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ảo Nguyên:等取得博士回越南找到更好工作,那時我就永遠不離開了

Bảo Nguyên:等取得博士回越南找到更好工作,那時我就永遠不離開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來自越南的「峴港」,它是一個觀光城市,有很美的山川、河水和亮晶晶的海邊。

文字|攝影:莊凱慈

Humans Of Migrant,保元 Bảo Nguyên,台北

在結婚後兩個月離家,毅然前往一個未知的國度,保元所追求的不僅是家庭生計的改善,更是在熱愛探索知識之下,孕育出教育下一代的大夢;而錯過陪伴孩子成長的時光,是保元在快樂笑容底下的另一種艱難。

探索知識是我最快樂的事情。2011 年,大學畢業,因為熱愛學習,我找了份助理教授的工作,一做便是四年,而這四年因為沒有證照的緣故,一個月的薪水大約是 7500元台幣,而這樣的薪水並無法維持我的日常開銷,更無法照顧我的家庭。因此,我決定要申請出國攻讀研究所的獎學金,而我也在 2015年9月份來到了台灣,這個我嚮往已久的國家。

從網路拼湊旅程的樣貌

我來自越南的「峴港」,它是一個觀光城市,有很美的山川、河水和亮晶晶的海邊。台灣給我的感覺和我的家鄉很不一樣,即使從未到過台灣,也不會講任何一句中文,但從網路眾多的資訊中,我拼湊了對這個國家的第一印象,也認識了這個只相距三個小時的國度,而它的文化和學術成就是吸引我前來的原因。

對生活滿懷感激

語言是我在台灣最不方便的地方,因為課業十分忙碌,常常在研究室待上整天,晚上到餐廳打工,打工是我生活中最放鬆的時候,也是在學校以外,更多了一個可以和其他人互動的機會,我非常快樂。但也因為生活忙碌,還沒有機會好好地學中文、聽懂台灣人在說什麼,去理解更多事情,或是到其他縣市遊玩。這個學期我即將要畢業了,在課堂上需要和台灣的同學一起合作,儘管語言不通,但我的指導教授對我很好、教導我許多事情,而且他總是樂意主動幫助我,也請台灣的同學協助我翻譯,讓我可以更順利地學習,我真的很感謝。

我希望未來能夠從事教育,如此堅定的原因有兩個:一是爸爸是作家,他希望我能成為一位老師,傳授知識;更重要的是,我熱愛學習,獲得知識讓我感到非常快樂,也想要為下一代的教育盡一份心力,不只是傳授知識,更想要啟發他們探索自己的興趣,有夢想就要勇敢實踐。

快樂伴隨孤單,下一次就不要離開了

雖然快樂,但有時還是會孤單。在台灣,沒有和親近的朋友住在一起,在沮喪時沒有可以分享的對象;想念我的老婆、我的孩子和我的家庭時,也會非常難受。結婚後第二個月,我離開了家,女兒在上禮拜剛滿一歲,很擔心這樣的選擇會錯過了陪伴她長大的重要時刻,如果可以,我希望天天陪在她身邊,抱一抱她、親親她的臉。現在每一天,都會和她視訊和聊天,每天我都感覺她更長大了一些,看起來非常健康。儘管不在她的身邊,但我想,我的孩子會為我感到驕傲,會為她的爸爸感到驕傲。像是當她以後決定出國唸書、或是做任何決定的時候,我也都會義無反顧支持她。

今年六月從研究所畢業之後,我想回越南休息一下,也許待上一個月,九月會再來到台灣唸書,可能還要三、四年,等到取得了博士學位(PHD),回到家鄉找到更好的工作,給家庭更好的生活。那個時候,我就永遠不要離開了。

關於Humans of Migrant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HOM)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相關評論:在台越南女孩阮秋姮:明明台灣和越南只要坐三小時飛機,多數人卻不知彼此長什麼樣子

本文獲One-Forty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