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振豐專欄】寫作、繪畫、學中文:日本明星的另類才藝      

【辜振豐專欄】寫作、繪畫、學中文:日本明星的另類才藝      
吉永小百合|辜振豐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來歷經起起伏伏,如同搭乘雲霄飛車,日本影星應該是視為一種常態的訓練。但有些卻願意發展另類才藝,是值得大家深思和觀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日本推出的《安寧之鄉》,是一部耐人尋味的電視劇。片中的演員並非是當紅偶像,而是戰後的一些明星,如石坂浩二八千草薰淺丘琉璃子野際陽子。有趣的是,她們在片中出演褪去光環的資深明星,面臨身體衰敗之際,不得不入住養老院。在安寧之鄉中,個個變成一般老百姓,心中依然有愛恨情仇。

男主角由石坂浩二飾演劇作家菊村榮。凡是喜愛日本影劇的觀眾,對於這位名演員應該不至於陌生。從《細雪》主角、《白色巨塔》大學醫科教授、《戰國三公主》千利休到《相棒》警界高層,他演技向來評價甚高。現實生活中,他也是一位畫家,偶爾會舉辦畫展。影星跨界進入畫壇也有一些例子,如木村拓哉的夫人工藤靜香,息影之後,埋首畫畫,一度得過獎。最近,安田成美的先生木梨憲武也推出畫作。

細究日本演藝結構的變化,總是十分有趣。明星在古代社會是屬於從事賣唱的人物,長年累月,居無定所。即使到了大正時代,依然處於邊緣的地位。在《伊豆的舞孃》中,山口百惠飾演一位賣唱女,跟隨同伴浪跡到一座村莊的入口,看到一只牌子寫著「賣唱者必須繞村莊外道而行」。她們的卑賤身分由此可見。

到了昭和年代,配合資本主義的發展,演藝人員與影視結合而成為螢幕的明星。顯然,他們個個從邊緣的角色蛻變成大眾崇拜的神祗。影視產業經由資本的運作,加上媒體的炒作,使得明星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明星除了本業之外,也會寫作出書。筆耕也許是紓解壓力,也許是宣傳,也許是第二項技能。例如,當紅不墜的吉永小百合,早年出過自傳《夢一途》,內容是文學筆法的告白。讀來像一本敘述成長過程的自傳。這種修為跟她就讀早稻田大學息息相關,因為她的畢業論文是撰寫希臘悲劇作家伊思奇勒斯( Aeschylus ) 。

早年,觀眾對於她的清純形象,總是令人記憶猶新,不管是出演高中生或《伊豆的舞孃》的賣唱女。書中,她指出拍片點滴每每獲益良多,尤其是生死的深刻體驗。她提到電影《愛與死的探索》(一九六四)中,扮演一位罹患軟肉骨腫的少女,為了存活,必須接受殘酷的切除手術。拍完片之後。迫使她不得不思考生命的瞬息萬變。隨著年齡的變化,她開始飾演不同的角色,如《細雪》的待嫁少女、《鶴》的鶴精到泉鏡花小說改編的《外科室》。

18836291_231521780676048_2104395773_o
辜振豐提供

台灣一度禁止日本電影上映,但到了一九七〇年代末期解禁。而九〇年代初期衛視中文台推出宮澤理惠《東京電梯女郎》、鈴木保奈美《東京愛情故事》,更誕生所謂的「哈日族」。接著NHK大河劇也相繼在電視台播出。不過,日本影劇圈競爭十分激烈,當紅女星在結婚前後的地位,往往有天地之別。

一九九二年,NHK推出大河連續劇《信長》,擔任信長夫人的濃姬乃是由菊池桃子飾演,令人印象深刻。一九八〇年代,菊池桃子走紅於日本歌壇,一曲〈畢業〉,是高校生離校前夕哼哼上口的名歌。一九八三年,學習研究社為了炒作雜誌,以「MOMOCO」(桃子的日語發音)為名推出月刊,一上市,立即大賣特賣,桃子的魅力,可見一斑。不過,她婚後並不如意,人生跌落谷底,非但女兒罹患腦梗塞,而且離婚。面對多重打擊,她毅然決然進入法政大學進修,研究婦女僱用政策。畢業後,母校戶阪女子短期大學,立即聘請她擔任客座教授。

基於人生歷練加上豐富的學養,安倍內閣成立「一億總活躍國民會議」組織,邀請菊池桃子擔任民間議員,為女性發聲。目前,除了教書之外,更在螢幕上頻頻亮相。最近,她又跟鈴木保奈美合演《非媽媽白皮書》,劇中探討職業婦女的就業問題,演技再度受到肯定。去年底,她推出自傳,簽書會當天擠爆會場,想來粉絲應該會為心中的偶像能夠再度復出而感動萬分。

明星除了寫自傳之外,也會推出隨筆、詩集、書評。例如,從寶塚歌舞團轉戰影視圈的黑木瞳,本身寫過八本隨筆和三本詩集,最近也擔任電影導演。又如小泉今日子,平時就是喜愛讀書,三不五時會在部落格撰寫書評。二〇一五年,中央公論新社推出《小泉今日子書評集》。基於本身的知性形象,角川書店早年暑假讀書季的形象廣告都是由她擔任代言人。大江後浪推前浪,今日當紅的星野源也推出好幾本書,一時成為話題。

當紅偶像松隆子也出過和父親松本幸四郎的書信集《父女的書信集》(文春文庫)。松隆子號稱「演技派女優」,偶像劇《四重奏》再度證明她精湛的演技。早年,出演宮尾美登子改編的電視劇《藏》,令人印象深刻。相信她深知,身為一位演員要磨練演技,就是要出演舞台劇。不像電影,還有NG,舞台劇演員一上台,就要從頭演到尾。出身歌舞伎世家,一開始就跟父親松本幸四郎在銀座Saizon劇場演出《堂吉訶德》。之後,深厚獲劇場導演蜷川幸雄的提拔,出演莎翁名劇《哈姆雷特》和《十二夜》。後來也演出布萊希特名作《四川好女人》和《高加索粉筆圈》。許多電影電視劇導演要推出名作改編的戲碼,總是會想到邀請她。例如司馬遼太郎《坂上之雲》、湊佳苗《告白》、山崎豐子《命運之人》、藤澤周平《隱劍鬼爪》。期待她日後的表演。

明星出書,但有些還略懂中文。例如石田百合子石田光,小時候父親台北來上班,也曾經學過中文。多年前,福島核災之後,台灣捐助不少,使得媒體經常報導台日關係,尤其是影星跟台灣的連結。

一位日本友人,提到福岡出美女。這位跟台灣有深厚連結的田中麗奈就是出身於福岡。身為美女影星,光靠外表是不夠的,因此就要不斷挑戰各種角色。她演過時代劇、野蠻女友、邋遢的社會版記者、騙子、小三。最近,更挑戰新角色,出演女惡魔。

日本作家遠藤周作,真是紅透半邊天,雖然已經往生。除了《沉默》之外,其名作《白日的悪魔》也改編成連續劇。劇中田中麗奈飾演一位殺人的女醫生大河內葉子。回顧過去,她二十四歲應邀來台灣拍攝《幻遊傳》,地點是中影文化城。一有空,便研習中文,甚至天天寫中文日記。一度到北京發展,期待在華語電影圈發展,四年下來,卻事與願違。日後逐漸淡忘中文。回到福岡老家沉潛一陣子,不久再度復出。此後,星運一路順遂。去年剛結婚之後,再度訪問台灣。她用中文點菜,享受台灣美食,研習「八極拳」。目前,考慮家庭因素和拍片,無法分身,但很想到台灣住半年,複習中文。

顯然,日本影視圈常常玩起主角和配角的對調遊戲。像電影女主角的安藤櫻,一出演電視劇則變成配角,而過去紅極一時的戶田惠梨香,近日的偶像劇《反轉》則轉成次要角色。看來歷經起起伏伏,如同搭乘雲霄飛車,日本影星應該是視為一種常態的訓練。但有些卻願意發展另類才藝,是值得大家深思和觀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辜振豐』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