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歐盟鬆口氣,歐洲民粹勢力瓦解?好戲還在後頭

德國、歐盟鬆口氣,歐洲民粹勢力瓦解?好戲還在後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克宏的當選讓德國和歐盟鬆了一口氣,但只要歐盟經濟成長遲緩現象不改、移民、難民問題不解,歐洲的政治極端派對當權派的進逼就不會停歇。

文:拉赫曼(Gideon Rachman)|財訊雙週刊 第529期

法國總統大選期間,極右派候選人勒龐(Marine Le Pen)不斷將她的出馬競選與川普在美國勝出、脫歐派在英國告捷連為一談;她預言,自己獲勝會是震撼西方當權派、挑戰政治建制的第三枚震撼彈。

歐洲右派屢遭挫敗

今年初,多位學者專家和政要預言,2016年席捲英美的反當權派浪潮,可能在2017年不費吹灰之力吞沒歐洲大陸。反歐主義權威古德溫(Matthew Goodwin)教授預言:「你若以為2016年是民粹發威高潮,那是沒看見好戲還在後頭。」德國外長賈伯瑞(Sigmar Gabriel)也警告,法國和荷蘭大選若走錯一步,歐盟可能隨即四分五裂。

如今,勒龐挫敗,歐洲的政治當權派如釋重負,德國與歐盟已同聲由衷地向法國總統當選人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致賀。然而,一如當初認為民粹主義勢將橫掃歐洲是錯誤的,認為西方當權派從此可以高枕無憂,同樣也是錯誤的。推動英美民粹抬頭的勢力方興未艾,滋養歐洲大陸民粹運動的因素也仍在;除非助長民粹現象的經濟、政治和安全問題,主流派政要能夠有效處理,否則歐洲政治中心的分化威脅隨時會捲土重來。

目前看來,歐洲的現狀至少眼前可維持。對歐洲大陸反當權黨派來說,勒龐的敗北,是民粹逆襲開始遭到挫敗的環節之一。最近幾個月,歐盟的民粹勢力都嘗到失敗的滋味——去年12月,奧地利右派自由黨的霍費爾(Norbert Hofer)在第二輪總統選舉中,以46%得票率認輸;今年3月,荷蘭的極右派自由黨在國會選舉中得票率僅13%,未被納入政黨共組聯合政府的政治協商中。

極右派勢力原本寄望在法國選舉大放異彩。法國過去18個月飽受恐怖攻擊,239人被奪去生命;國內族群關係緊張,失業率居高不下,但勒龐努力洗刷旗下「國民陣線」的形象功敗垂成——在第一輪總統大選中,有近50%的選民支持反當權派候選人,在第二輪投票,她卻未能把這些選票統合到她的口袋裡。

目前看來,民粹勢力正在退潮,但德國9月的大選會是下一個測試點。梅克爾總理於2015年宣布德國要接受一百萬難民時,許多人預測極右派的支持率會暴漲,反移民的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 AfD)民調支持度一度轉強,但隨著難民潮的緩歇及另類選擇黨後來陷入內鬥,人氣隨即下滑,最新民調支持度只有8%。

中間黨派壓力沉重

雖然歐盟當權派對馬克宏的勝選額手稱慶,卻不能掩蓋政治極端勢力仍在歐洲攻城略地,而中間陣營卻山頭各立。勒龐第二輪有34%的得票率,是她父親2002年出馬競選總統得票率18%的兩倍。目前看來,國民陣線在6月的國會大選可能會有重大突破,一旦在國會取得可觀席次,國民陣線的曝光率、合法性便水漲船高。在德國,另類選擇黨也可能突破5%得票率的門檻規定,取得國會席位;屆時,德國國會就將出現1945年來首見的極右派議員。

截至目前,雖然西歐大國中並未出現民粹黨上台,但明年初可能舉行國會選舉的義大利,情勢可能生變。目前,反建制的「五星運動」在一些民調中領先,該政黨雖不像法國的國民陣線有法西斯淵源,但在笑匠出身的格里羅(Beppe Grillo)領導下,他的激進色彩多少被掩飾住了——格里羅親俄、反資本主義與敵視歐盟,與歐洲其他的民粹黨派如出一轍。

義大利的主要反對黨本質上都是反歐的。格里羅對馬克宏的勝選表示失望和敵意,指他是「不可能的貨幣的奴才」。與勒龐一樣,五星運動主張對是否留在歐盟舉行公投,因此一旦他上台掌權,金融市場對歐盟分裂的憂慮會立刻重新浮現。

像五星運動這一類政黨會興起,凸顯出歐洲傳統的政治核心在逐漸裂解。這印證在法國社會黨派和中間偏右黨派身上——社會黨候選人哈蒙(Benoit Hamon)在第一輪總統大選中得票率只有0.36%;荷蘭工黨在近幾次的選舉中幾乎全被掃地出門,得票率僅5.3%,失去原有的三分之二國會席位;英國工黨在六月八日進行的大選中似乎會慘敗;西班牙執政黨雖然最近貪瀆醜聞連連、國內經濟蕭條不振,在野的工黨卻在最近的選舉中創下新低紀錄。

RTX3394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東歐民粹勢力更甚西歐

荷蘭工黨一名領袖說:「在目前的情況下,你不是護衛當道者,就是誓言要摧毀它,當一個改革派已經不受歡迎了。」馬克宏的勝利可能緩解一些這種悲觀看法,但他之所以能成功,也是因為他脫離了當權派系另立門戶;他的例子證明,歐洲的政治情緒是如何變化多端。

諷刺的是,就算當權派能維持住權力,多少也是因為他們擁抱民粹主題。荷蘭自由民主人民黨籍總理呂特(Mark Rutte)在移民議題上採取嚴格的主張,以藉此吸引自由黨選票。在英國,梅伊(Theresa May)領導的保守黨力圖拉攏原先恐歐的獨立黨,而且吸收獨立黨的「硬脫歐」政見,獨立黨原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也因而指控梅伊剽竊他的點子。

民粹黨派雖未稱霸西歐,但在東歐卻不是這麼回事。波蘭與匈牙利都是民族主義黨派執政,與法國的國民陣線和荷蘭的自由黨稱兄道弟,若干政見所見略同;他們對伊斯蘭的恐懼、對歐盟的敵意、對主流媒體的懷疑、對全球化的抵擋,甚至對川普的仰慕更是有志一同。

前景是否光明,主要還是決定在歐洲經濟成長能否加速。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近日宣稱,歐盟經濟與就業機會成長率快過美國。歐元區今年第一季的成績是0.5%,的確比美國和英國都快;但要在年輕人高失業率問題上有所改善,還需要時間。當前,法國年輕人失業率是25%、義大利35%、西班牙40%。勒龐在年輕選民族群中得票率表現優異,這對法國未來的政治穩定不是一個好兆頭。有趣的是,英國支持脫歐者則以老人居多。

歐盟許多國家的高額債務,也不利於這些國家降低失業率。容克曾警告說:「法國花太多錢,而且花在不對的地方。」

礙於撙節措施的延續,加上機器人和人工智慧的推進,就業率或薪資要迅速擴張,確實不是那麼容易。經濟不安全的問題持續,民粹就有舞台。

難解的難民、移民潮

歐洲人社會與生存問題上的不安全感,也會增加民粹黨派的吸引力。源自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聖戰號召力在歐洲抬頭與網路言論的激化,顯示歐洲會繼續受到偶發性的恐怖攻擊,這又會進一步提高歐洲人對中東與非洲移民的恐懼與猜忌。然而,難民與非法移民潮一時可能停不了,從敘利亞、伊拉克到葉門,中東政治秩序繼續崩壞,難民潮就將源源不斷。

此外,非洲人口在2050年可能倍增至24億,一邊是貧窮、年輕與多人口的非洲,一邊是富裕和老化的歐洲 ,大量移民從非洲湧向歐洲勢所難免,歐洲接下來會出現怎樣的政治反彈,也不難想見。

然而,儘管纏繞著不安全感、面對移民與難民潮,歐洲選民展現出的韌性和冷靜,超過政治名嘴和政治人物的預期。許多人預期,勒龐會因法國人對恐怖主義的畏懼而當選,連當今白宮的主人也不例外。川普在法國選前在推特發文說:「巴黎再遭一次恐怖攻擊,法國人就不會再容忍,對總統選舉定有大影響。」川普對法國選民情緒的分析,顯然看走眼。

勒龐第二輪的表現不如民調,巴黎人90%都投了馬克宏一票,顯示哀悼全球化歐洲自由民主已死的訃聞,至少目前暫時還會存檔不發。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