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最聰明的英雄奧德修斯,如何在20年後重奪王位與愛情?

希臘最聰明的英雄奧德修斯,如何在20年後重奪王位與愛情?
Photo Credit: Claude Lorrain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樹幹做成的床腳象徵許多意義。它是固定不能移動的。這新婚之床的床腳,就像是他們兩人之間的祕密,就如同潘娜洛比的美德與奧德修斯的獨特,是永遠不可能動搖的。

文:凡爾農(Jean-Pierre Vernant)

為了獲得援助,奧德修斯(Odysseus)其實已先向某些人表明自己的真實身分。首先就是他兒子鐵雷馬科斯(Telemachus)。他剛結束一場遠洋航行回來,而這趟航行的目的就是要探尋父親的下落。當他出海後,心懷不軌的追求者就埋伏在旖色佳(Ithaca)的港口,準備在他回來時殺了他。

潘娜洛比(Penelope)結婚不僅是一樁婚事而已,因為與她結婚,就等於上了奧德修斯的床,而上了奧德修斯的床,就等於取得旖色佳島的政權。但如果鐵雷馬科斯活著,一來他是潘娜洛比的兒子,多少會阻礙婚事;二來他是奧德修斯的兒子,王位的合法繼承人。所以求婚者千方百計要拔除這眼中釘、肉中刺。所幸,由於雅典娜的協助,鐵雷馬科斯回航時並沒有在他們埋伏的港口上岸,得以避開他們的攻擊,而直接到牧豬人歐邁烏斯的住處。

拉開王者之弓

潘娜洛比在雅典娜的影響下,再也無法忍受這些追求者的惡形惡狀,決定要讓這一切有個了斷。她從寢宮出來,到大眾面前宣布,她將放棄無止境的等待,決定舉辦一場競賽,獲勝的人就可以娶她為妻。這時,雅典娜在她的身邊,讓她比平常更為美麗三分,使所有追求者,包括混在其中的奧德修斯,都為她神魂顛倒。競賽的內容是什麼呢?

我要在大廳裡,用十二把斧頭排成一列,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要是能夠拉開我丈夫奧德修斯的弓,一箭射穿這十二把斧頭上的小孔,就可以做我的丈夫。我們立刻就可以準備婚禮。來人!開始布置宮殿,準備美酒佳餚!

求婚者個個心癢難當,他們都認為自己有本事通過考驗,娶到潘娜洛比。潘娜洛比把奧德修斯的弓,以及裝滿箭的箭袋,交給牧豬人歐邁烏斯。之後,她就回到寢宮,躺在床上,雅典娜讓她的心平靜下來,舒舒服服睡了一覺。

奧德修斯和鐵雷馬科斯,以及歐邁烏斯、菲羅提歐斯,就趁大家得意忘形時,悄悄關起宮殿的大門,讓追求者一個也出不去,外面的人也無法進來,同時,他們也把追求者的武器藏起來,使他們手無寸鐵。射箭大賽開始了,追求者一個接一個拿起奧德修斯那把硬弓,但無人能把它拉開,更不用說射中目標了。最後,求婚隊伍中最有自信的安提諾斯也失敗了。

鐵雷馬科斯說,現在該輪到他了。意思就是由他代替父親奧德修斯來拉這把弓,如果成功,那麼母親就要繼續留在宮裡,不跟任何人結婚,誰也別想取得旖色佳的王權。他拿起弓來,比任何人拉得更滿,但還是失敗了。這時,邋遢老丐奧德修斯走上前去,把弓拿在手裡,說:「讓我也試試看吧!」追求者馬上辱罵他:「你瘋啦!憑你也想跟王后結婚?」

Head_Odysseus_MAR_Sperlonga
Photo Credit: Jastrow @ public domain
奧德修斯

這時潘娜洛比從寢宮出來,跟大家說這位老人只是要看看自己拉弓射箭的本領,與結婚無關,並說自己當然不可能跟一個老乞丐結婚。奧德修斯也說他不是來搶婚的,但他年輕時也算是一等一的射手,現在只是要看看自己還有沒有當年的本領。「這分明是瞧不起我們,恥笑我們。」追求者喧嚷起來。

但潘娜洛比還是說:「讓他試吧!再怎麼說,他也曾經見過我丈夫年輕時的樣子。如果他成功了,我將送他許多禮物,給他地方住,讓他去想去的地方,脫離現在這個貧苦的環境。總而言之,我會幫他達成願望。」她壓根兒也沒想到,眼前的老乞丐竟然會是她丈夫。說完這些話之後,她又回到寢宮。

奧德修斯拿起弓,不怎麼費力就把它拉開了。他搭上箭,瞄準求婚隊伍中的安提諾斯,一箭射死他。這可把其他追求者給著實嚇了一跳,他們大罵起來:「渾蛋!你到底會不會射箭?箭靶明明擺在那邊,你卻射到這邊的人,你會不會瞄準?你以為弓箭是玩具嗎?快給我住手,臭老頭!」奧德修斯不理他們的叫吼,接著瞄準在場的每一個求婚者,一箭接著一箭射出去。這些追求者想逃都逃不掉。結果在鐵雷馬科斯、牧豬人與牧牛人的協助下,把一百多個追求者全部殺死。

這時,潘娜洛比再一次在雅典娜的催眠下,深深進入夢鄉,她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沒聽著。一場屠殺之後,大廳裡到處都是血跡。奧德修斯父子指揮僕人搬走追求者的屍體,徹底清洗大廳,回復原來的樣子。接著,奧德修斯問清楚哪些女僕曾跟求婚者睡過覺,然後用一根長繩子把她們全部吊死在屋樑上,就像賣野味的吊起一隻隻野雞。

第二天,王宮熱熱鬧鬧地辦起婚宴,這是為了讓在宮殿外面那些求婚者的家屬不致懷疑他們的親人已慘遭殺害。大家都以為,宮殿大門緊閉是為了要準備王后的婚禮,牆內傳出陣陣音樂,以及熱鬧的歡樂聲。奶媽歐呂珂萊雅三步併作兩步跑上樓,去叫潘娜洛比起床:「快下樓!那些求婚的人都死了,奧德修斯回來了!」

潘娜洛比一點也不相信,她說:「如果是別人跟我說這些無聊的話,我一定立刻攆他出去。夠了,別再拿我的期盼與痛苦開玩笑了。」奶媽說:「是真的,我認出他腿上的疤,絕對不可能是別人。鐵雷馬科斯也知道他是奧德修斯。他把所有追求者都殺了,我不知道是怎麼殺的,我什麼也沒看到,只是聽說而已。」

潘娜洛比緩步下樓,心中五味雜陳。她當然希望奧德修斯回來,但她也懷疑憑他與鐵雷馬科斯兩人的力量,怎麼可能把一百多個求婚者殺死,更何況這些人都是些年輕戰士。況且,如果那個人真的是奧德修斯,那麼他跟她說的那些,什麼在二十年前見過奧德修斯,曾經幫助過他,都是謊言了。他是個騙子,至少在幾天前還是個騙子,一個說謊不用打草稿的大騙子,這下騙子說自己是奧德修斯,難道就不是在說謊?

她到了大廳,心裡打量要不要跑向奧德修斯,但她還是待在原地不動。奧德修斯面對她,低下眼睛,一句話也不說。潘娜洛比也說不出話來,畢竟眼前這個老乞丐,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像她的奧德修斯。她的心情跟在場的其他人完全不一樣。其他人在奧德修斯回來後,他們在旖色佳的地位就能夠確定下來。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