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同志成因是先天論還是後天論,請注意這幾個可能的陷阱

討論同志成因是先天論還是後天論,請注意這幾個可能的陷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同性戀究竟是先天還是後天?」,我認為這問題本身就是一個帶有偏見的命題。就像是我問過無數的異性戀,他們也都一樣,喜歡一個人,就是這麼自然而然。需要別人幫你定義是不是真的喜歡、到底是先天還後天的,那也真夠荒謬了。

文:徐志雲(精神科醫師)

日前有一篇〈同性戀天生自然? 醫生:後天影響大〉的報導,援引了某位醫師在教會中的演講,新聞標題與醫師原意有很大落差,經過社群媒體的連結與澄清,聯合新聞網和台灣醒報都已將有問題的報導撤除。雖然這個年代我們常常對媒體沒有信心,但這次經由社群的力量來監督傳統媒體能夠奏效,也算是一個小小的進步,依然值得慶幸。

但我希望藉此能夠將「同性戀天生自然?」的議題,談得更深一點。

同志先天論?後天論?

首先,我認為這本身就是一個帶有偏見的命題。

我在去(2016)年11月28日立法院「同性婚姻法制化」公聽會當中,就已經反駁過這樣的命題:

在醫學、在科學面前,我們要保持謙卑,我們不能夠說超出證據所能解釋的話。例如今天他們(反同方)所提出的許多論點,想要把性傾向的原因歸咎到後天身上,事實上,目前關於性傾向的成因,科學界所知都還非常有限,只知道大部分的證據顯示先天的影響較大,而支持所謂後天改變論的研究,後來都遭到反駁、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可信的證據。所以如果一直去攻擊先天傾向這件事的證據不足,藉此想要把它歸咎於後天造成,其實是扭曲了科學現實、也過度誇大解釋了研究結果。

更重要的是,科學的命題要非常小心,如果我們今天探究的問題是「同性戀的成因是什麼?」其實背後有個潛在的成見,就是先認為同性戀是一種異常的存在。正確而中立的科學命題應該是「性傾向的成因是什麼?」如果我們嘗試想要找出同性戀的成因,我們更應該同時探討異性戀的成因是什麼,這樣才是一個不帶偏見的命題。

我們進一步更應該思考的是科學對於社會的影響,如果今天我們不斷想要找出同性戀的成因,似乎是在說:除非同性戀是百分之百天生的,我們才能夠接受他。但如果一個人喜歡當律師、當醫師、擺地攤、當牧師、或是喜歡當家長會會長(反同方找來了律師、醫師、牧師、家長會會長),難道我們都要找出成因才能讓他們去做這些職業?所以我們在考量科學的命題時,必須要特別注意這背後所帶的價值觀。

成因論背後的隱憂

我不確定為什麼有些教會這麼喜歡把同性戀講成是「後天所致」,相對應的,其實我也不喜歡挺同方只說「這是先天的」。但當這個議題成為雙方互相競爭的賽場,似乎就會陷入這樣的對立之中。

5jowa6eeikpk0wo2sz8erwbj3siea7
Photo Credit: Olivia Yang/The News Lens
2016年11月17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查《民法》有關同性婚姻的修法,引來反同性婚姻法案團體和同志權益支持者在立法院外對陣。

我從來就不認為,爭辯「先天後天論」就能夠解決與同志相關的法律議題、人權議題、社會議題,以及最重要的: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與悅納。而不論是先天或後天論,我都看過太多同志的父母親因此而受傷:恐懼於自己的基因不好、責怪另一方家族的基因有問題、內疚於自己懷孕時吃了感冒藥、擔心自己的婚姻不幸福所以孩子是同志……。

身而為人,痛苦已經很多了,為什麼還要作繭自縛?所以,這不只是一個帶有偏見的命題,甚至是一個有強烈傷害性的命題。

鼓勵這種命題的人,有發現自己造成了台灣數百萬同志的父母親的傷害了嗎?

因此,我們在詢問科學問題時,至少要思考兩個前提:

  1. 我們是為了滿足求知的好奇心,還是其實已經被成見影響?
  2. 這樣的命題,是否可能造成傷害?

面對成因論該注意什麼?

既然命題早已形成,而且難以消止,我也不希望把這樣的命題打入「政治不正確」,然後形成禁忌。我希望能夠回歸謹慎,釐清一些基本概念:

  1. 「生理」不完全等於「天生(先天)」。
  2. 「先天」不完全等於「遺傳」。
  3. 「自然」這個詞,對每個人的定義都不一樣,爭辯某件事是否「自然」,經常就只會是鬼打牆而已。
  4. 先天或後天經常有交互作用,硬要把這兩者切開,只會過度簡化人類這種生物的複雜性。
  5. 人權價值是超脫先天後天論的,無論未來證明了先天或後天,都不應否定人權價值。

人類行為都不是簡單的孟德爾遺傳律,無論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泛性戀、無性戀,目前都沒有簡單的「成因」可以解釋。而目前已知的、可信的科學證據(亂來的不算),都顯示性傾向「不是一種選擇」(不是自己選擇去當同性戀)、也不是外力可以改變。上述的各種性傾向,都是人類多元而「正常」的性傾向之一。

我們在判斷各種資訊、專家意見、或是新聞報導時,更要注意幾個可能的陷阱:

  1. 是否過度選擇性地呈現:以同性戀議題而言,先天論或後天論的證據都還有限,因此要反駁兩者都是非常容易的。但是,反駁掉其中一方,不代表另一方就是對的。
  2. 引用來源是否有問題:舉例來說,我們看到許多反同方所引的「研究」,都是教會所贊助、或者發表在宗教色彩濃厚的雜誌。但這對於不是該專業領域的人來說,的確可能難以判斷。不過有個小技巧是:看到一個令人起疑的「研究」,把關鍵字丟進google搜尋,多半在第一頁就會看到反駁的文章作為對照。
  3. 是否蓄意凸顯「異常」:如上所言,與其探討同性戀的成因,真正客觀的命題應該是:各種性傾向的成因是什麼?過度重複地詢問同性戀成因,這樣的意圖本身就值得玩味。
  4. 是否模糊邏輯:探討婚姻平權之際,卻試圖在先天後天論上面打轉,其實模糊了焦點。就好像我們從未證實過異性戀是先天的,但我們也不會禁止異性之間結婚。

知道或不知道成因,然後呢?

如果我們願意想得再深一點,「同志成因」這個詭異的命題,其實也可以開啟我們思考更多大哉問:X戰警系列電影,其實有許多對於同志的隱喻。《X戰警:最後戰役》講的是:如果有藥物可以「治癒」變種人,變種人該不該接受?許多變種人遭到社會排擠、歧視、甚至被自己的父母親驅離。如果接受了「治療」,也許就變「正常」了,這樣是不是很誘人?變種人出現的意義是什麼?是突變、是災難、是天譴、是天賦、還是人類演化的下一步?

3225602848_5d0fc86be0_b
Photo Credit: Jase Lam@flickr CC BY-SA 2.0

當然,我們早就知道同性戀不是疾病、不該被治療,目前所知的所有號稱治療同性戀的方式都是有害的。但面臨社會上各種似是而非的提問,我覺得思考X戰警,有助於讓我們心智更清明(不好意思啊我是科幻控,所以都喜歡問科幻小說裡的問題)。

然後,既然我們現在對於性傾向的瞭解都很有限,這樣我們要怎麼看待同性戀呢?

放心吧,我們對於異性戀的瞭解也很有限、對通靈的瞭解也很有限、對少女的瞭解也很有限、對基督教為什麼會發展成現在這樣的瞭解也很有限、還對川普到底怎麼回事的瞭解也都很有限。

甚至,我們對於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都不太瞭解(目前看起來,人的自由意志很可能只是假象)。但我們還是會每天、每分鐘,都在做決定,都把自己當成一個自主的人,生活下去。

如果我們對於「自己的存在」都沒有把握了,為什麼還要知道同性戀是先天還是後天,才懂得尊重一個人?

生而為人,有許多更大的人生疑惑可能永遠無解,這些無解的難題,並不影響我們從「人」之間的情感觸動而心生同理,也不應該去影響我們追尋自己的意義與價值。除非我們追求一個整齊劃一、排除掉所有非我族類的社會,那麼先天後天論,就會成為一個好用的工具,整肅異己。

對,如果你剛好想到了,就是納粹。

最重要的是:把人當人看

前法務部長羅瑩雪,在其任內有很多驚世駭俗的發言。其中一次,立委黃國昌質詢台灣人在巴拿馬被中國發布紅色通緝、最後送往古巴,羅表示當時下達指示要討論了解狀況,黃追問「然後呢?」羅脫口而出「然後他就死掉了!」

為什麼看似平鋪直敘的話語,卻令人髮指?

如果我們探討的是「人」的議題,卻沒有把「人」的價值放在核心,就可能會出現荒腔走板的後果。

我自己是男同志,我的自我認同經驗,就是「感覺到我喜歡的是某個男生」,自然而然如此。對,自然而然,有這麼難理解嗎?就像是我問過無數的異性戀,他們也都一樣,喜歡一個人,就是這麼自然而然。需要別人幫你定義是不是真的喜歡、到底是先天還後天的,那也真夠荒謬了。


附註:關於同性戀的科學證據,有興趣想知道更多的人,可以參考釋憲案「法庭之友意見書」當中的〈精神醫學法庭之友意見書〉。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攜手美國穀物協會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邀請台美專家共同與談,專家表示,低碳汽油減碳成效佳,已助力全球60餘國的運輸減碳,台灣應將低碳汽油納入2050淨零碳排國家戰略,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日前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包括美國在台協會、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經濟部、環保署、台灣中油、台塑石化以及國內外專家共同與會,針對台灣導入低碳汽油,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進行討論。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表示,低碳汽油已在超過60個國家普遍採用,導入低碳汽油對於運輸部門有立即的減碳效果。台灣2050淨零碳排轉型是整體性的國家戰略,任何助於減碳的策略都應被討論,重點在於國家是否真的有減碳的決心。

圖一:合照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座談,共同探討可行的減碳方針與策略。來賓自左起為:台榮周忠平副理、台塑石化李後昆處長、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經濟部工業局潘建成組長、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臺灣師範大學葉欣誠教授、美國在台協會(AIT)王睿珂(Erich Kuss)組長、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中油王淑麗組長、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台塑洪宗益協理。

全球正面臨氣候變遷與能源轉型的重大挑戰,亟需有效且可行的減碳方法。美國在台協會王睿珂組長致詞時表示,台灣與美國都有邁向淨零碳排的目標。美國是全球推動低碳汽油的先驅,美國長年採用低碳汽油作為解決溫室氣體排放的策略之一,不僅減碳效果立竿見影,更提供消費者減碳的選擇。台美是重要的能源戰略合作夥伴,盼透過此次座談交流,促使雙方在減碳路上更進一步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圖二:AIT農業組組長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美國在台協會農業組組長王睿珂表示,台美是能源合作戰略夥伴,盼能加強交流、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強調,台灣正在研擬2050淨零路徑規劃,總共12項關鍵戰略,其中也包括運具邁向無碳化。確實政策推動不可能一次到位,一定是從低碳逐漸邁向無碳,機車就是很好的例子。台灣運輸部門的主要排放源是汽車和機車1400萬輛,目前環保署鼓勵淘汰老舊機車,也有助於減碳。低碳汽油在世界各國早已廣泛運用,最重要的是如何進行社會影響面評估,做好公眾溝通,讓民眾能夠接受。此次座談針對技術面、產業面問題都有探討,相信資料彙整後對運輸部門如何減碳有更多的幫助。

圖三:環保署蔡玲儀主任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表示2050淨零目標無法一次到位,轉型過程一定是從低碳到無碳。

美國穀物協會乙醇技術顧問Rowena Torres-Ordonez以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基礎設施以及車輛適用性評估進行專題演講分享。她表示,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已有近半世紀的歷史,從歷年的統計數據來看,汽車兼容E10低碳汽油已不是問題,所有廠牌汽車皆可直接使用。尤其低碳汽油具有親水性的問題,美國已經建立完善的指導原則和知識體系,透過核心技術將乙醇和水相分離(phase separation),以穩定油品的品質,確保低碳汽油輸配系統全程保持乾燥。例如每個配送點都會檢測含水量,避免水干擾問題,而對比過去E3低碳汽油,E10低碳汽油對水份的抵抗能力更強,並不會影響到行車安全。Rowena更進一步表示,減碳、低污染必須倚靠多元策略並進。低碳汽油非常容易推動,唯一要做的就只是替換原本的汽油,對於民眾、社會不易造成影響,卻能立即減碳。Rowena強調「假設 2040 是淨零碳排階段目標,那我們該如何思考從現在過渡到2040?低碳汽油與電動車策略完全不衝突,可以同時共進」。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在社會公正轉型的基礎上,低碳汽油在技術上絕對是解決氣候變遷的可行解方。曾有民調指出,許多民眾認為電動車是高價產品,負擔不起,導致短時間內電動車無法普及。淨零轉型的過程必須特別注重社會階級的公平、公正,若能直接從傳統燃油的成分調整達到減碳效果,是相當務實的做法。另一方面,從實務上來看,電動車所需的電力仍有八成以上倚靠火力發電,因此運具全面電動化並非淨零碳排的終點。況且,能源選項的多元化,其實是對台灣能源安全的保障。葉欣誠教授強調,關鍵還是在於政策推動的決心,尤其政府單位應由誰主責,低碳汽油的推動涉及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環保署、經濟部、交通部等多個單位,必須有明確的任務賦予。

圖四:葉欣誠教授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台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電動車短時間內無法普及、且電力碳排仍高,應該從務實角度思考導入低碳汽油。

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洪宗益協理表示,只要政府政策明確,推動E10低碳汽油在技術上不是問題,若能循序漸進推動轉型,配合誘因機制和輔導,消費者應該可以接受低碳汽油,畢竟電動車政策無法一步到位。公正轉型絕對是減碳過程中必須關注的環節,尤其年輕世代,機車擔任主要的短程工具,更是經濟弱勢族群的移動需求核心,如何讓他們也能參與減碳是政府必須思考的。這也帶出一個思考的出發點,減碳轉型究竟只能從購買運具更換的思維出發,還是可以讓既有交通運具也能扮演減碳的角色?

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表示,社會對於低碳汽油的原料一直有所誤解,目前仍有人認為能源作物可能與糧食相互競爭。事實上全球農作物生產效能歷經數次突破性成長,其產能用於供應生質燃料的比例不到5%,影響微乎其微,燃料會與糧食競爭的說法早已是過去式,這點政府有責任廣為宣導。低碳汽油能直接達到減碳、減少空污的效果,包括美國在內的先進國家已經提供很多極好的導入經驗,油品問題無須擔憂,只是過往E3低碳汽油效果有限,E10的效益相對顯著。張學義委員補充,台灣電力供應源的轉換各界都有疑慮,思維不應綁在運具轉換,而是整體上如何導入乾淨能源。

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指出,從策略規劃的角度,所有有助減碳之選項都應納入思考範圍。資料顯示低碳汽油生產的碳強度在持續下降,若要驗證所使用的原料是否永續,可以參考德國生質能源料源之永續性認證制度、或歐盟永續性生質燃料標準。若從整個生命週期證實是有減碳效益,對未來社會大眾推廣也有幫助。其次,淨零碳排轉型的過程,公正轉型絕對是重要議題。尤其台灣具有大量機車的社會特殊性,其代表轉型的背後,受影響的不只是燃油車廠商,更包括不一定有能力轉換電動運具的一般民眾。建議政府可盤點目前低碳汽油適用機車類型,以明確低碳汽油在轉型過程中可帶來之「公正」社會效益。

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則表示,淨零碳排必須是跨國、跨產業的合作行動,才可能共解氣候危機,這不是單純的貿易關係。樂見台美能源戰略夥伴有更緊密的合作。黃育徵也補充,要達成淨零碳排目標,整個社會都必須思考新經濟模式,非僅有供給端的改變,更需要考量需求端的槓桿角色。民眾必須有意識的改變自己邁向淨零生活,才能帶動淨零生產。

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表示,不論是從消費端推動低碳汽油、或從產業端推動電動車,同樣都可以協助運輸部門減碳,對運輸部門達成2050淨零排放的階段減碳目標有很大幫助。目前應優先評估是否納入國家淨零碳排減碳戰略中,確定納入國家政策推動方向後,再由主政部門規劃具體推動作法與分工,較為可行。黃錦明科長認為,導入低碳汽油最重要的是相關標準的訂定,可由公協會依照市場需求提出E10低碳汽油的油品標準,提供給標檢局審查,同時參考國際經驗建立相關的標準作業程序,減少運輸、摻配、貯存過程中可能讓汽油變質的問題。建議系列座談未來可更務實討論,包括交通部公路總局、經濟部國營事業委員會、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汽機車相關公協會都應參與討論。

在車輛適用性的問題上,國際上雖然已有相當豐富的證實研究,美國再生能源協會(RFA)也在全球七國進行研究,機車也能直接使用低碳汽油,經濟部永續發展組潘建成科長仍建議,若要增加對民眾的信心,應要有本土科學數據的研究,才能夠提高民眾的信任。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也表示,品牌車廠角色也可加入討論,讓原廠能夠向車主說明低碳汽油的適用性,民眾的疑慮也會降低。

圖五:蔡俊鴻董事長_and_盧智卿駐台代表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蔡俊鴻、美國穀物協會駐台代表盧智卿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盼與政府共同合作台美淨零碳排行動。

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結語時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甚至帶動農業的升級轉型。美國十分願意與台灣政府、民間共同努力,將成功的經驗、技術專業等資訊與大眾進行交流,與台灣政府一同達成2050淨零碳排目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