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太子愛德華——在英法百年戰爭中最閃耀的明星

黑太子愛德華——在英法百年戰爭中最閃耀的明星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用不了多久,在這場英法戰爭之中就會出現一顆耀眼的明星:威爾士親王愛德華(Edward, the Black Prince)。

文: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相比蘇格蘭,法蘭西要富裕得多,所以國王對法蘭西有著更大的征服欲。於是,他將蘇格蘭丟在一邊,聲稱自己從母親那裡獲得了法蘭西王位的繼承權。事實上這純屬子虛烏有,但在那時此事的真實性並不重要。愛德華三世(Edward III of England)籠絡了一批小國的大公和君主,甚至和弗萊芒人也結了盟——要知道這群人可是整日忙自己的事情,從不把任何一個國王放在眼裡;而且他們的頭領還是個釀啤酒的。

總之,率領著這些通過各種途徑籠絡來的烏合之眾,愛德華浩浩蕩蕩地入侵了法蘭西,但除了多達三十萬英鎊的戰爭債務之外他一無所獲。接下來一年,情況有所好轉,他在斯魯伊斯港的海戰中大獲全勝。但這場勝利非常短暫,因為弗萊芒人在圍攻聖奧梅爾的時候嚇破了膽,丟盔棄甲逃跑了。法蘭西國王腓力(Philip VI of France)親自率軍前來,急於分出勝負的愛德華便提議他們二人單打獨鬥或者各出一百名騎士決鬥。腓力對此表示感謝,還說儘管自己身體相當不錯,可決鬥還是算了吧。最終,在幾場戰鬥和幾輪會談之後,雙方暫時停戰了。

BattleofSluys
Photo Credit: Jean Froissart @ public domain
斯魯伊斯港的海戰

和平很快被打破了,原因是愛德華國王決定支持一位蒙福爾伯爵約翰。這位法蘭西貴族因布列塔尼公爵國的繼承權問題與法蘭西國王交惡,他許諾說若英格蘭能夠幫助他成為布列塔尼公爵,他便向英格蘭效忠。不久之後這位貴族被法蘭西國王的兒子打敗了,他本人也被囚禁在巴黎的一座塔中。

然而他的妻子是一位美麗勇敢的女人,有著男人般的勇氣和獅子般的雄心。她當時在布列尼塔,於是就召集了當地人民,將她未成年的兒子帶到他們面前,懇求他們不要拋棄她和她的幼子。人們在她的懇求下群情激昂,團結一致死守在堅固的埃訥邦城堡。

城外有夏爾.德.布盧瓦率領法蘭西人將他圍困,城內則有一個陰險的老主教大肆向忠誠於伯爵夫人的人們散播謠言, 宣稱他們將遭受許多痛苦:首先是災荒,隨後便是火與劍。但這位高貴的女士不曾低頭,以自身之為鼓勵著她的兵士們。她穿梭於各個崗哨之間,就像個將軍一樣;她甚至還全副武裝騎上戰馬,從一條小徑離開城堡奇襲了敵人的營地,放火燒了他們帳篷;營地立刻陷入一片慌亂。

Edward_III_(18th_century)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黑太子愛德華的老爸,英王愛德華三世

當那些以為她已殞命的城堡守衛們見到她大功告成平安返回埃訥邦時,都歡呼不已。但熱情不能果腹;由於眾人此時已糧食短缺,加之老主教還在喋喋不休地說著「我早就說過這一切會發生的」,他們開始喪失信心,紛紛談論著不如放棄城堡。勇敢的伯爵夫人來到了城堡最高處的房間,用悲痛欲絕的眼神望向大海─她一直期望英格蘭救兵能夠出現在那裡。

就是此時,她突然看到了遠方的船隻。救兵到了!英格蘭統帥瓦爾特.曼甯爵士非常欽佩她的勇氣,他帶著英格蘭騎士們來到城堡。筵席結束後,他把敵人當作飯後甜點,帶兵襲擊了他們並大獲全勝。然後,他率領士兵帶著極大的喜悅回到了城堡。在高塔上目睹了這一切伯爵夫人滿心感激,擁吻了每位士兵。

後來,這位高貴的女士前往英格蘭尋求更多救兵,中途她還在根西島參加了一場海戰,大敗法蘭西海軍,並因此聲名大噪。她的偉大精神鼓舞了另一位法蘭西貴族夫人(她的丈夫被法蘭西國王殘忍地殺害了),於是這位夫人也奮起抗擊,為自己贏得絲毫不遜於前者的名聲。但是用不了多久,在這場英法戰爭之中就會出現一顆耀眼的明星:威爾士親王愛德華(Edward, the Black Prince)。

Robert-Fleury_-_Philip_VI_of_France
Photo Credit: Joseph-Nicolas Robert-Fleury @ public domain
與英國開啟百年戰爭的法王腓力六世

那是一三四六年的七月,國王帶領一支總計約三萬人的軍隊從南安普頓登船前往法蘭西,這其中也包括威爾士親王和許多主要的貴族們。國王在諾曼第的拉奧格登陸,照例一路燒殺搶掠來到來到了塞納河的左岸,將一些臨近巴黎的小村莊付之一炬。但這一切都被右岸的法蘭西國王和他的軍隊看在眼裡。終於,在一三四六年八月二十六日那個星期六,在一個名叫克雷西的村莊後面的高地上,兩軍終於相遇了。儘管法軍的數量是英軍的八倍有餘,國王仍然決定奮戰到底。

在牛津和瓦立克兩位伯爵的協助下,年輕的王子統帥英格蘭軍隊的第一師;另外兩名伯爵指揮第二師;國王自己則率領第三師。黎明已至,國王領了聖餐、聽完禱告,便手拿白色權杖騎上了戰馬,從一個連到另一個連,又從一個排到另一個排,給將士們鼓舞士氣。隨後戰士們就在自己列隊所站之處席地而坐,全軍就這樣吃完了早餐,然後靜靜地端起武器整裝待發。

法蘭西國王和他的軍隊也來了。當日天色陰沉,狂風大作。先是發生了日蝕;接著,暴風裹挾著傾盆大雨而來,受驚的鳥兒尖叫著飛過戰士們的頭頂。法軍中的一名軍官建議國王第二天再開戰。國王當然也不喜歡這種天氣,便採納了他的意見下令停戰。但後面的軍隊有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有的則想奮勇爭先,於是就一直向前推進。

這支數量龐大的軍隊佔據了很長一段路,中間還夾雜著不少揮舞著簡陋武器的普通村民們;他們叫嚷吵鬧不斷。受這種氛圍的影響,前進中的法蘭西軍隊也陷入一片極大的混亂;每位法蘭西貴族都隨心所欲地指揮著自己的人馬,還將其他貴族的士兵攆到一邊去。

此刻,法蘭西國王意識到木已成舟,於是他就命令那些他非常器重的熱那亞弓弩手手去往最前線開始戰鬥。他們吶喊著,一聲、兩聲、三聲,試圖以此震懾英格蘭長弓手,但就算他們喊上三千次英格蘭人也不會為之所動。最終十字弓箭手向前推進了一點,開始張弓搭弩。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英格蘭軍隊的箭雨卻突然迎面襲來,熱那亞人只能落荒而逃。弓弩手之所以處於劣勢,是因為他們的十字弓不僅笨重、難以攜帶,每次發射還需要先上緊一個把手,所以每次重新裝箭都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相反,英格蘭人換箭的速度就像箭飛得一樣快。

Battle_of_crecy_froissart
Photo Credit: Jean Froissart @ public domain
克雷西會戰中英格蘭長弓兵大破熱那亞弩兵

當法蘭西國王看見熱那亞人撤退時,他大喊著要自己的士兵殺死這些流氓,因為他們沒有幫忙反而添亂,結果場面更加混亂不堪。與此同時,英格蘭弓箭手們依舊箭射如飛。大批法蘭西士兵和騎士紛紛中箭倒地,於是英軍中一些狡猾的康沃爾人和威爾士人便匍匐潛行過去,用匕首了結了這些人的性命。

然而這個時候,威爾士親王和他所帶領的第一師卻受到了猛烈的攻擊,瓦立克伯爵只得向國王送了一條口信,請求增援。此時國王本人正站在一座風車上面俯瞰戰場。「我的兒子犧牲了嗎?」國王問道。「沒有,陛下,感謝上帝。」信使回答道。「他受傷了嗎?」國王又問。「沒有,陛下。」 「那他被打翻在地了嗎?」國王又問。「也沒有,陛下,但情況十分緊急。」

「那麼,」國王說道,「回去告訴那些派你來的人,就說我不會增援,因為我心意已決,今天就要讓兒子證明他是一名英勇的騎士,而且─如果上帝願意保佑我們的話——我堅信這勝利必將屬於他!」

這番豪言壯語傳到了親王和士兵們的耳朵裡,他們頓時士氣大振,並以前所未有的狀態重新投入到戰鬥之中。雖然法蘭西國王帶領將士們勇敢地發動了數次衝鋒,但都無濟於事。夜色降臨時,腓力胯下的戰馬已被英軍一箭射死,而那些早先還緊緊圍繞在他身邊的騎士和貴族此刻也四散奔逃。最終,不願撤離的國王被他所剩無幾的部下強行帶離了戰場,撤到亞眠。

大獲全勝的英格蘭人點亮火把,在戰場之上歡呼雀躍,國王也騎馬來到英勇的兒子面前,張開雙臂擁抱他、親吻他,說他沒有丟臉,證明了自己完全配得上今日的勝利和英格蘭的王冠。由於夜色正濃,愛德華國王還沒意識到他取得多麼了不起的勝利,然而等第二天他們清理戰場的時候,卻發現了有十一位貴族大公、兩百名騎士和三萬名普通軍士橫屍於法蘭西人的戰壕。

其中還包括失明的波西米亞老國王;當他得知自己的兒子在這場戰爭中受傷、沒有哪股勢力能夠擋得住「黑太子」時,他就召集了兩名騎士,把自己的馬鞍同他們的綁在一起,就這麼騎馬衝入了英格蘭人的陣地到處殺敵,直到身亡。他的頭盔頂端有一個鑲著三根白色鴕鳥的羽毛的裝飾物,上面刻著「效忠」二字。威爾士親王帶走了這個飾物,以紀念這著名的一天。從那時起,這個標誌就被威爾士的親王世代相傳了下去。

螢幕快照_2017-05-31_下午7_19_09
Photo Credit: Lorenzo.piazzoli, DensityDesign Research Lab @ CC BY-SA 4.0
克雷西會戰地圖

這場偉大戰役才過了五天,愛德華三世就包圍了加萊。這場令後世難忘的圍城持續了將近一年。為了使城內的民眾斷糧投降,愛德華為英軍建造了無數木房用以落腳;有人說這些房子看起來就像一座新的加萊城突然拔地而起,圍在原有的舊城池之外。加萊的統治者將所有他認為沒用的七百多男女老少趕了出來,省得他們浪費糧食。

愛德華國王允許這些人通過英格蘭的防線,甚至還給他們飯吃,並拿出一筆錢讓他們離開,但在圍城的後期他就沒有這麼仁慈了:隨後被趕出來的五百人則在饑餓與痛楚中死去了。最後守城的官兵被逼無奈,只得給腓力去信,說他們已經吃光了城內全部的馬匹和狗,連所有能抓來的老鼠也都抓來吃了,如果他再不施以援手,他們要麼會向英格蘭投降,要麼就開始吃人了。

腓力也不是不想救他們,但由於英格蘭人把加萊圍了個水洩不通,救援並未取得成功,他不得不捨棄這座城市。於是,加萊城內最終升起了英格蘭旗幟,向愛德華國王投降了。「告訴你們的統帥,」國王對前來投降的、低聲下氣的信使說,「我要你們挑出六個名望最高的市民,叫他們只穿襯衣、光著兩條腿、脖子裡拴上繩索,把城門和城堡的鑰匙送來。」

當加萊的統治者在集市上將這些告訴民眾時,頓時哀嚎聲四起。人群中有一位德高望重的人,名叫尤斯塔斯.德.聖皮爾;他站起來說道,如果這六人不犧牲自己,那麼犧牲的就是所有人,所以他毛遂自薦成為六人之一。在他這個光輝榜樣的鼓舞下,另有五名可敬的市民也先後站了起來,自願犧牲自己拯救他人。加萊統治者因為身負重傷而無法行走,所以他騎上一匹還未被吃掉的瘦弱老馬,帶著這六人來到城門;他們身後則是所有人的悲泣和慟哭。

愛德華用怒火迎接了他們,當即要求砍掉這六個人的頭,但是好心的王后跪在地上,懇求國王將這些人交予她處置。對此國王答道:「我真希望妳不在這裡,但我無法拒絕妳。」於是她命人給他們穿上得體的衣服,並盛宴款待了他們,最後讓他們帶著很多禮物返回城內;她的善舉讓營地裡所有的軍士感到萬分欣喜。

沒過多久,王后生下了一個女兒,希望加萊人民能看在這位慈母的份上喜歡她。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恐怖的黑死病從中國匆匆來到了歐洲,奪走了無數可憐人的性命─尤其是窮人,一半的英格蘭人都因此殞命。它也害死了許多耕牛;存活下來的勞動力也寥寥無幾,大片土地無人耕作。

經過了八年的分歧爭吵之後,威爾士親王帶領一支六萬人的軍隊再度入侵法蘭西。他穿過法蘭西南部,在所到之處燒殺搶掠。與此同時,他那位國王父親則繼續著自己的蘇格蘭戰爭,在那個國家為所欲為。可當國王撤軍的時候,蘇格蘭人的不斷偷襲令他深感困擾;他所加諸於當地人民的殘暴行徑,對方已連本帶利如數奉還。

這時法蘭西國王腓力已經去世,王位傳到了他的兒子約翰手裡。愛德華王子已經得到「黑太子」這個稱呼,因為他總是身穿漆黑的鎧甲來襯托自己白皙的面容。他繼續在法蘭西燒殺破壞,這激起了約翰反抗的決心。由於「黑太子」在戰鬥中過於殘暴,所以不管他怎樣投其所好或者誘之以利,甚至以性命相要脅,深受其害的法蘭西農民都不願告訴他法蘭西國王的位置和行動。就這樣,當「黑太子」在普瓦捷附近與約翰的軍隊不期而遇時,他發現方圓百里盡是數量龐大的敵軍軍隊。「上帝保佑!」「黑太子」說,「我們必須盡力而為。」

這一天是九月十八號,星期日。當天早晨,兵力已銳減到一萬人的「黑太子」,準備向擁有六萬騎兵的法蘭西國王宣戰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匹戰馬從法軍陣營飛奔而來;原來,一名紅衣主教說服了約翰,為了使基督徒免受流血受傷之苦,他前來求和。「只要我和我軍隊的榮譽無損」,王子對這名好心的教士說,「我就會接受任何合理的條件。」他同意放棄所有的城池和城堡、釋放所有囚犯,而且保證七年內不再和法蘭西開戰,但約翰唯一的要求就是「黑太子」必須帶著一百名主要騎士一起前來投降,和談因此而破裂了;王子平靜地說道:「願上帝保佑正義的一方;我們明天開戰。」

於是,週一早上,黎明才剛剛降臨,兩支軍隊就已經為戰爭作好了準備。英格蘭人佔據了極為有利的地勢;那裡只有一條窄巷與外部相通,兩邊都是樹木,易守難攻。法軍就從這條窄巷發動了攻擊,卻遭到了躲在樹後的英格蘭弓箭手的襲擊,死傷無數只得撤退。隨後,六百名英格蘭弓箭手包抄了敵軍,於是又是一陣密集的箭雨。法蘭西騎士們陣腳大亂,偃旗息鼓四散奔逃。這時約翰.錢多斯爵士對王子建議道:「衝上去吧,尊貴的王子殿下,今天便是彰顯您榮耀的日子。法蘭西國王如此勇敢,我相信他一定不會逃跑,也許我們能夠俘虜他。」王子對此的答覆是一道軍令:「前進!以上帝和聖喬治的名義,舉起英格蘭的旗幟!」他們一路逼近,直到遇見約翰;此時所有的貴族都已棄他而去,在年僅十六歲的小兒子菲力浦的忠誠陪伴下,約翰依舊揮舞著戰斧奮戰不止。父子二人並肩作戰,當約翰被打倒在地時,臉上也已有了兩處傷口。最後他把自己右手的手套交給了一位被驅逐的法蘭西騎士,認輸投降。

「黑太子」不僅勇敢而且慷慨,他邀請他尊貴的囚徒到自己的帳篷裡共進晚餐,並親自為他布菜斟酒。隨後,他們在大批人馬的簇擁下回到了倫敦;法蘭西國王騎著一匹乳白色的高頭大馬,而王子本人卻騎著一匹小馬。這真是個善意的舉動,但我以為這裡面也許有一點做戲的成分,而且遠遠沒有人們宣傳得那麼高尚;尤其是我認為,其實對於法蘭西國王來說,最大的仁慈應該是壓根別讓他出現在英格蘭民眾面前。但是,我必須指明一點,那就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善舉大大淡化了戰爭帶來的恐懼和征服者的好戰心。很久很久之後,普通的士兵才逐漸開始得到這樣的禮遇所帶來的好處;這之間經歷了很長的時間,不過所幸他們最後享受到了。因此滑鐵盧或其他類似的激烈戰役中,當可憐的士兵祈求寬恕時,他或許應該感謝「黑太子」愛德華間接挽救了自己的性命呢。

當時倫敦的斯特蘭德街上有一座名叫薩沃伊的宮殿,法蘭西國王和他的兒子就被安置在這裡。再加上蘇格蘭國王已經在英格蘭做了十一年的俘虜,所以此時愛德華覺得自己的勝利勉強算是圓滿了。後來,由於蘇格蘭國王同意支付大筆贖金,他便被釋放了,並獲得「蘇格蘭國王大衛爵士」的稱號;於是蘇格蘭事件算是畫上了句號。但在法蘭西的問題上,英格蘭不得不使用強硬手段,因為那裡內亂頻頻:貴族們的統治既殘暴又野蠻,民眾奮起抵抗貴族,貴族則反過來壓制民眾,到處都上演著慘絕人寰的暴行。還不等仇恨和恐懼完全退去,一場名為「雅克雷」的農民起義(因為「雅克」是法蘭西農民最常用的的教名)就使情勢變得更加嚴峻。

後來兩國只得簽署了《和平條約》,愛德華同意歸還大部分被他佔據的法蘭西領土,而約翰國王則要支付三百萬克朗的贖金,六年內付清。法蘭西貴族和大臣們對他居然應允這些條件十分不滿─儘管他們面對這樣的情境也無能為力─於是他自願回到了他所熟悉的監獄薩沃伊宮,並在那裡度過餘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狄更斯講英國史》,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狄更斯講英國史》是英國著名作家查爾斯・狄更斯為自己的兒女所編寫的一套歷史書籍。本書一共分為三卷,講述了從西元前50年到維多利亞女王登基之間的英格蘭歷史,其中也涵蓋了部分蘇格蘭、愛爾蘭和法蘭西的重大歷史事件。

雖為歷史書,但狄更斯使用了更為風趣、更具故事性的文學寫作手法,並在史實的基礎之上加以創造,將文中對話和人物情感塑造得惟妙惟肖,帶給讀者身臨其境一般的感受。此外,狄更斯一貫詼諧幽默的寫作風格和諷刺口吻依舊貫穿全文,而且通過講述歷代君王的沉浮,作者也表達了一種世事難料,繁華落盡,一切終將歸為塵土的超凡心境,並引發讀者對人生真諦的思考。

getImage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