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工時銀行」解決一例一休的加班爭議,根本是搞錯概念

用「工時銀行」解決一例一休的加班爭議,根本是搞錯概念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只能說在目前政府並未對「加班程序」施以嚴格監督的情況下,大多數勞工的加班時數其實還是被吃掉的,因此如果不處理補休的狀況,加班費仍是吃不到,那立委大人們提的延長工時,不就是再補上一刀,讓過勞更加的嚴重嗎?

今天來討論一下最近要修法的新聞。立委對於勞動議題的關心,通常都跟選舉有關係。因此當初一例一休的倉促上路,其實惡果早就慢慢的浮現。看來某些立委應該是開始「擔心」自已的選情會被影響,所以又端上了政策,希望可以藉此「交換」某些利益。

我話說的直接,不過也許這還真的戳中某些假象,今天我來談談關於工時帳戶的問題,開始之前,我先請各位點閱一下這篇連結,這是我兩年前對於德國工時銀行所寫的文章

我必須說,如果對於勞基法中的工時概念不正確,其實你再怎麼修,那都是一種技倆罷了,今天我就來點名一下,針對這些立委的工時政策來說說,我的言論我負全責,我們來看看這有多荒唐!

先說民進黨立委提的案子,包含特別休假可以延至明年,再來就是將月加班時數從46小時「彈性」調至54小時,如果是這樣的話,從他們提的法案就可以知道,他們對於《勞基法》根本是一無所知。因為一例一休最關鍵的東西其實不是加班時數的問題,結果民進黨的立委就把車倒回資方那一邊。這種沒有素質的提案只能說看倌啊,你們的選票⋯⋯白投了。不過今天要談的是工時銀行,所以我們來看看以下幾位立委的提案:

34739229192_26263cc25a_b
Photo Credit: 團結工聯
一、工時銀行的基本精神不是讓資方延發加班費

工時銀行的基本精神,是讓員工有所選擇,透過協商並簽立合約的狀況下,員工得「自行選擇」短、中、長期的工時帳戶制度,別的不說,最長的就是可以計算入退休時間,讓員工可以退早退休,並領有足額的退休金,寫到這,各位有看到加班費三個字嗎?

我必須說這三位立委根本不懂工時銀行的概念,工時銀行的基本概念在於⋯⋯讓勞資雙方協商因延長工時所產生的時數如何運用加以討論,這並不是讓資方延長給付加班費的門票,這根本是相反的概念。我很好奇這三位立委的資料是從哪來的,完完全全的荒謬,完全的錯誤!

二、補休如果不處理,加班費仍然是吃不到

工時銀行其實是針對補休時間來做計算,但前提是員工得選擇是加班費或補休⋯⋯以台灣目前的狀況來說,還是有很多的企業將補休列為唯一的選項,再者法律也未明文規定是否可以遞延、以及結算日、更重要的是連結算的費率都沒有規定,勞動部只出了一份解釋令讓勞資雙協商。

我只能說在目前政府並未對「加班程序」施以嚴格監督的情況下,大多數勞工的加班時數其實還是被吃掉的,因此如果不處理補休的狀況,加班費仍是吃不到,那立委大人們提的延長工時,不就是再補上一刀,讓過勞更加的嚴重嗎?

三、特休延休不註明結算工資,擺明為資方開後門

這就更好笑了,又走回頭路,民進黨啊民進黨,你們真的認為這對你們的選情有所助益嗎?補休如果不處理、加班費又領不到,那就代表工時永遠沒有辦法下降,請問一下立委大人們,特休又要延休的狀況之下,勞工的過勞很像不會發生喔?

這擺明是為資方開後門啊!如果三位立委大人不服氣,小弟願意一對三或一對多跟你們做政策辯論,保證讓你們三位可以對勞基法有清楚的概念。不要為了選票就用這種政策討好資方,真的是太差勁了!

四、解決一例一休的根本問題是要靠協商

很多人認為工會成立是一個解方,但我必須說,如果《勞基法》不跳脫一體適用的框架,真的無法解決現有的爭議。邱老師曾說過維持《勞基法》的最低基本要件是必需的,但學生我斗膽反問一句,為什麼我們不能將行業別分開,去設立比最低基本要件還要好的勞動條件呢?

跳脫現有的框架,讓想加班的人可以加班,讓想要休息的人去休息,接受所有的競爭法則,這才會是一個出路。小弟我最近讓客戶都主動申請勞動檢查,聽聽第一線勞檢員的心聲。

真的是好笑,我們的勞動部,將勞檢員放在《勞基法》的框架之外,結果就是大用特用。我們的勞動現狀竟然要靠一群被壓迫、勞動條件惡劣的勞檢員來改善,各位覺得有可能嗎?唯有正常的協商、透明的溝通,才會有辦法慢慢的讓產業渡過目前這個風暴,抗爭、衝突永遠都是第二選項啊!

結語

三位民進黨的立委,再加上連署支持的國民黨立委們,小弟不才啊,不過我很樂意跟各位互相交流一下,不要為了選票而將勞動環境搞的更差。還有看倌們,有空看政論節目、有空投票,不如好好的去想想怎麼跟自家員工和老闆溝通才是重點!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