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能否成為美國與伊斯蘭世界的和解關鍵?

印尼能否成為美國與伊斯蘭世界的和解關鍵?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在歐巴馬時期,美國就希望能與印尼建立良好戰略夥伴關係,在地緣政治上深入中國後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品閎(清大學生)

2017年1月29日,川普下達禁令,禁止難民進入美國,並且對於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索馬利亞、蘇丹、敘利亞和葉門七個伊斯蘭國家的人民限制入境。如此的作法引起了全球穆斯林的怒氣,包含國內主要信仰為伊斯蘭教的印尼。印尼人民更走上街頭抗議,對川普的做法表示不滿。

在蘇卡諾總統時期,由於為脫離原先的殖民政治,印尼與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交惡,至蘇哈托時期,基於共同的反共目的,美印關係開始升溫。1999年民選政府出現後,總統瓦希德希望能跟其他亞洲國家建立良好關係,脫離對美國的依賴,到了2001年印尼首位女總統梅嘉娃蒂當選,開始實行大國平衡外交策略,同時與美歐、中國和東協保持良好關係。然而,在伊拉克反恐戰爭爆發後,美國與伊斯蘭世界的對立,又引發伊斯蘭世界的反美示威遊行,而在2002年的峇里島爆炸案後,美國則藉此以共同反恐的名義,加強對印尼的滲透及控制。

印尼軍方在外交關係上也扮演著重要角色。今年1月,印尼軍隊在澳洲軍事基地受訓,認為教材內容污辱了印尼,尤其是訓練文件拼錯印尼的「建國五原則」(Pancasila),因此中止與澳洲的軍事訓練合作關係,直到2月底教材修正後才恢復合作,說明了印尼軍方對印尼外交關係的影響力。

川普本身是商人出身,並且是一個務實主義者,雖然在1月29日下達了對7個伊斯蘭國家的禁令,但其中並不包含印尼,加上今年4月美國副總統彭斯訪問印尼,說明了美國亟欲與印尼建立良好國際關係。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與印尼總統佐科威會面時,表示希望強化與印尼的「戰略夥伴關係」及擴展商經貿關係。

AP_17036664478034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今年2月,十多位反川普的印尼穆斯林聚集在雅加達美國大使館外,高舉「我對川普感到憤怒」的標語

其實在歐巴馬時期,美國就希望能與印尼建立良好戰略夥伴關係,在地緣政治上深入中國後方。同時,川普政府也希望能與印尼建立一對一的雙邊貿易協定,當地的華裔富商陳明立也受到川普的啟發,已宣布考慮投入印尼2019年總統大選。雖然印尼可能還存在排華的歷史記憶,當地華人富商的支持未必能反映印尼人民的看法,但就經貿關係的推動必然有正面影響。

除了經貿及戰略合作,川普政府也明白印尼的伊斯蘭教徒對美國長久以來的不滿,因此彭斯在出訪印尼時,便特別強調印尼伊斯蘭教徒的溫和路線是對世界的啟發。總而言之,透過美國與印尼經貿與軍事上的合作,兩者可先建立務實外交,再逐漸削減意識形態衝突,成為長久以來伊斯蘭世界與基督教世界衝突的可能解套。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