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釋憲後,我們在修法上到底還需要哪些配套?

同性婚姻釋憲後,我們在修法上到底還需要哪些配套?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跟婚姻有關的法規需要全面檢視之外,講一個最直接的,你的身分證上跟戶口名簿的『父母』欄,可能就得為了讓同性與異性婚姻在辨識上取得平等的狀態,文字就需要同步修正成雙親或其他的稱呼。

「問你喔,依照同婚釋憲的結果,意思是說現在同性要結婚就可以去結的意思嗎?」M女問。

「欸...」T女思考了幾秒,才接著開口。「這次釋憲結果應該是說他認為民法現在『實際實施的方式』有問題,也就是『行政程序上未處理同性婚姻』的方式是違憲,但是民法本身的條文不算違憲,所以才會產生『兩年後若立法院行政院若沒有任何作為的話,同性要婚姻就直接適用民法』的解釋。

因為假設認為民法內容本身就違憲,就不會有限制兩年後直接適用民法的但書,而是應該立刻廢止違憲的條文。

不過說是這樣說,實際上台灣適用的中華民國法律一直以來對婚姻的預設與想像都是建立一男一女才會結婚。民法中很多的條文都可以看得出這個前提,所以如果現在同性要結婚,去登記可能會因為行政流程還沒做好配套,而被阻撓。」

「配套?同性婚姻需要什麼配套?」M女不解。

「配套可多了呢。除了跟婚姻有關的法規需要全面檢視之外,講一個最直接的,你的身分證上跟戶口名簿的『父母』欄,可能就得為了讓同性與異性婚姻在辨識上取得平等的狀態,文字就需要同步修正成雙親或其他的稱呼。這個修正不單單只是印刷文字上的修正,連同戶政機關的電腦系統都要同步排程做更改,但要做更改就必須要有法源依據。

另外像婚姻衍生的權利,例如『婚假』、『產假』、『育嬰留職停薪假』等,這是規範在『勞工請假規則』裡面的,不屬於民法的範疇,而是勞動部的業務內容。」T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咦?同性婚姻為什麼會有產假?同志又不會生小孩...」

「誰說的,女同性戀是有可能生小孩的呀。有很多反同的人老愛說同性性行為如何如何,特別愛提肛交。我每次看都在想,現在是怎樣,同性戀都只有男的沒有女的就對了?

同性婚姻跟異性婚姻在小孩子這件事情上,最大的差異是同性婚姻不會有婚生子女。所以像他們另外一半要如何跟小孩有法律上的親子關係,這部分確實就需要靠修法來制定新的規範。」

M女若有所思道。「我不太懂,男同性戀不會自己生小孩,那確實不會有婚生子女。但你剛說女同性戀有可能生小孩,那既然會生小孩,為什麼同性婚姻不會有婚生子女?不是至少女同性戀可能會有嗎?」

「因為在法律上有明文規定,婚生子女是指因為婚姻關係受胎而生的子女。而所有關於婚生子女的法條,你會發現他都一定會寫到生父與生母。而同性戀婚姻中不可能同時有生父與生母的存在,所以雖然女同性戀有可能生下小孩,但在法律上他只能被認定為生母的小孩。所以對女同性戀的另一半,他如果要跟小孩有法律上的親子關係,就必須透過收養。」

「聽起來真的滿複雜的...我想一定有更多配套是我們想不到的。」M女撇了撇嘴。

T女點點頭。「是啊,所以為什麼尤美女會說:『同婚法案牽涉法務部、內政部、衛福部、勞動部等多個部會,必須全面檢討,且此法案應速戰速決,下會期一定要通過,否則兩年後同婚自動生效,社會反而更混亂,若同性婚姻自動生效是立法院的恥辱。』她並不是在危言聳聽,而是很務實的要面對釋憲後立法院的責任。」

「難怪我很多長期投入爭取婚姻平權的朋友會說釋憲後,是一個新戰場的開始。」

「是啊,所以其實像昨天是立法院第三會期的最後一天。看到柯建銘的發言,說『一切還是要等行政院提出版本再說』,我覺得他們就是抱持的能拖多久算多久,一點都不想要擔起立法院的政治責任。」

「在這種狀況下,我們又能再做些什麼呢?」

「不斷的跟立法院表達訴求是很重要的。像在美國,選民參與政治的其中一種方式,就是打電話,很多人打電話給國會議員,就能讓國會議員有一定的壓力。

如果覺得不想用打電話的,寫明信片也是一種方式喔。」

「但這真的有用嗎?」M女表情有些懷疑。

「如果寫的人或打電話的人很少,立委不會視為壓力,就可能沒用。但如果做的人很多,就會讓立委感受到民意的壓力。你問說有用嗎?坦白說我也不敢說一定有用,但完全都不做是一定沒用的,不是嗎?

如果我們除了談論,除了閒聊,卻連一通電話或寫一封明信片的時間都不願意付出,那也許我們該問自己的是:『我真的在意這個議題嗎?還是只是喜歡跟風而已?』」

活動網址:支持婚姻平權,來寄明信片吧!

參考資料:

本文獲蒂瑪小姐咖啡館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