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八年級生而言,「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比「想賺大錢養活自己」更重要

對八年級生而言,「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比「想賺大錢養活自己」更重要
Photo Credit: GotCredit@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工作間的待遇差異與專業知識的門檻影響日趨降低,我認為工作本身的待遇及未來就業的型態對八年級生職涯選擇的影響度應逐漸降低,而主要影響八年級生選填科系、職涯的因素,將是未來對於理想人生、自我實現需求的滿足,亦即對八年級生而言,「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會遠比「想賺大錢養活自己」來得重要。

文:劉昌豪(醫學生)

在現今,「年輕人沒有競爭力」、「年輕人吃不了苦」好像成了一種理所當然的事,每當有知名企業的管理者、長輩出現在媒體前談到年輕世代,總脫不了這幾個論點(長輩語錄2017最新收錄的名言是「年輕人太會花錢」)。然而,年輕世代是否真如這些輿論所述,那般缺乏建樹?

我不是個涉世過深的人,但我想以一個民國80年代出生,年齡相仿的同輩正就讀大學或剛進入職場的人的觀點,為我們這個世代說一些話。

五、六年級生是受時代眷顧的人

我們的上個世代,民國50、60年代,是個經濟正在起飛卻仍困頓,生活品質持續上升但還不足以令人產生「小確幸」的年代。大學學歷在當時還是稀有財,多數在那個時代出生成長的人們想的,是如何在學歷上勝過別人一籌、用努力謀得的學歷在社會上掙得一份社會地位與收入較高的職業並從此以後安居樂業,不必再像小時候一樣過著困苦的生活。

幸運地是,民國70、80年代台灣正好搭上經濟起飛的順風車,許多新興產業市場出現並等待擁有大學學歷的新鮮人挖掘、開發。在此時,凡是大學畢業的人不難找到一份待遇不錯的工作,若是想創業也因為許多新興產業並未被開發、亦未面臨國際化的競爭,許多點子都能快速地轉化為具有產值的新創產業,這群人充份地享有先行者優勢並且如他們所願地安居樂業。

他們是受時代眷顧的人,只要願意努力,不論是擁有學歷的人在社會上從事具專業門檻的工作、擁有冒險精神的人開發並投資新創產業,或願意吃苦耐勞的人從事基層的勞動工作,都能搭上經濟起飛的順風車,獲得不錯的生活品質。然而,其中某些人似乎以為世界就此停止運轉了。

成也時代,敗也時代

緊接著經濟起飛的,是國際化以及網路世代的到來。網路讓資訊的流通無比迅速、國際化讓商品的貿易限制日益減低。這兩者的發生意謂著台灣的產業被迫直接面臨各國商品的競爭,也因為比較利益法則致使生產效益不如外國的產業在國際化的競爭下必須謀求生存之道:多數企業採取的作法是壓低人事成本讓利潤提昇(我想這也是台灣近20年的平均工資沒有顯著上升的原因之一)。

歐盟 European countries 3d illustration - european continent marked with flags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1990年代全民健保的實施讓醫療勞動條件惡化,2008年的金融風暴更是對台灣社會帶來無比的恐慌及衝擊。與此同時,大學學歷的泛濫、四技、五專、二專升格成科大後亦讓大專以上學歷不再是稀有財。然而,社會基層的勞動工作仍必須有人從事(這大概是長輩很喜歡用「OO系畢業以後要去賣雞排」恐嚇年輕人的原因。試想:當大專以上學歷幾乎是人皆有之時,二十年後哪個雞排店的老闆沒有大專學歷?),因此社會上亦出現許多學歷高但卻從事基層勞動的人。

當高等學歷不再具備稀少性,高學歷人才的價值亦隨之降低,最後造成的結果,便是不論是否從事有專業知識需求或門檻的工作,時薪和從事基層勞動者的差異並不大(例如:某些連鎖餐飲業召募基層員工或內外場服務員,開出的月薪有34K,大多數要求大學學歷的工作亦只有30-40K,即便是醫師的薪水換算成時薪後,也和這些數字相去不遠)。

環境差異讓升學與現實脫節

這便是八年級生面對的時代:當學歷的價值不再如過去重要、當從事大多數現在已穩定存在的產業或工作的薪資、待遇相去不遠(頂多因為資訊不對稱而有些差異,若是存在勞動條件過於惡劣的工作,可能會被勞動市場淘汰),我們人生的目標和志願便不能再任意套用「考上好大學 → 從事具備專業知識的工作 → 擁有一份薪資高、社會地位不錯的工作」這樣的模式。

然而,家長卻常常用過去的這套「標準人生模型」來要求自己的兒女,造成的結果便是當孩子好不容易通過了義務教育階段來到大學,開始觸碰到職場、專業知識與未來的生涯時,顯得格外無所適從:大學所學未必是他們感興趣的領域、未來的就業選擇多數無法運用大學累積的專業、工作的薪資常常無法令人滿意。

於是許多大學生便選擇維持自己在義務教育時期的生存模式:在大學期間把課業讀過甚至儘可能地考高分、參加各式各樣的活動(儘管某些活動意義不明)作為調劑,然後畢業以後多念兩年碩士,多在校園裡面躲兩年不想太早面對未知的世界。

於是世代間對於「就業」、「人生」追求的本質差異讓整個台灣陷入世代對立、仇視的困境:年長者批評年輕世代吃不了苦、草莓族,而年輕世代批評社會上掌握資源的人沒有把資源分配給年輕族群、資源掌握者不重視人才讓他們對於進入社會產生莫名的懼怕。

generation gap
Photo Credit:Allen Lee@flickr CC BY-NC-ND 2.0

所以你覺得,都是時代的錯?

行文至此,讀者不免產生這樣的困惑:你這不是把所有問題都一味地歸咎於環境、時代,卻毫不檢討自己嗎?是的,到目前為止,我確實把所有問題都歸咎於時代,但這並不代表一個不利於年輕世代發展的環境中,年輕世代的失敗是一種必然。

意即,我們應該認清「現在的大環境不利於年輕世代的發展」這項事實,並避免將過去的環境狀況錯誤套用到現在的環境上(最常見的例子是「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爭氣,想當年我也是OOXX打拚才有了現在的成就!」)。

但我們也不應該因為環境限制便妄自菲薄地認定自己沒有成功的可能性,就如看著鮭魚逆流而上的蔣公最終成功殖民台灣。那麼7、80甚至90年代後出生的年輕世代,究竟該如何因應高等學歷貶值、勞動條件長期不見起色、不同職涯的待遇與發展相去不遠呢?

雖然目前對於零資本的年輕世代而言,很難在不超時工作及維持基本生活品質的狀況下輕易累積一筆可觀的資本,但同樣地,多數的年輕世代在社會中亦不難找到一份維持基本生活所需的工作(遺憾地是,擁有自己的不動產在台灣不能說是維持基本生活所需)。

當工作間的待遇差異減低、專業知識的門檻影響日趨降低,我認為工作本身的待遇及未來就業的型態對八年級生職涯選擇的影響度應逐漸降低,而主要影響八年級生選填科系、職涯的因素,將是未來對於理想人生、自我實現需求的滿足,亦即對八年級生而言,「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會遠比「想賺大錢養活自己」來得重要。

這並不代表過去時代的人們面對生涯抉擇時只想著賺錢卻不考慮自我實現,而是在工作間差異漸小、生活品質的追求難以顯著提昇的世代中,我認為年輕世代應該著眼的不再是輕鬆賺大錢的工作(儘管這類工作很可能不存在於世上),而是如何找出自己人生的價值,並且以自己的人生價值為追求目標思考適合自己的大學科系。這樣的轉變不單單只是在難以撼動大環境下的消極應對方式,更是為自己人生增值並滿足自我實現,一個理想的人生模型。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