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少了7個邦交國也沒在怕?最大的輸家其實不是「卡達」

一天少了7個邦交國也沒在怕?最大的輸家其實不是「卡達」
Photo Credit:John Taggart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次斷交,不僅讓卡達航空失去了航線收入,周邊空域的關閉,更迫使他們必須繞道而行,這勢必增加燃油和時間成本。」也讓國家之間的鬥氣,反使卡達航空成為最大輸家。

(中央社)
沙烏地、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葉門、利比亞及馬爾地夫等7國稱卡達支持恐怖主義而與之斷交,造成橫跨波斯灣區域的空中交通瀕臨瓦解。

路透社報導,沙烏地阿拉伯5日禁止卡達的航空公司進入空域,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國營的阿提哈德航空(Etihad Airways)及另一阿聯酋航空(Emirates Airline)也表示,6日上午起暫停所有往返卡達首都杜哈(Doha)的航班,直到獲得進一步指示。

卡達是全球性航空公司卡達航空(Qatar Airways)的大本營,也是波斯灣地區許多機場連結國際航線的主要樞紐。以卡達最主要的哈麥德國際機場(Hamad International Airport)為例,據哈麥德機場的官網,今年1到3月他們共服務約980萬名旅客。

位於墨爾本的航空業智庫「亞太航空中心」(CAPACentre for Aviation)資深分析師何頓(Will Horton)說:「這次的衝擊,將遠比卡達航空無法降落像沙烏地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地還大,因為像沙、阿等國的市場,已成為交通轉運的重要源頭。」

他說:「利雅德的乘客可能無法經杜哈前往曼谷,杜拜的乘客將無法經杜哈到倫敦。」

這次最嚴厲的設限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的民航總局(GACA),該局禁止所有卡達班機降落沙國機場、不准飛越沙國空域,也禁止沙國的商業與私人的駕駛員為卡達服務。

航空公司方面,埃及航空(EgyptAir)、杜拜航空(flydubai)、與阿提哈德航空(Etihad)及阿聯酋航空(Emirates)聯營的巴林海灣航空(Gulf Air)等多家業者也表示,將中止往返杜哈的所有航班;卡達航空則在官網表示,中止全部飛往沙烏地的航班。

中時報導,多次榮獲「全球最佳航空公司」獎項的卡達航空一夕之間有至少52條常規航線遭切斷,目前初估至少造成3成的營收受損。航空分析師馬丁(Mark Martin)認為,「此次斷交,不僅讓卡達航空失去了航線收入,周邊空域的關閉,更迫使他們必須繞道而行,這勢必增加燃油和時間成本。」也讓國家之間的鬥氣,反使卡達航空成為最大輸家。

卡達航空於1993年成立,於1994年1月20日起正式開始商業飛行。成立初期,公司由卡達部分皇室成員控股。1997年4月,由Akbar Al Baker率領的一個新管理團隊獲得公司管理權。現在,卡達航空由卡達政府和個人投資者各佔50%股份。

目前已開通全球約150個城市的航線,並是全世界7間Skytrax五星級航空公司之一。重金投資西班牙足球聯賽豪門巴塞隆納隊(FC Barcelona),更讓卡達航空知名度大開。

卡達掀起搶購潮 民眾掃空貨架

實際上導致食物運送受阻後,引發卡達民眾斷糧恐慌,首都杜哈商家今天如臨大敵,許多貨架上民生品隨即被搶購一空

沙烏地阿拉伯是卡達唯一陸上鄰國,而卡達非常依賴食物進口,大部分來自波斯灣國家。

法新社報導,多國斷交消息傳出數小時後,卡達首都杜哈最繁忙購物區之一的「城市中心」(City Center)商場家樂福(Carrefour)超市出現排隊人潮。

購物民眾的手推車和籃子滿滿商品堆如小山,架上的牛奶、米飯和雞肉等民生食品被搶購一空。

「阿拉伯新聞報」(Arab News)推特寫道:「沙烏地邊境關閉後,卡達民眾『恐慌性購買』食物。」推特用戶@IvanAtHome也留言:「卡達出現恐慌,民眾搶購食物和民生必需品。真是非常悲傷。」

數以百計民眾拚命尋找商家搶購民生品,斯里蘭卡人艾茲爾(Azir)表示,家鄉的親人好友看電視新聞後紛紛打電話關心。他說:「我當時在睡覺,我家人從斯里蘭卡打給我把我叫醒。」艾茲爾也到商店搶購,他的手推車堆滿尿布,是為了他18個月大的小孩。「我因為這場危機而來這裡。」

來自黎巴嫩的厄尼斯特(Ernest)表示,他心想自己必須去買東西,因為其他人會衝去店家搶購。

為防搶購潮蔓延,卡達政府發出聲明,表示海路和空運進口將維持開放,呼籲民眾沒必要恐慌。

中東地區恐損數十億美元

卡達與波斯灣鄰國陷入外交風暴,貿易和投資減緩恐導致雙方損失數十億美元,也將使這個地區在對抗低油價之際,融資得付出更多代價。

路透社報導,沙烏地阿拉伯、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巴林等7個國家決定斷絕與卡達之間的陸海空往來,主權財富基金規模估計達到3350億美元(約新台幣12.8兆元)的卡達,似乎能夠避免陷入經濟危機。

卡達新擴建的港口設施,意味這個富裕小國能維持液化天然氣出口,也能讓過去經由與沙國國土邊界輸入的海運貨物進口;卡達4月份液態天然氣輸出的貿易順差達27億美元。

然而,假如這場外交風暴持續數個月,卡達部分經濟產業仍可能遭遇重創,卡達股市5日收盤暴跌逾7%,追蹤卡達股市的大型指數股票型基金(ETF)亦重挫逾9%。

卡達政府在海內外融資,為2022年主辦世界盃足球賽斥資2000億美元修建場館和基礎設施籌措經費,卡達債券價格大幅滑落,意味融資成本將變得較昂貴,這可能導致計畫延宕。

鉅亨網報導,卡達是美國盟國,當地有美軍基地,卻也是令阿拉伯各國頭痛的小國。由於卡達是全球最大天然氣出口國,使得握有巨額財富來與世界大國交好,從英國、美國到日本。此外卡達還掌握半島電視台,來作為宣傳工具。卡達雖常以中立國之姿來調停地區糾紛,卻被視為藉此玩弄兩端,同時金援極端伊斯蘭組織。

卡達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沙烏地最重要的盟友美國,仍不為所動

路透社報導,波斯灣國家一直運用其經濟和政治力量影響利比亞、埃及、敘利亞、伊拉克和葉門情勢。

總部位在美國的貝克研究所(Baker Institute)波灣問題專家伍瑞克森(Kristian Ulrichsen)說,卡達若長期關閉陸地邊界和空域,都會對世足賽的「時程和舉行」造成嚴重影響。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各國宣布與卡達斷交的10天前訪問利雅德,呼籲穆斯林國家團結起來對抗伊斯蘭基本教派的極端分子,並點名伊朗為資助和支持好戰分子的主要來源。

伍瑞克森說:「看起來,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因在伊朗和伊斯蘭主義問題上,彼此區域利益相合及與川普政府一致而感到鼓舞。」「(他們)在認為可得到川普政府相挺的情況下,決定處理卡達有悖信義的做法。」

卡達外交部則對這次斷交發表聲明說:「那些舉措是不正當的,是基於不實和無根據的主張和指控。」聲明並表示:「目的很明顯,就是要對卡達實施兼管。這項做法本身就侵犯了卡達的國家主權。」

卡達當局也說,這些國家的斷交決定「不影響卡達國民和居民的正常生活」

不過,美國軍方5日則讚揚卡達「持久致力於區域安全」,並表示,美國軍機自卡達1座空軍基地起飛的作業,並未因若干阿拉伯國家與卡達斷交而受到影響。

美國空軍中央司令部發言人皮卡特(Damien Pickart)中校告訴記者:「我們的作業不受影響,所有飛航都照計畫進行。」他說:「美國與(反伊斯蘭國)聯盟感謝卡達長期支持我軍駐紮,及其持久致力於區域安全。」

美國現任和前任官員今天表示,美方將默默地試圖平息沙烏地阿拉伯和卡達的風波,認為波斯灣小國卡達對美國軍事和外交利益至關重要,不能遭到孤立。

美國希望促進這個區域內部團結有許多原因。卡達設有美國在中東的最大空軍基地烏岱德,這是1個美國領軍空襲激進團體伊斯蘭國(IS)的飛機起飛地點。

再者,卡達願意接納的組織包括華府視為恐怖團體的哈瑪斯(Hamas),以及與駐阿富汗美軍對抗超過15年的塔利班(Taliban),使得卡達在必要時刻成為與這類團體接觸的中間橋梁。

美國1名不具名官員表示:「確實有一定的用處。」「我方總得有地方見塔利班。哈瑪斯也必須有地方可以去,可在同時被隔離下談判。」

中時報導,華府的顧慮不是沒有道理,CNN指出,它在卡達首都多哈西南方設有中東最大的美國空軍基地,在當地派駐了約1.1萬名軍事人員。

卡達烏岱德空軍基地(al-Udeid Air Base)有號稱波灣最長,共達12,500英尺(近4,000公尺)的跑道,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可容納多達120架軍機。曾砸下10億美元(約300億台幣)打造烏岱德空軍基地,也促進了卡達與美方的軍事合作。

這龐大的空軍基地內,設有「美國空軍中央司令部」「聯合航太作戰中心」,以及美空軍第379遠征聯隊的前沿總部。據美國空軍說,「聯合航太作戰中心」掌控他們在阿富汗、敘利亞,伊拉克及其他18個國家的空中軍力。而人員則來自美國陸、海、空軍與海軍陸戰隊,還有聯軍夥伴國。簡單的說,它就像中東地區空中作戰的「神經中樞」。

土耳其願扮和事佬

法新社報導,土耳其外交部長卡夫索格魯(MevlutCavusoglu)告訴記者:「事情的發展讓大家十分難過。」他說:「這些國家之間可能有些問題,但是任何情況下,都必須優先考慮對話。」他表示,安卡拉當局準備竭盡所能協助解決這次爭端。

巴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葉門、沙烏地阿拉伯以及埃及,與石油蘊藏豐富的卡達斷交。利雅德指控杜哈支持「以破壞地區穩定為目標」的極端團體,而伊朗支持其中部分團體。

卡夫索格魯表示,只有對話才能解決問題。他說:「我們將提供任何支援,以促使情況正常化。」包括在能源產業上,土耳其與卡達互動良好,但也與波斯灣其他國家維持友好關係。

法新社整理導致卡達及其波斯灣鄰國這次空前危機幾項重要發展如下:
  • 5月20日:在美國總統川普訪問沙烏地阿拉伯前,卡達表示他們是誹謗運動的受害者,否認對他們支持「恐怖主義」的指控。
  • 5月21日:卡達國王塔米姆(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Thani)在利雅德(Riyadh)峰會場邊與川普會面。
  • 5月24日:卡達表示其國家新聞社被不明團體駭入,駭客張貼聲稱由國王提出的「假」聲明,內容提及塔米姆對伊朗、巴勒斯坦伊斯蘭主義運動哈瑪斯(Hamas)、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及黎巴嫩武裝什葉派組織真主黨(Hezbollah)的正面言論。
  • 卡達否認這些言論,並表示正在調查他們聲稱為駭客入侵的事件,但波斯灣媒體仍繼續報導這些聲明。
  • 5月25日: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貝亞報」(Al Bayan)在頭版頭條刊登「卡達分裂阿拉伯」,沙國營運的日報「生活報」(Al Hayat)則提及對卡達的「大規模憤慨」。
  • 卡達外交部長穆罕默德(Sheikh Mohammed bin Abdulrahman Al-Thani)表示,杜哈當局是「敵對媒體運動」的受害者,在美國更是如此。
  • 5月28日: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主管外交事務的國務部長加爾加希(Anwar Gargash)表示,波斯灣國家正經歷新的「深刻危機」,雖沒有指名卡達,但呼籲其「改變態度,重新建立信任與透明」。
  • 6月2日:卡達官員表示,聯邦調查局(FBI)正在協助杜哈當局,調查他們宣稱官方新聞社遭駭的駭客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