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像〉優雅從容,還是恐懼緊張?觀點轉換的意外收穫

〈大衛像〉優雅從容,還是恐懼緊張?觀點轉換的意外收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強壯、英雄氣勢、自在、含情脈脈等詞,常被用來形容大衛像。但若換個角度觀看是否會產生不同評估呢?這座極具代表的雕像只要以和它同樣的高度和不同的視野研究,觀察則會截然不同。

文:艾美.赫爾曼(Amy E. Herman)

緊張的大衛像:觀點轉換

有名的暢銷書作者韋恩.戴爾博士表示他成功的祕密在於一項每日遵從的準則:「改變看事物的觀點,事物自然改變。」無論是兩腳站立的位置還是身在的處境,對於看待事物的觀點都影響極大,因此實際以不同角度分析資訊的重要不容忽視。由後方、下方、角落甚至翻頁看;或後退一步、蹲下來、踱步走走,便會發現事物往往與第一眼從單一角度的觀察有所不同。以這碗食材為例:

蔬菜園丁
Photo Credit: 方智出版
吉瑟柏・阿欽柏鐸〈蔬菜園丁〉(Giuseppe Arcimboldo, L’Ortolano, The Vegetable Gardener, 1590)

看見了什麼呢?洋蔥、紅蘿蔔、蘑菇、白蘿蔔、防風草、大蒜、一小搓薄荷、中間上方毛茸茸的東西(我查了一下才知道是栗子),還有幾種不同的菜葉,足以用來烹煮出一頓大餐了。上述的蔬菜全都放在某種反光金屬材質的深色碗中,置放在平坦的表面。現在,將這張圖顛倒來看……

蔬菜園丁
Photo Credit: 方智出版
吉瑟柏・阿欽柏鐸〈蔬菜園丁〉(Giuseppe Arcimboldo, L’Ortolano, The Vegetable Gardener, 1590)

新的觀點使影像變得截然不同,在眼前的不再是一盆蔬菜,而是一個人的輪廓。

再看一次前一張圖,那時候猜想得到有個留著鬍子的男人藏身其中嗎?如果真以不同角度觀看,包括從側面和上下顛倒來看,一定不會錯過。教學多年來,我只遇過一位這樣的學生,於哥倫比亞大學主修新聞的他會在博物館的長椅上躺下來,將頭懸在邊緣上下顛倒的欣賞畫作,我們都應該效法這種精神。

前陣子我在機場國際航廈的行李區等著一位同事,為了讓自己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更為醒目,我坐了下來。身邊每個人都在走動,提著行李,查字典和地圖,不然就是排成好多排坐著。

我靠著中央的一根柱子坐了下來。靠近地板的觀看角度讓我注意到很多本來不會留意的事物,來往的大型行李箱占滿了視野,讓我短時間快成了行李箱達人,不過我也注意到了鞋襪、腳踝上的刺青、人們走路的方式、掉了什麼東西,也有些人會緊張的抖腳。

一位小女孩發現終於有人和她視野高度相同,開心的微笑對我說話,可惜我聽不懂。她搖晃離去時將一個特殊觀點傳達給我——當你身處在陌生吵雜的環境中,身高只及他人膝蓋,也沒有人對你投以眼神時,我知道這個世界看來是何種模樣了。

這就是改變實體觀點的神奇:不僅能提供新的實際資訊,也改變了人的感知。究竟這種轉變有多大?我們一起透過分析世界聞名的藝術作品來體驗。

大衛像
Photo Credit: 方智出版
米開朗基羅〈大衛像〉(Michelangelo, David)

作品的人物、事件、地點及時間等資訊都還算充足:這座肌肉發達的裸男雕像代表的是《聖經》英雄大衛大戰歌利亞之前的模樣。雕像由一整塊白色大理石雕成,大衛面向前站立,左臂彎曲,右臂垂在一旁;手中握著彈弓與石頭,觀者於佛羅倫斯美術學院參觀時還可透過作品上方的自然日光欣賞作品。

強壯、英雄氣勢、自在、含情脈脈、若有所思、平靜,甚至飄逸等詞都常被用來形容大衛像。16世紀的歷史學家曾寫道:「沒有任何姿勢能如此自在,沒有其他作品能這般優雅,手、腳、頭部等各部位這樣協調又精心設計,顯示出藝術的最高境界。」藝術評論家曾評論:「表現出非凡的自信」,是「完美的男性」,甚至是「男性美醜的標準」。

雖然美是主觀意見,先來審視上圖的〈大衛像〉照片,看看優雅、平靜、自在等主流觀點與我們的觀察是否相符。他的臉的確看似光滑,毫無皺紋,雙唇緊閉,甚至有點上揚露出一絲微笑;站姿隨意,右肩微低,右手輕輕的擱在大腿上。

不過,若換個角度觀看是否會產生不同評估呢?這座極具代表的雕像將近十七呎高,放置於六呎高的展示台上,因此無論親眼看過雕像或是只看過類似前頁中的照片,都是隔著一些距離以正面朝上的角度觀看。若是能繞著雕像,以同樣的高度和不同的視野研究,觀察則會截然不同。

若是將視線提高並拉近便會發現大衛平靜從容的模樣消失了。採米開朗基羅雕刻時的角度從上往下看,會發現雕像一臉緊張,鼻孔微張,雙眼睜大,眉間的肌肉緊繃著;近一點則會看到大衛的眼神凝重,看似擔憂。360度的電腦研究顯示出雕像看似從容的另一面——全身看得到的肌肉都緊繃著。佛羅倫斯大學解剖學教授深信,雕像的每個細部「都展現了相互交織的恐懼、緊張和敵意」。

近距離的檢視也粉碎了大衛軀體的完美形象,因為他其實有點鬥雞眼和斜視;頭有部分過於扁平,身體比例也不太正常;手異常地大,生殖器的大小卻不合比例;頭相對於身體過大,佛羅倫斯的醫師甚至發現他的背部少了一塊肌肉。

大衛像
Photo Credit: 方智出版
米開朗基羅〈大衛像〉細部(Michelangelo, David, 1501-1504)
大衛像
Photo Credit: 方智出版
米開朗基羅〈大衛像〉

新的觀看角度也引出了其他令人質疑的「事實」,例如握在右手中的石頭。由後方觀察可發現指間小小扁扁的柱狀,有些人認為不是石頭而是彈弓的弓。大衛的手緊握住這個物品,我們因而看不清楚,正如史妲個人助理提著的袋子一樣,無法單憑形狀猜測究竟是什麼。

在此也要考慮一個許多人常忽略的觀點:藝術家本身。米開朗基羅希望人們怎麼看待〈大衛像〉?許多學者認為雕像的擺置有誤,要真正站在〈大衛像〉面前,得改站到一旁與他的視線相交。雕像之所以會面朝現在的方向是因為1504年時佛羅倫斯的城市領袖共同決定,雕像「凶惡的眼神與敵意」不應該投注在「平靜的路人」上,而要針對該城市真正的敵人——羅馬。

無論米開朗基羅當初的想法為何,〈大衛像〉一開始設置於戶外時便是背對著維奇奧宮,擺放角度使他的視線落在義大利後來的首都。1873年雕像移入室內時便維持了同樣的放置角度,不過博物館內位於雕像右方的柱子與其他展示阻擋了完整的正面視野。

史丹福大學的「數位米開朗基羅計畫」提供了數位化的方案,讓人們終於能運用不同的視線欣賞〈大衛像〉。這樣全新觀點使得雕像好似脫胎換骨,引起觀者不同的注意:腹部的凹凸更為醒目,肩上的彈弓較清楚可見,後腦的卷髮變得明顯,觀者的目光焦點也從生殖器提高到臉部。

從米開朗基羅的角度觀察,便能了解雕像肢體的不甚完美是刻意的。學者認為大衛的兩眼視線之所以不一致,是由於深諳數學的米開朗基羅刻意玩的觀點遊戲,因為他知道觀者多會站在地面由下朝上欣賞,如此看來便會使雙眼協調了。

唯有近距離仔細地檢視才會看見大衛手上的血管、指甲的長度、左腳第一根與第二根腳趾之間的間隔。腳趾頭間隔這種小事有何重要?調查案件時,屍體與證據的確切位置,周遭環境的任何一樣物品都不容輕忽;除此之外,細微的實體資料在其他領域也相當重要:製造業、醫療界、歸檔工作、保險理賠調查、在飛機上找出「可協助撤離作業的乘客」等。

現在談到的腳趾間縫隙也有其重要性,因為四肢器官中這樣特別的分隔是米開朗基羅作品的標誌,大衛的背部並未刻著他的名字,所以腳趾間隔便是雕像為真跡的證明,若是沒從各角度觀察便不會發現這點。

二次世界大戰時期,飛官為了彼此提醒要時時留意各方向,創出了眼觀四面的口號,現在軍中依然沿用(聽說足球教練也很常使用)。我們不能基於習慣只向前看,還得時時轉換觀點,如此有助於搜尋更多資訊,了解事情發展,看到遺漏的線索,找出正確的方向、真正的動機,甚至能因此脫困。

我個人會運用從聯邦調查局學來的眼觀四面實用技巧。調查局訓練探員進入陌生的環境要常轉身留意身後的狀況,不熟悉的城市街道、空地、甚至機場停車場等,因為這些可能都是離開時的退路。疏忽了這點,每當離開或要循原路回去時,例如購物中心進行民眾撤離等緊急狀況,可能會因場景不同而失去方向。有意識的在一進入新環境時便留意場地在不同角度下的樣子,有助於將周遭環境拼湊成完整的影像,無論朝哪個方向前進,回憶起來都較容易。

相關書摘 ▶你在這幅作品裡看到了什麼?「感知濾鏡」影響我們觀看世界的角度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看出關鍵:FBI、CIA、全美百大企業都在學的感知與溝通技術》,方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艾美.赫爾曼(Amy E. Herman)
譯者:陳繪茹

本書作者赫爾曼的這套訓練「感知能力」與「溝通技巧」課程,證明了研究畢卡索、莫內、馬諦斯等人的作品,可幫助警察解決謀殺案、為企業省下數百萬美元、讓你對孩子的注意力缺失症有所警覺,甚至幫你認出剛偷了你皮夾的扒手。

十多年來,她訓練美國各領域的專家提升視覺智能,她的課程不僅能帶你發現遺漏的事物、減少因溝通不良而必須付出的昂貴代價;還能讓你突破各種「視盲」,提升記憶力、專注力、決策力、洞察力以及將大腦的功能運用到極致。本書與其他心理學家的作品不同之處在於,不僅會談到大腦的功能和如何將其運用到極致,並且還能從中親身體驗,曾有人吃驚:「好像換了一雙眼睛一樣!」

看出關鍵
Photo Credit: 方智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