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觀首爾戰爭博物館:韓國人如何看待戰爭、軍人價值以及民族分割的不捨

參觀首爾戰爭博物館:韓國人如何看待戰爭、軍人價值以及民族分割的不捨
Photo Credit:Jinho Jung@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首爾參觀過許多一流建築之後,看到戰爭博物館的第一個感覺:「是有多麽地重視這裡,所以蓋得如此雄壯、富有神聖性呢?」 戰爭博物館的設立主要是為了紀念民族先烈還有所有保家衛國的軍人,傳承的民族精神、以及讓人們學習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過的一切,從中記取教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無左路

參觀過青瓦台、景福宮,還有很多首爾的一流建築,看到戰爭博物館的第一個感覺:「是有多麽地重視這裡,所以蓋得如此雄壯、富有神聖性呢?」 戰爭博物館的設立主要是為了紀念民族先烈還有所有保家衛國的軍人,傳承的民族精神、以及讓人們學習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過的一切,從中記取教訓。其中最大的主題是關於韓戰,草皮上160多件戰爭機器的展示(坦克、飛機、船艦、大砲),以及館內各樣珍貴歷史文件、紀錄片、4D影像體驗都與韓戰習習相關。

天頂畫
Photo Credit: 無左路
從正門進去後是場館的二樓,營造出一種神聖感,抬頭可以看到一幅天頂畫,主題為:同時性。作品象徵了在不同時代秉持著一樣的精神,生活在這塊島上的白衣民族(朝鮮民族的代稱,因史冊皆記載朝鮮百性都著素色衣服,實際原因是太貧窮,買不起染料所致)。

接著穿過一列投影著星光的長廊,這些星光象徵著為國家犧牲的每一個人,牆上有著很多觸動人心的標語。

韓國戰爭博物館
Photo Credit: 無左路
大意為:為國家捐軀的英豪們,你們是那會被永遠紀念的光

最後有一個半圓形的空間,中間有著一個湧泉,天花板上透出一道光注入其中,天頂有稻草編織圍繞的圖案,意味著創造與永恆。

半圓形空間
Photo Credit: 無左路

可以從中理解韓國是如何看待戰爭的本質的:既嚴肅而神聖。

推薦拜訪者幾個地方,館內有4D的戰爭體驗室,會放映韓戰中一場關鍵戰役「仁川登陸戰」的影片,瞭解如何在麥克阿瑟指導下陸海空三軍展開作戰的故事,感受戰爭臨場的吵雜還有緊張感。館內另有飛行模擬室、射擊模擬室。館內有一個令我很感動的裝置藝術,叫做眼淚,他把在參與韓戰的1,300多位聯合國士兵的「兵籍牌」搜集起來,做成一滴眼淚的形狀,搭配立體投影闡述這段歷史,並感謝這些人的犧牲,最後底下會出現一個池子,一張張兵籍牌會落在其中。

這個區塊的標語是:"The blood and the sweat of the allied forces became the hope of this country."(盟軍的汗與血成為了這國家的希望)

裝置藝術
Photo Credit: 無左路

博物館正門出去可以看到韓戰紀念碑,這是韓戰「休戰」50週年時豎立的。韓戰(1950-1953)是二十世紀「最多」部隊在「最小」面積中作戰的戰役,美國以及聯合國有大量的部隊參與戰役。1950年6月25日北韓無預警越過北緯38度線,一路將南韓擊退到釜山港口,後來在聯合國的協助下,又反擊打到鴨綠江,整個國土被打得滿目瘡痍,對於當時的韓國人來說,儼然是經歷了地獄一般的洗禮。

參考2015年南韓總統朴槿惠在抗戰後70週年發表的致詞中可以理解,對於國家分裂所帶來的歷史影響,至今都持續存在。「今年雖然是抗戰後70週年,不過同時也是南北分裂70週年,真正的光復還得透過民族統一才能完成。」——朴槿惠

兄弟像
Photo Credit: 無左路

另外一個有名的雕塑是「兄弟像」,這是取材於真實故事,韓戰時哥哥為南韓軍官、弟弟為北韓士兵,兩人在戰場重逢相擁而泣。站著的半球上有一道裂縫,代表著分裂的南北韓。這個故事被韓國知名導演姜帝圭「改編」成電影《太極旗——生死兄弟》。(延伸閱讀:穿越南北韓的一場思念

另外戰爭博物館不僅是羅列了近代戰爭,也搜集了韓國古代的知名戰役,例如:李舜臣將軍事蹟、韓國龜甲戰船、龜州大捷、薩水大捷……等等。也記錄二戰時被日軍徵招的慰安婦,為這些「被性侵」的女性來還原歷史的真相、以及外派戰爭的史料,如:越南戰爭(1955年-1975年)。

石碑
Photo Credit: 無左路

園區內在眾多戰爭兵器一旁,有一個高達六米的石碑,這是廣開土大王碑的「複製品」,又稱為好大王碑,真品在中國吉林省集安市。這個石碑形狀大小跟真品都是一致的,學者在1992年雕出外型,然後2005年將碑文按照真品刻在石頭上。記錄了高句麗的國王廣開土大王(在位期間西元391-413年)建國的傳說、對外擴張的活動,本來高句麗只是鴨綠江的小國,在好大王在位期間,國土涵蓋整個韓半島,以及現在的遼東地區。

真的不得不對於他們珍惜自己國家文化、歷史的精神而讚嘆,進一步也可以去理解,在這樣的氛圍下成長的韓國人,是如何地看待戰爭、軍人的價值以及對於民族分割的不捨,那可不是說說玩笑話,諷刺北韓的荒唐就可以了事的。沒有人願意發生戰爭,對於過往的歷史,也很難草率地做出判決,不論誰對誰錯,都是要由整個民族或生活在地球上的「後代」共同來承擔。

每個國家都是一樣,因著有為了理想國度、為了和平而犧牲的人們,才有現在的我們。但「我自己」是否活出了他們所盼望的生活呢?在我的時代達成和諧而完美的社會呢?同樣的議題在中華民國建國100年時也被反省過,「與妻訣別書」的作者林覺民,寫下了書信三天後就喪身於戰場,年僅24歲,是無數的青年們的犧牲換來了現在生活的社會。

透過這些教材,也讓人體悟到:「在紛擾的社會中,人與人內心的戰爭也應該要達成和平才行。」

本文經作者同意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無左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