家鄉風情的影片(包括馴牛節激動奔馳的片段)。

接著是協會成員們輪番上台,各自表演拿手絕活——像是揮甩棍棒的傳統武藝(Silambam)、祭祀雨神的傳統舞蹈(Karakattam)等等,也有交情友好的台灣肚皮舞團表演。魄力逼人或扭腰擺臀,大家看得開心,邊喝著香料奶茶,還會一起吃一頓「豐年節」餐。黏糊糊的「甜豐收米」(chakkara pongal),搭配咖哩、烤餅等。賦歸之前大合照一張,期待明年也豐收。

除了「台灣南印度協會」的成員們與親朋好友,印度駐台代表史達仁以及翻譯《蒂魯古拉爾》的愚溪道一方丈均出席了今年輔仁大學的豐收節活動。亦有教授們出席,例如台北科技大學的陳生明教授。

主要是靠科技部計畫、大學間簽約或實驗室介紹牽線,陳生明教授於是與許多南印度學生、研究員合作過,他覺得來自坦米爾納度邦的他們很用功、積極。然而這幾年來補助越來越少,對經濟狀況比較吃緊的南印度學生來說,可能改去能補助較多的歐洲國家或中國。陳生明教授表示,假使政府願意正視、思考如何招募南印度人才,不僅是科技發展,就他這些年觀察坦米爾學生與台灣學生的互動,亦帶來了更多友善的國際交流。

去年下半,「台灣南印度協會」也別開生面地舉辦了第一場邀請台灣人參加的活動——「蟾蜍山之味:南印度的香料廚房」。不同於過往只對協會內部成員們開放,這次有蟾蜍山的居民與活動報名者一同參加。南印度人在台灣雖未像新北市中和華新街或台北市地下街的緬甸街、印尼街形成明顯的族裔消費地景,不過鄰近台灣科技大學的蟾蜍山卻吸引了學生們來此租屋,聚集起了一些坦米爾元素。

與「好蟾蜍工作室」的「溫羅汀飲食游擊行動」活動合作,「蟾蜍山之味:南印度的香料廚房」由坦米爾學生、研究員、工程師們親自下廚,烹煮香香辣辣的印度料理,搭配參加者們一人一菜帶來的台灣味。平時住在蟾蜍山的坦米爾人,與居民們一共享菜園,種了各式香料,也介紹了他們的食療傳統:家家戶戶都有一個「免於恐懼的盒子」(Anjara Box),裡頭裝著每餐必備的香料,有了它,就不用害怕疾病找上門。

蟾蜍山菜園
Photo Credit: 陳柔安
坦米爾人與蟾蜍山居民們一共享菜園

開火、熱鍋、下油,坦米爾大廚們施展魔法似地拈添香料——黑胡椒、肉桂、茴香、孜然、香菜籽、月桂葉、丁香、咖哩葉、芥籽、薑黃——還有馬薩拉調理包,接著燉飯、炸雞、煸豆子,滿漢全席般地煮成一道道美食。甚至逕從菜園摘下蕉葉,南印度風兼使用蟾蜍山材料的兩倍道地盛盤。播放著坦米爾電影音樂,「蟾蜍山之味:南印度的香料廚房」是一場味覺、視覺、聽覺的多重饗宴。

美食
Photo Credit: 陳柔安
「蟾蜍山之味:南印度的香料廚房」美食

蟾蜍山聚集了眷村、城鄉移民自營聚落的歷史,因為台科大向部分居民提起訴訟、要求拆屋還地並賠償不當得利,遭臨迫遷危機。但或許這樣都市邊緣的位置更為開放,讓「台灣南印度協會」與台灣人面對面的交流成為可能。

假使政府更促進與南印度的交流、大家更細膩地觀察生活周圍,或許會與駐留北部的大學校園或科學園區的南印度人不小心變成朋友——就像那些路過豐年節、馴牛節聲援活動的台灣人,與這些衣著漂亮人們搭個話,他們會告訴你他們來自高科技、廚藝也高超的坦米爾納杜邦。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