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贊助你登珠峰,你會一試嗎?

如果有人贊助你登珠峰,你會一試嗎?
在往Kala Patthar的路上看珠峰(左二)日出。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走過這一趟珠峰大本營後發現,就算有人贊助,我也不會攻頂,因為這如同贊助我去尋死一樣。」

今年三月,當我用24日徒步237公里往珠峰大本營,為我們Light On的尼泊爾學校重建項目籌款後,我就問過自己和其他徒步者這個問題。

我在下山的路上遇到一個美國女生,我問她為甚麼要徒步珠峰,她說這是她的人生Bucket List。我續問她:「如果有人贊助你登珠峰,你會一試嗎?」當她回答「我會考慮」時,我當真呆了一呆,我說:「我走過這一趟珠峰大本營後發現,就算有人贊助,我也不會攻頂,因為這如同贊助我去尋死一樣,我可暫時不想死,人生中我還有很多事情想做呢。」

上網查了查,攀珠峰的死亡率約為7%,即每100個攀登者當中就有7個死亡,對比交通意外平均每10萬個人就有約17個人的死亡率為高。

老實說,我一路從2000米走上5550米的Kala Patthar以及珠峰大本營,即使適應了高山反應,我亦覺得「很辛苦」,辛苦的不是雙腳,而是晚上睡不穩,以及因為氧氣稀薄而舉步維艱的感覺。我實在難以想像人類是如何能攀上8848米的世界最高峰。

everest2
終於走上5550米的Kala Patthar看珠峰。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因此,下山後我看了數部有關珠峰的電影,包括《Into Thin Air》、《Everest》、《Beyond The Edge》,也看了很多有關珠峰的資料。第一部與第二部電影講述的都是同一個災難,就是1996年兩個登山隊伍因為人為以及天災的原因,導致包括兩名開始把攻頂商業化的知名珠峰嚮導(Rob Hall和Scott Fischer)及其他攻頂者死亡的事件。為甚麼重拍?主要因為《Into Thin Air》是由知名作者Jon Krakauer以親身經歷的觀點敍述整件意外,但事後遭很多人指其報導不夠全面、主觀以及不準確。《Everest》除了根據Jon Krakauer的故事,也加上生還的另外兩個人寫的自傳來敍述整件事。

這次意外,是天災也是人禍,即使是攻了頂五次的Rob Hall也因為心軟,受一位已用了太多時間攻頂的團友拖慢,最終在接近攻頂處遇上暴風雪而葬身珠峰。另外印象深刻的是在8000米以上的珠峰地帶竟然出然了「大塞車」,主要因為同一時間要攻頂的人數眾多,而山路狹窄,這亦是很多人太遲到達頂峰的原因之一。

everest3
《Everest》劇照。本人覺得《Everest》較《Into Thin Air》中肯。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而《Beyond The Edge》則是一套劇情式紀錄片,敍述了1953年Edmund Hillary和Tenzin Norgay成為全世界上第一人登上珠峰的經歷。最深刻是Hillary說他不是征服了珠峰,而是珠峰讓幸運的他能站在它的頂峰上一會兒而已。謙虛的他實在讓我感到十分敬佩!因為不同於現在每個攻項者均有雪巴人為其背負裝備,甚至有雪巴人為其在最難的Khumbu Icefall上搭鐵橋,甚或用直升機送上Camp I,在Hillary的那個年代,他和Tenzin可真是用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地從大本營爬上頂峰。

此外,我又看了一些有關仍然留在珠峰上的屍體的youtube片段,基本上在272個葬身珠峰的人中,逾200具屍體仍在山上,有一些依然未能辨認出身份,有一些則成了人們攻頂的地標,也有些則成了一們攻頂的阻礙。

everest4
《Beyond The Edge》劇照。看過這套戲,實在對謙虛的Hillary和Tenzin十分敬佩。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不禁沉思,人們要登上珠峰的目的是甚麼?1953年Hillary和Tenzin均屬於英國的一枝珠峰探險隊,領隊的是一位陸軍上校,乃當時第九枝試圖成為第一隊能攻頂的隊伍。當他們成功攻頂後,剛巧是伊麗沙伯女皇二世加冕的時刻,整個攻頂充滿政治與帝國主意意味。

在《Everest》中,前郵差Doug 已是第三次攻頂,他希望藉自己的故事,告訴身邊朋友即使一個平凡人如他也能攀上珠峰,那世界沒有甚麼是不可能。日本女攀山家Yasuko則已攀了世界六個洲的最高峰,珠峰自然而然成為她要攀上世上七大洲最高峰的最後一個目標。我在5164米的Gorak Shep跟一個已登上珠峰六次的雪巴人聊天時,他則告訴我:「It is fun to summit Everest.」

每個人都有其要登上珠峰的原因,就像有人的夢想是組織家庭、生兒育女;有人的夢想是環遊世界、周遊列國;也有人的夢想是事業有成、買樓買車等。夢想是主觀的,其他人很難評論是否值得。例如每個攀珠峰的人均要付出約7萬美元(約50-60萬元)的洗費,你說這些錢可以用來環遊世界幾個圈,我說這些錢可以用來為尼泊爾重建兩、三間學校,他卻寧願用這些錢來登珠峰,每個人的價值觀均不同,怎麼比較呢?

不過,我倒想大家思考一下當自己在珠峰上遇到需要被幫助者時,是否真的要「見死不救」?經典的例子是2006年英國登山者David Sharp,他成功攻登後,因為極度疲倦,從頂峰下降約450米後便坐下來,不久更被凍結了(還未斷氣)。超過40個正在攻頂的登山者,雖然經過他面前,在無論是以為他死了,抑或不想阻礙自己繼續攻頂的原因下,都對他見死不救。

當然,在登山者體力透支,自己沒能力下山的情況下,絕對是他自己的錯誤判斷,與人無尤,不能怪責見死不救的人。但若在自己有能力,卻為了自己成功登上珠峰的夢想,而不去盡力搶救身邊垂死的人,這則倒值得我們反思在我們要實現夢想的同時,是否可兼顧對弱者施以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