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俄案爭議中,川普的首次出訪成績單——中東回歸傳統,歐洲蜜月不再

在通俄案爭議中,川普的首次出訪成績單——中東回歸傳統,歐洲蜜月不再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的中東之行基本上成功奠定了美國在川普時期的中東策略:即建立美國、以色列與遜尼派伊斯蘭國家之間的同盟,以對抗什葉派穆斯林,及與俄羅斯劃分勢力範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通俄案的爭議聲中,川普(Donald Trump)進行上任以來第一次出訪。九天五站行程中,訪問了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梵蒂岡三國,又參加了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召開的北約首腦會議與在義大利西西里召開的G7峰會。川普首次在國際舞台亮相,頓時成為美國國內與國際的關注點。

通俄案越演越烈,川普被彈劾的機會有多大?

還在出訪前,美國媒體就爆出,相關國家外交人員以及顧問已經擬就一份接待川普時要注意的事項,包括要讚揚川普選舉取得大勝,強調川普如何比歐巴馬(Barack Obama)高明;每次會面討論時間不能超過30分鐘,要點應在30秒鐘內表述清楚(否則川普會不耐煩);不要主動提及川普在競選中說的話(以免令他難堪);要爭取達成一些可以讓川普自誇勝利的協議。總之,要滿足川普的虛榮心。

川普出訪的兩個地區,中東與歐洲,都是美國外交的最熱點。中東之旅出訪兩個美國盟國:海灣阿拉伯國家的「帶頭大哥」沙烏地與以色列,意義重大。

川普與共和黨右翼在競選中高調指責阿拉伯國家與穆斯林:認為阿拉伯海灣國家(尤其是沙烏地)是911背後的黑手,攻擊歐巴馬扣起解密文件最後幾頁不公開;指責沙烏地與卡達等是「伊斯蘭國」背後的金主,歐巴馬則通過沙烏地向「伊斯蘭國」提供武器;攻擊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克林頓基金會收受海灣國家的捐款,「出賣美國」利益;攻擊歐巴馬「不願說『伊斯蘭極端分子』」,是「伊斯蘭國的締造者」。而川普又加上自己的「私貨」 :從1990年代起,他就一直指責沙烏地等海灣國家「讓美國幫忙打仗,它們卻向美國出口石油賺大錢」。川普大選中「禁止穆斯林入境」以及上任後推出「穆斯林禁入境令」,都引起廣泛爭議。

當然,這不意味著川普會與沙烏地交惡。其實,川普在競選中同時又指責,歐巴馬對沙烏地的死對頭伊朗太軟弱,與伊朗的停止核武器開發協議是「史上最差的協議」,「給伊朗送美鈔」,以致過於親近伊朗而「背棄海灣盟國」。而這次川普出訪沙烏地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回滾」(roll back)歐巴馬的「錯誤政策」。顯而易見,若要重新敵視伊朗,就不可避免地要拉攏沙烏地,這又與川普在選舉中的說辭明顯矛盾,難怪外交顧問提議沙烏地不能談川普在競選中的話了。

川普訪問沙烏地的儀式問題在美國帶來左右派口水大戰。川普在沙烏地受到盛大歡迎,國王親自到機場迎接,給足川普面子;而上次歐巴馬訪沙,國王沒有到場。川普夫人梅蘭妮亞(Melania Trump)在沙烏地沒有戴頭巾,與當年歐巴馬夫人蜜雪兒(Michelle Obama)隨行訪問沙烏地時戴頭巾形成鮮明對比。

這個象徵性極強的舉動被右派媒體歡呼為「不向伊斯蘭教低頭」。但川普接收沙烏地國王授予「阿卜杜拉・阿齊茲勛章」時向沙烏地國王低頭曲膝,又高興地跳起阿拉伯刀舞,這都惹來右翼的反感,對其向沙烏地「卑躬屈膝」感到「令人作嘔」。左翼則嘲笑他,因為川普在競選中指責歐巴馬向沙烏地國王鞠躬,現在自打嘴巴。另外,川普當初指責克林頓基金會收受海灣國家捐款,但這次出訪卻爆出,沙烏地與阿聯等海灣國家向川普女兒伊凡卡(Ivanka Trump)發起的基金捐獻一億美金。正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左右派繼續泥漿摔角戰。

川普沙烏地之行的最重要成果是簽署了一份為期十年總值3,500億美元的軍售意向,以及立即生效的1,100億美元的軍售合同。沙烏地果然不改中東軍事大國的土豪作風,這麼大筆的合約令川普非常滿意,也加固了美沙之間的同盟。

RTX36RV0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以色列之行同樣重要。川普在競選中一直承諾要令以巴和解,並形容這是世界上最難達成的協議,只有他這樣的「談判高手」才能搞掂。而「回滾」歐巴馬與以色列的惡劣關係成為川普訪問的關鍵。但在出訪前,他向俄羅斯外長「洩露」以色列分享給美國的機密情報,卻為美以關係帶來陰影。果然,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雖然仍熱情迎接川普,但對川普提出的以巴和解構想並沒有積極的反響,無論如何,川普出訪以色列已經是一個良好的信號。

川普的中東之行基本上成功奠定了美國在川普時期的中東策略:即建立美國、以色列與遜尼派伊斯蘭國家之間的同盟,以對抗什葉派穆斯林,及與俄羅斯劃分勢力範圍。雖然這不能解決中東問題,但與歐巴馬時代美國猶豫不決、企圖腳踩兩條船,同時與遜尼、什葉兩派交好的中東戰略相比,簡單直接,可能更加有效。但如此一來如何打擊遜尼派支持的「伊斯蘭國」,可能要向後拖。


與川普中東之行的成功對比,其歐洲之旅就大為失色。猶記得在八年前,歐巴馬第一次訪問歐洲,引起各國人民夾道歡迎的盛況,在柏林歷史性演講更獲得超級巨星的待遇。歐洲主流媒體對競選時的川普早就冷嘲熱諷,何況川普上任後,在歐洲所關注的幾個主要問題上,川普都與歐洲主流社會相悖。

首先是歐盟的前景,英國脫歐是否會導致歐盟分解。川普支持英國脫歐,也鼓動其他歐盟成員國脫歐。川普在上任後,在歐洲數國的元首選舉中都支持主張排外脫歐的右翼參選人,希望歐洲走向分裂的願望非常強烈。可是,那些右翼參選人又無一例外地競選失敗。最近法國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擊敗勒龐(Marine Le Pen)當選總統更為歐洲左翼打下強心針。歐洲左翼在選舉中的一系列勝利,說明從去年英國脫歐開始的「右翼反全球化風暴」已經開始退潮。川普與歐洲左翼政府互相不咬弦已成定局。

其次是北約的前景。川普從選舉開始就指責歐盟國家分擔防務費用不足,「讓美國吃虧」,又明言「北約已經過時」。早前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與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訪歐,安撫歐洲盟國說美國對北約政策沒有改變,但被質疑他們到底「說話算不算數」。這次川普親臨歐洲,在北約峰會上繼續在軍費問題上大作文章,指責歐洲國家沒有「按照承諾」讓軍費支出達到GDP的2%,但其實北約國家在2014年達成的協議是「在十年內達成這個目標」。這種指責令歐洲盟國非常不滿。

川普「親俄」姿態,令受俄羅斯威脅的歐洲盟國心存疑惑。但川普並沒有挽回盟國的信心,相反,在布魯塞爾的發言中,他甚至不肯承諾美國支持北約的核心條款,第五條(Article 5)的集體防衛義務,即一個北約國家受到攻擊時,其他國家有義務展開軍事援助。這是自從北約成立以來,每一位美國總統都信誓旦旦的承諾。這對成立近七十年的北約,實在是一個悲哀。

在川普訪歐期間,美國媒體通過秘密渠道拿到英國曼徹斯特爆炸案的機密照片,更令歐洲傳媒嘩然。這些照片據信是英國情報機關分享給美國夥伴,懷疑從美國情報機關透露出來。川普上任後,美國情報像「無掩雞籠」一樣,不斷洩露,令包括英國在內的歐洲盟國擔憂。

第三是貿易問題。川普繼續高舉美國保護主義的大旗,甚至指責德國汽車公司「非常壞」,原因是德國向美國出口大量汽車。其實德國車並非以低價取勝,在美國佔領市場生態位是中高檔汽車到豪華汽車,價格不菲。美國汽車競爭不過德國,純粹是因為高檔車市場品牌與質量無法與德國車落後而已。看來,美國與歐洲的貿易戰危機不太遠。

川普是否願意遵守歐巴馬時代美國承諾的「人類共同責任」,特別是巴黎氣候協議,是歐洲另一關心的議題。一如所料,川普對巴黎協議不屑一顧。在G7峰會結束時,其他六國發表聯合公告,聲稱繼續支持巴黎協議,美國是唯一沒有連署的國家。會後,傳出川普對是否退出巴黎協議「態度開放」,意味他已經下定決心退出。氣候協議是歐洲一直主導力推的國際議程,一旦美國宣佈退出,美國與歐洲盟國的分裂無可避免地擴大。

川普的歐洲之行,宣示了拉攏英國,疏遠歐洲,成為其歐洲政策的基調。歐美難以指望與歐巴馬時期一樣的蜜月時代。

難怪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公開宣佈脫歐的英國以及川普政權下的美國,已經不是可以信賴的對象,歐洲安全要依靠自己的力量。

歐洲抗衡美英底氣的關鍵是五月法國總統馬克宏上台,令德法軸心重新穩固。德國是歐洲整體實力最強大的國家,也是經濟龍頭;法國是歐盟軍事實力最強的國家,擁有核武器,也有聯合國安理會中歐盟擁有的唯一否決票。兩者極為互補。

這次會議中,馬克宏與川普的握手成為網絡上的熱點視頻。川普習慣在握手中「先聲奪人」,震懾對方,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美時已經領教過。與安倍形成鮮明對比,馬克宏在漫長的握手中一直用力對抗川普,川普沒能占上風。梅克爾與馬克宏如何守衛歐洲,如何與川普周旋,中俄從中如何獲取最大利益,成為新國際關係互動的重點。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