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宛如槓上林淑芬:外籍人才鬆綁,來的是祖克柏還是低薪白領外勞?

余宛如槓上林淑芬:外籍人才鬆綁,來的是祖克柏還是低薪白領外勞?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余宛如指出,目前引發疑慮的,最主要是第19條的尋職簽證,和第20條的畢業直接銜接實習。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立法院日前初審《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草案,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余宛如說,依現行規範,就連臉書創辦人祖克柏都難到台灣;民進黨籍立委林淑芬則表示,那只會開放低薪白領外勞。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5月31日初審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草案,朝野立委意見分歧,最終只詢答,沒進入逐條審查。

行政院會4月通過的「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草案中,國發會表示,為延攬及吸引外國專業人才來台從事專業工作及生活,填補國內人才及技術缺口,協助我國企業國際化布局,並引領產業發展及國內技術進步,帶動國人國際觀視野及就業機會,進而促進經濟朝高科技、高附加價值方向轉型。在不改變外籍專業人才來台的工作資格及審查標準原則下,放寬其簽證、居留、保險及退休等待遇,使台灣工作環境更加友善,因此擬具「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草案。

立委余宛如6月4日在臉書上發文,依現行規範中「評點制」,依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發跡前條件,肯定無法通過70點核可標準,想到台灣都難成行:

依照現行外國人從事就業服務法來看好了,第五條跟第五條之一有規範某些條件,符合的我們才能當專門技術性人才來聘用,要累績分數滿70分才是中華民國政府定義的外籍專業人才。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惦惦自己的斤兩。

以臉書創辦人祖克伯來說好了,假設當初他交的華裔女朋友是台灣人且他哈佛休學後跟女朋友來台灣念大學,那麼他當初要來台灣工作或實習他值幾分呢?(因為哈佛沒畢業,沒工作經驗,所以外服法第五條不符合了,只能看五條之一的分數)

1. 第一大項是學歷:大學畢業才10分,假設祖克伯跟女朋友來台灣念大學畢業了,祖克柏得10分;
2. 美國的高中畢業,就算在台灣的大學取得同等學歷認定,了不起起薪25,000,會說英文算30,000好了,祖克柏得0分;
3. 工作經驗2年以內10分,只跟朋友一起混在一起寫程式,沒有公司證明,祖克柏還是得0分。
4. 擔任職務專長:祖克柏很會寫程式,祖克柏得20分;
5. 華語能力,祖克柏自學華語,還能演講,但沒有檢定證明文件,可惜還是0分;
6. 華語以外一項外語能力,祖克柏大學時候修過拉丁文跟希臘文,成績都是A,可惜哈佛沒畢業,無法認定,得0分;
7. 連續居住他國6年以上經驗,沒有所以想來台灣試試,祖克柏得0分;
8. 配合政府政策,有主管機關給的函示證明,假設政府推動軟體人才來台,政府英明,給祖克柏20分。

結果:50分,跟丁丁不一樣,祖克柏不是個人才!

余宛如也在6月3日的懶人包中解釋,國家發展委員會的外國人才專法確實不是引才或留才萬靈丹,但也不是洪水猛獸;她反對假白領真藍領、支持有限制開放白領,「一路走來我始終如一」。

並針對以下幾個問題回應:

  1. 尋職簽證是什麼?
  2. 實習簽證是什麼?
  3. 現在的制度是什麼?
  4. 讓我們看看衝擊到底有多大?
  5. 誰需要這樣的實習制度?

其中,在〈【余宛如專欄】國際化,是我們自我提升的鑰匙——善待外國人才為什麼重要?〉一文中,余宛如也指出,目前引發疑慮的,最主要是第19條的尋職簽證,和第20條的畢業直接銜接實習。

反對第19條的人認為,真正的人才哪會需要一年來找工作,應該是大家搶著要才對。這樣講的人,就太低估資訊不對稱帶來的困境,以及兩造在締結雇傭關係時的種種顧慮了。

從外籍人士的角度而言,移居台灣就業是何等大事,就算是比較沒有機會成本的年輕專業人士,人海茫茫中要找到企業文化、工作性質都對味的企業,談何容易。從企業的角度來看,欠缺共同的生活背景,要甄別眼前名不見經傳的外國人是否稱職,又得多幾分顧忌。

至於銜接實習,其實從2009年發布〈企業及法人申請外國籍學生來中華民國實習要點〉以來,稍具規模的企業早已能合法申請銜接實習。但是企業因此趨之若鶩,大搞假實習真低薪了嗎?我們看個具體的例子:有委員擔心本法一開放,原本跟中山工商長年建教合作的鼎泰豐,就要轉而找尋外籍學生來血汗一把,排擠中山工商學生了。

但其實根據上述的實習要點,鼎泰豐早就符合資格,可以申請外籍學生來實習了。鼎泰豐為什麼不這麼做?不只是因為人不親土親,而是本地學生有語言、文化上的顯著優勢,又有機會長期培養。相形之下,找外籍學生就算便宜,也未必划算。這正呼應了前面所說的,外國人才有外國人才的優勢、本地人才有本地人才的長處,彼此之間更多的是交相增長的分工,而不是你死我活的競爭。

不過,立委林淑芬則在臉書說,祖克柏是臉書創始者,「是董事長、是老闆,不是勞工、不是實習生」,依國發會攬才政策實習,只願出月薪新台幣2萬多元,「祖克柏會願意來?」

林淑芬說,國發會以實習作為搶人才政策,「根本只是解決廠商缺乏便宜白領勞動力」,如今開放畢業2年內外籍生都可到台灣任實習白領,未來是否會替代低階白領工作?

林淑芬強調,「你們就承認每一個還在唸書的學生都是專業人才,對待外國專業人才就是給實習津貼不是薪水」

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法案助理陳為廷表示,余宛如說法好像所有外國人才都要透過「評點制」才能到台灣,事實上像祖克柏或外籍工程師要到台灣實習、或甚至要申請在台工作,現行法規都有處理空間。

他說,外國人不到台灣主要還是薪資結構問題,過去外籍人才到台灣至少有4萬7971元薪資下限,2014年取消薪資下限,導致薪資水準頻頻下滑,連每年2500名配額都留不滿。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