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城】在坎城影展看電視劇有甚麼意義?

【坎城】在坎城影展看電視劇有甚麼意義?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電視影集在坎城大放異彩,但對影展總監而言,坎城影展仍然是個以電影為中心的電影節,放映電視劇,只是對這創作媒介偶一而為之的探討,難以取代電影的地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為全球最權威的電影節之一,坎城影展仍保持它老派的態度:觀眾要穿上晚裝與高跟鞋,踏上紅地氈向電影朝聖,片首片末更要熱情送上掌聲致意。在坎城,電影是崇高的藝術,是要在影院聚精會神欣賞的,然而老派如坎城,也要向質素愈來愈高的電視劇送上橄欖枝-今屆坎城影展七十周年特別節目,便包括過往兩位金棕櫚得主大衛.林區(David Lynch)的《雙峰:回歸篇》(Twin Peaks:Return)(1、2集)與珍.康萍(Jane Campion)的《湖畔之巔:中國女孩》(Top of the Lake:China Girl)(共6集)兩部影集。

雖然是影集,但《雙峰》與《湖畔之巔》仍受到高度重視, 前者跟所有在坎城首映的電影一樣,在最大的盧米埃劇院舉行隆重放映,而《湖畔之巔》第二季則因為放映時間長達6小時,而改為在較小型的巴贊劇院舉行首映。即使放在大銀幕上播映,兩部電視劇無論在內容、格局,甚至畫面上也絕對不比任何電影遜色,與今屆坎城選映的多部電影相比,可說有過之而無不及。

Twin peaks s3
Photo Credit:ShowTime
睽違26年,大衛林區的經典影集《雙峰》原班人馬再度回到小螢幕前,這次在坎城展出的第三季頭兩集,得到影評們一致的好評。
9a1b84d2949f8faffd5c75d7ebd19990
Photo Credit:BBC
由BBC拍攝的《湖畔之巔》第一季在紐西蘭導演珍康萍的故鄉拍攝,第二季則將故事帶到澳洲。全長6小時的迷你影集,在坎城的馬拉松播放會中,同樣獲得極高的讚譽,可以預期會和第一季一樣在各大獎項有亮眼的表現。

《雙峰》第三季延續26年前的異色格調,場景卻不再只限於雙峰鎮,多個撲朔場景、多條迷離線索分散在首兩集的兩小時內。前兩季的角色如庫柏探員(Cooper)、貫穿全劇早夭的核心角色蘿拉(Laura Palmer)、木頭女士均相繼回歸,同時亦有多個新角色登場,帶來新兇案與謎團:在紐約一幢舊工廠內,一個年輕男孩受僱監視一個玻璃箱;在小鎮Buckhorn,中年圖書館理員被殘殺,看似正人君子的校長被列為嫌疑犯;庫柏探員被困在「黑色小屋」(Black Lodge)內,他的分身Mr. C卻在外面的世界張狂殺人;雙峰鎮內一切看似平靜如常,但又似風雨欲來⋯⋯

作為電視劇,《雙峰》首兩集引人入勝有餘,資深粉絲簡直如獲至寶,然而把它獨立當作一個坎城放映節目來看,未完之感卻又太強烈,本來沒看過前兩季的觀眾更如墜五里霧中,例如放映當晚坐我旁邊的男士,便對完場時觀眾的熱烈掌聲大惑不解,只出於禮貌拍了拍掌。

《雙峰》本來就擅長先把錯縱複雜的情節、解不開的謎團與表裡不一的人物一一羅列在觀眾面前,再隨著劇情推進一層一層拆解,26年前的《雙峰》在一開始便拋出蘿拉被殺之謎,主創大衛.林區卻沒打算解開謎底,反而著墨揭露平靜小鎮的陰暗面與每個角色的秘密,結果待到第二季中,才因電視台與觀眾施壓而揭曉兇手是誰,可見此系列有多迷離。

此次《雙峰》在坎城只能放映首兩集,致敬意味大於一切。雖然大衛.林區敘事風格依然迷人,劇情引人入勝,叫人更期待劇集接下來之發展,但如果把它作為獨立節目來評價便有點困難了,畢竟我們只看到整個故事之開端。放映後,挑剔的坎城影展影評人一致讚好,多少也是出於多年情意結,以及對故事接下來發展的期待。

珍.康萍的迷你劇《湖畔之巔》其實更精彩,以6小時篇幅拆解一個亞裔女孩死亡之謎,從而探討澳洲多層社會問題:色情事業、非法移民、僱用代母、離異家庭、子女教養、性侵犯等題目。故事設定在上一季數年後,主角羅蘋(Robin Griffin)探員離開家鄉回到澳洲重新出發,但過去的陰影卻如影隨形,同時在男性主導的警局內,身為女性又經常遭同事輕視與騷擾。一天,一個行李箱被沖上沙灘,內裡藏著一具腐化得面容難辨的亞裔女性屍體,Robin在追查過程中除了層層揭開社會多個陰暗面,更發現自己素未謀面的女兒亦捲入其中⋯⋯

此次《湖畔之巔》六小時馬拉松式觀影,比《雙峰》蜻蜓點水式放映更能體驗影集的優點:因為篇幅長,所以對角色的描寫更立體,對不同題目討論亦更深入。尤其珍.康萍一向擅於探討女性在當代社會的處境,劇中無論是主角羅蘋、下屬米蘭達、送養他人的女兒瑪麗、瑪麗的養母茱莉亞,還是被當作工具的亞裔妓女與代母,每個女人一邊面對自己的痛苦,也揭露了文明社會裡環環相扣的不堪一面。例如建立在不育夫婦絕望上的生育產業、非法移民遭到剝削利用的悲哀,以及在高舉自主權的環境下,教養子女之困境。同樣豐富的內容,如果放在90分鐘至120分鐘的電影裡頭,可能就會因篇幅所限而變得單薄雜亂。

影評對《湖畔之巔》的反應也非常正面,Indiewire的影評人大衛.艾利奇(David Ehrlich)甚至認為它也許是今屆坎城影展最值得注意的節目,這句評語在今年相對平庸的競賽部份與「一種關注」單元對比下,顯得尤其諷刺。

當然,這並不代表坎城影展未來打算向愈來愈火紅的電視劇靠攏。據《Variety》報導,影展藝術總監蒂埃里.弗雷莫(Thierry Fremaux)便明言自己不是電視劇的粉絲,今次《雙峰》與《湖畔之巔》破例放映,是出於對珍.康萍與大衛.林區嘗試新媒體敍事的肯定。換言之,坎城影展仍然是個以電影為中心的電影節,放映電視劇,只是對這創作媒介偶一而為之的探討,難以取代電影的地位。

不過,在電視劇精品化的趨勢下,坎城似乎也不能對之視若無睹。相反,坎城市長大衛.里斯納(David Lisnard)提出2018年起舉辦「坎城影集節」,力求在愈來愈熱鬧的電視劇工業爭取一席位,同時也保持老牌坎城影展的純粹性,尤其在今年Netflix兩部入選電影《玉子》和《The Meyerowitz Stories》鬧得沸沸揚揚後,為新媒介另覓平台似乎是最佳的折衷解決方案。

然而,今天電視劇仍是電影低一等的「小弟」嗎?《雙峰》及《湖畔之巔》告訴我們斷然不是,影集的藝術性不比電影低,甚至超出現時許多商業掛帥的A級電影。作為電影界最具前瞻性的平台之一,坎城影展未來對電視劇的態度,可不能像過去般不置可否,而是要好好思考如何伸手迎接精品電視劇的年代了。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