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雖已遠離,但沒有人該忘記這場《伊波拉戰疫》

疫情雖已遠離,但沒有人該忘記這場《伊波拉戰疫》
圖片來源:《伊波拉戰疫》預告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紀錄片《伊波拉戰疫》中,伊波拉緊急項目統籌亨利.格雷,道出了史無前例的伊波拉疫情爆發之時,一個國際人道救援組織的孤立無援,以及身在第一線卻救不了病人的無力感。

「我們請求每一個人,我們請求其他非政府組織,我們要求各國政府、民政當局和軍隊,但是沒有人來。」

「因此,我們陷入一個情況,就是不得不將病人拒於門外,人們繼續在社區中和治療中心的門外死去。」

在紀錄片《伊波拉戰疫》(Affliction)中,伊波拉緊急項目統籌亨利.格雷(Henry Gray),道出了史無前例的伊波拉疫情爆發之時,一個國際人道救援組織的孤立無援,以及身在第一線卻救不了病人的無力感。

這場伊波拉疫情在西非共奪走超過11,300個生命、其中包括500名醫療人員,除了感染人數空前,且發生地點在人口往來頻繁的重要城市地區,當地孱弱的醫療系統與設施難以控制疫情,因此這場疫情重創幾內亞、賴比瑞亞與獅子山共和國三國。但更可怕之處在於,因為長期以來缺乏有效的伊波拉病毒治療方式,感染後死亡率可高達90%。感染伊波拉的病人,雖然在無國界醫生的支持性治療(即是治療各種症狀)下,病人死亡率可降至五成左右,但是對於這三個之前從未發生過伊波拉的國家而言,不只足以讓當地民眾陷入恐慌,連醫療人員也陷入隨時會染病的龐大壓力。

2
圖片來源:《伊波拉戰疫》預告片截圖

紀錄片《伊波拉戰疫》的導演彼德.卡薩(Peter Casaer)曾在無國界醫生前線項目及總部擔任管理職位,擁有豐富的國際人道救援經驗。在這場疫情爆發之時,他得以不受限制的採訪無國界醫生在抗疫前線的救援團隊,並近身接觸到伊波拉病人。

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Doctors Without Borders/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簡稱MSF)近年已累積不少處理零星伊波拉疫情的經驗,在2014年爆發的這場疫情之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為了回應這場伊波拉疫情,無國界醫生派出近4,000名當地員工以及325名國際救援人員,疫情期間共收治了10,376名病人,其中5,226名是確診病例,佔全球確診病例中的三分之一。不只是無國界醫生整個組織已將人力與資源推到極限,在前線工作的個別救援人員也筋疲力盡。這些第一線的觀察與掙扎,都在紀錄片《伊波拉戰疫》中真實呈現。

3
圖片來源:《伊波拉戰疫》預告片截圖

在紀錄片《伊波拉戰疫》中,你可以看到無國界醫生是如何建立起一套標準守則,設立伊波拉治療中心,在有效提供病人支持性治療的同時,也能避免專業醫療人員的折損。在伊波拉治療中心的救援人員,在穿、脫防護衣的每一步都會受到詳細指示,每個步驟都需經過氯水消毒。進入治療中心也需要與夥伴成對進入、相互照應,並在防護衣上寫上進入治療中心的時間,以免在炎熱的氣候下,身著不透氣的防護衣,導致脫水而意識不清。

這場疫情最終在2016年6月宣告結束,但病毒肆虐之處,已在人們心中留下不可忽視的恐懼與傷痕;幸運挺過伊波拉而存活過來的病人,此刻仍在忍受疾病帶來的後遺症,甚至因為汙名化,再也回不去原本居住的社區。對於一個國際救援組織來說,無國界醫生也常有力有未逮的時刻,這些難題在當時組織所面對的情境中,並沒有簡單的解決方案;而唯一可能找到解答的機會在未來,

人們必須從過去汲取經驗,並從現在開始討論,未來該如何應對這類緊急事件。

活動資訊

看完文章還意猶未盡,想親身欣賞《伊波拉戰疫》嗎?這部紀錄片將會於6月23日至6月25日於光點華山電影館舉辦的「無國界醫生電影週末」放映,5月26日將開放索票,有興趣的觀眾可上活動網站了解更多資訊。

  • 時間:2017年6月23日(五)到6月25日(日)
  • 地點:光點華山電影館A One廳(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近捷運忠孝新生站)
  • 線上索票開放時間:2017年5月26日
  • 活動網站:http://www.msffilmweekend.com(場次與索票)
海報_伊波拉戰疫
Photo Credit:無國界醫生

本文經無國界醫生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