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乎賺錢或考上好大學的Maker精神,正是未來需要的人才

無關乎賺錢或考上好大學的Maker精神,正是未來需要的人才
Photo Credit:Mitch Altman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美合辦的「綠色電子:中美創客挑戰賽」,Maker精神將衝擊中國

與談者:Jonathan Landreth,受訪者:Emily Parker|翻譯:吳玟潔

(編按:中國將Maker翻譯為「創客」,台灣則是使用「自造者」,本文保留活動名稱用創客,其他時候則用自造者)

由Emily Parker所發起的「綠色電子:中美創客挑戰賽」(Green Electronics: A US-China Maker Challenge),前所未見地與新美國基金會、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華盛頓郵報旗下Slate雜誌、北京清華大學及遍布中國與美國的自造者空間共同合辦。

中美兩國的電子廢棄物製造量高居世界之首,而這場挑戰賽將邀請自造者們為「廢棄物」重新定義,必須使用老舊的電子器材創造出新玩意。比賽平台為線上DIY教學網站 Instructables,並由《Wired》雜誌前主編Chris Anderson、MIT媒體實驗室管理者伊藤穰一,以及清華大學電機工程與應用電子技術系教授孫宏斌,擔任比賽評審。

green

自造者們在網路上或現實生活中彼此交流分享,並免費公開製作方法,教其他人怎麼重製自己的發明。(Photo Credit:China File)

Jonathan Landreth: 自造者與企業家的差別是什麼?

Emily Parker:自造者是指任何製造各樣東西的人,有的做機器人,有的可能做珠寶。以往自造者給大家的印象是關在自己的地下室內發明東西,現在,越來越多自造者集結在自造者空間,互相分享好點子,一起動手把想法付諸現實。這裡必須澄清的是,有些自造者喜歡自稱 「hacker」勝過 「maker」,而我稱他們為「maker」,是因為現在有些美國人聽到「Chinese hackers」就會聯想到比較負面的形象。

Chris Anderson將自造者運動定義為「網路世代不再只是做出平面的圖像,更進一步動手做出實體的東西。」自造者們還有個特點是在網路上發表自己的作品,將製作步驟公開,讓其他人可以效法企劃。當然,有些自造者也身兼企業家的身分。例如:在Kickstarter網站上募集創業資金或在Etsy網站販售自己作品的自造者們。但不是每個人目標都是成為企業家,有些人單純是想藉此學習、找樂子或是東敲西打一番。與美國相比,中國的自造者運動帶有較強烈的創業性質。

4931352657_dce54b5922_b

2010年舉辦在非洲奈洛比的自造者博覽會。Photo Credit:Maker Faire Africa CC BY 2.0

在中國,許多東西被回收再利用,這跟自造者運動之間有什麼關聯?

我曾經參觀過中國的自造者空間,發現那裏有很多老舊的電子儀器,這些舊器材就是自造客們發明東西的材料,而這也是綠色電子挑戰賽的發想起源。我們發現,自造者們可以將舊物新用,於是想到,為何不好好利用這樣的Maker精神,邀請自造者動手讓原先被視為垃圾的電子廢棄物脫胎換骨,以新功能、新面貌重生?

贏得最大獎的作品是一個「數位書桌」,但我覺得它看起來就只是個中間嵌入電腦螢幕的書桌。它受到評審青睞的原因是?

數位繪圖書桌的基本架構是從一個大型觸控平板(又稱Cintiq)與普通書桌結合而成,製作材料為戴爾電腦21吋螢幕及一塊數位繪圖板(Wacom Intuos3 XL)。

iPhone的價格在中國仍然很昂貴,因此民眾想買到便宜又新穎的電子產品不像在西方國家這麼容易。

善用二手電子產品也許是減少荷包失血的方法之一,而其中一個得獎的作品就是利用DVD播放器和老舊手錶零件做出一個原子力顯微鏡。參賽者表示他自製的顯微鏡只需花費500到1000美元,市面上卻要價上千美元。

5695067796_d2c315d695_b

攝於多倫多的小型自造者博覽會。Photo Credit:wd wilson CC BY 2.0

為什麼比賽有英文和中文兩個版本?

這場挑戰賽是由中美雙方合辦,因此才有中英兩個版本。中英文參賽作品會分開評選,這是因為比賽宗旨是促進中美更長遠的合作關係,而不是互相競爭。其實中美雙方若要進行網路或科技主題的合作企劃,會有一定程度的難度,因為關乎一些敏感議題,如網路自由、網路安全及智慧財產權,但自造者運動卻是中美雙方可有一共同目標。

比賽是在第一個自造者網站上Instructables舉辦,這對來自中國的自造者們來說,是將作品登上國際舞台的好機會。

你認為對中國的自造者而言,《Wired》雜誌主編Chris Anderson是英雄般的人物?

Chris Anderson 的著作《自造者時代- 啟動人人製造的第三次工業革命》(Makers: The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在中國引起廣大迴響,我還是從中國的自造者社群才輾轉得知這本書!我也看過中國媒體將他視為一位重量級人物,而這次挑戰賽有幸邀請到Anderson來擔任評審,相信對中國自造者們來說有很大的吸引力。

中國官員似乎也很喜歡Anderson的著作;他們深知中國未來應著重於發展創新及設計,而非傳統製造業,而這正與Anderson所提倡的新工業革命不謀而合,中國政府在自造者運動中看見未來發展的契機,因此也大力支持。

可否向我們介紹中國自造者界的明日之星?

請容我偏心,為大家介紹比賽主要的中方合作夥伴,中個第一個自造者空間「新車間」、深圳矽遞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出乎我們意料在自造者教育投入許多資金的北京清華大學。除此之外,在這場挑戰賽中共襄盛舉的還有許多自造者空間,例如Beijing Makerspace

Anderson著作標題中包含「革命」一詞,你先前也提到過清華大學是不同於一般的合作對象。另外,在一篇關於政府干涉自造者運動的文章,你提到當一件事聚集超過三萬人,最好就要經過政府許可,這樣看來,中國自造者運動發展是否步步為營?

簡單來講,並不會。雖然「革命」一詞在中國如同雙面刃,且中國政府向來對集體行為特別敏感,自造者運動仍不會遭到迫害,因為中國政府將之視為一個促進經濟發展的機會,而非政治運動。

需要關注的問題是,從上而下領導自造者運動是否會壓抑了一般大眾的發揮空間?畢竟,自造者運動的核心理念是勇於冒險、創意、個人、創新,這些概念似乎都和中國共產黨的形象相去甚遠。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