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選分析:梅伊打爛一手好牌,政治豪賭恐重蹈卡麥隆覆轍

英國大選分析:梅伊打爛一手好牌,政治豪賭恐重蹈卡麥隆覆轍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陣前換將,兵家大忌」,如果面對有爭議的政策,被社會批評後就可以立刻轉彎,梅伊如此經不起考驗的執政能力,就會對大眾產生一個不可逆的負面形象:「要我如何相信妳,能夠在脫歐談判堅定捍衛英國的利益?」

歐洲今年選舉接力賽,卻意外殺出英國這個不在時程表上的程咬金。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在4月18日無預警宣布要在6月8日舉行國會改選,歷時僅兩年一個月的第56屆英國國會正式解散。

此次改選是英國脫歐公投後首度登場的國會大選,原本梅伊打的如意算盤,是希望透過改選增加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席次,除了穩固自己的首相大位,也是想增加脫歐談判的分量。國會解散之初,保守黨民調一度以25%的差距遙遙領先工黨(Labour Party),確實頗有大獲全勝之勢。

國內政策大失血,「失智稅」壓垮保守黨

然而,隨著投票日的逼近,民調發生意外的轉變。保守黨的支持度緩慢下滑、工黨節節攀升,雙方差距越拉越近,雖然尚未發生「黃金交叉」,但保守黨的領先只剩個位數。

保守黨支持度節節下滑,梅伊要負最大責任。

首先在5月18日,保守黨公布的老人政策中,針對患上失智症的年長者,現有財產最多將保留10萬英鎊作為遺產給子女,剩餘的財產將被政府徵收,作為失智症治療的費用;這項政策推出後引起社會高度反彈,甚至被媒體譏諷為「失智稅」(Dementia Tax)。

再者,保守黨還把矛頭指向學校孩子的營養午餐,想把這筆經費改成支出較少的早餐,還要擴充國防軍備預算。這些讓人咋舌的政策,把保守黨的女性、中立支持者嚇得轉投工黨懷抱。

工黨不但在上述議題與保守黨唱反調,還加碼要將富人稅提高至45%,許多企業要推動國有化、擴大免費托育適用範圍、降低投票年齡至16歲。這些牛肉上桌後,英國民眾紛紛聞香而來,除了鞏固自身核心支持者,還吸納不少對保守黨政見不滿的選民。

面對排山倒海的壓力,梅伊犯下一個致命錯誤,就是修改「失智稅」的內容,設立徵收上限。「陣前換將,兵家大忌」,如果面對有爭議的政策,被社會批評後就可以立刻轉彎,如此經不起考驗的執政能力,就會對大眾產生一個不可逆的負面形象:「要我如何相信你,能夠在脫歐談判堅定捍衛英國的利益?」

Opinion_polling_UK_2020_election_short_a
英國國會大選支持度,保守黨(藍色)與工黨(紅色)差距在選前大幅拉近,選情預測難度增加。Photo Credit:Absolutelypuremilk @ Wiki CC BY SA 4.0

「懸峙國會」可能性大增,英國史上少見的聯合政府

目前的民調,保守黨有可能不會取得國會過半,將形成無人過半的「懸峙國會」(Hung Parliament)。倘若梅伊最後關頭因國內政策而失去國會多數,聯合政府是解決此一問題最常見的手段。

受到選制影響,英國鮮少出現無政黨過半的情況,所以英國政治史上只有出現過五次聯合政府,其中四次在二次大戰前,都是因戰爭而組成的朝野聯合內閣。

最後一任戰爭聯合內閣的首相正是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在1945年的大選中,工黨意外擊敗帶領英國打贏二戰、聲勢如日中天的保守黨,邱吉爾跌破眾人眼鏡慘敗。

工黨當時承諾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建立完善的福利制度,打動在戰爭中飽受折磨的英國社會,選民相信工黨比保守黨更有能力完成重建國家的任務。

而另一次的聯合政府出現在2010年,由卡麥隆(David Cameron)領導的保守黨,和克萊格(Nick Clegg)的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s,以下簡稱自民黨)共組二戰後英國首次的聯合政府,原因就在出現了1974年以來第一次的「懸峙國會」。

近4屆變化
近四屆的英國國會大選結果,顯示保守黨席次節節攀升、工黨越選越差。2010年大選出現「懸峙國會」,在無人過半的情況下由保守黨和自民黨共組二戰後首次的聯合內閣。

保守黨沒過半,將出現四套劇本

由於保守黨近期在國內政策上頻頻出包,加上恐怖攻擊威脅增加不確定性,投票前一周的民調顯示,保守黨即便能保住國會第一大黨寶座,卻不見得有辦法單獨取得過半的326席。

根據去年精準預測英國脫歐公投結果的「YouGov」民調顯示,保守黨將取得302席、工黨269席、自民黨12席、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 SNP)44席。這樣的情況下,保守黨雖能優先取得組閣權,但會產生四套劇本:

  1. 和自民黨共組聯合政府:自民黨在2010年到2015年間參與保守黨的聯合政府,由於曾經有過共同執政的經驗,談判組閣的機會也比較高。不過這裡的一大前提是自民黨席次要夠多,從目前的估算來說,自民黨若沒有超過20席將難以組成聯合政府。
  2. 少數政府:保守黨自行組成不過半的少數政府,但工黨為首的在野黨,對於歐盟議題的立場相近,且在蘇格蘭獨立的態度又和蘇格蘭民族黨針鋒相對,任何法案要在國會通過的挑戰都極高。以英國目前面臨的脫歐考驗,梅伊完全不可能採用此方案。
  3. 大聯合政府:比照德國採行兩大黨共組聯合政府,不過工黨在脫歐和諸多政策的立場大相逕庭,雙方沒有任何的合作基礎。
  4. 解散重選:若政局僵持不下,梅伊有可能比照1974年那次「懸峙國會」的處理方式,在同一年解散重新改選;或是梅伊宣布請辭,把爛攤子交給保守黨的繼任者。這個方法將使英國陷入數個月的不穩,全球金融市場的不確定性、脫歐談判的停滯都是可預期的後遺症。

眼下多數的民調顯示保守黨能保住政權,但實際上卻不容樂觀看待。2015年的國會大選,所有主要民調都預測國會無人過半,最終開票結果保守黨取得大勝;去年脫歐公投,幾乎都顯示留歐派將勝出,卻跌破眼鏡由脫歐派過半。

英國民調接連失準,此次大選也不能輕易推估選舉結果。唯一能讓保守黨感到欣慰的一點,就是在首相適任度的調查中,梅伊還是遙遙領先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

保守黨不樂觀,不代表工黨佔上風

柯賓從上任工黨黨魁後,爭議性一直非常高,領導統馭也受到許多工黨議員的質疑,但礙於眼下工黨內並沒有其他能與之競爭者,即便工黨此次大選落敗,柯賓也可能不會辭職。

除了柯賓的領導氣質不足以成為在野勢力共主,工黨在其他條件也沒有太佔上風。雖然工黨全國性民調一直逼近保守黨,但從選區的角度來看,工黨成敗的觀察指標是蘇格蘭地區席次的消長。

蘇格蘭地區總計59席的國會席次,以往工黨都可拿下約40席左右。工黨在2005年國會大選贏得355席,其中在蘇格蘭當選39席,若扣除蘇格蘭席次,工黨將在該次大選落敗。到了2015年,工黨慘敗給保守黨的一大主因,就是在蘇格蘭的席次慘跌剩1席,其餘幾乎被蘇格蘭民族黨拿下。

2015席次圖
2015年英國國會改選,保守黨(藍色)意外取得單獨過半的330席成績,工黨(紅色)席次大跌,與蘇格蘭民族黨(黃色)取得佳績有關。

工黨和蘇格蘭民族黨長期以來的政策主張相當類似,如果這次大選出現「懸峙國會」,兩黨其實有很高的機會組成聯合政府。不過目前雙方的民調和席次預測,並不足以支撐這個組合模式出現。

除了蘇格蘭,工黨能拓展席次的空間也不多。2015年大選,自民黨以聯合執政黨之姿慘敗,一口氣丟掉48席,其中26席轉向保守黨、工黨12席、蘇格蘭民族黨10席。雖自民黨氣勢仍然積弱不振,但在「YouGov」的調查中,自民黨選民大約56%會繼續支持自民黨,僅有15%轉向保守黨,工黨也只有24%。

雖說保守黨選情不確定因素很多,但工黨並沒有太多機會在大選中勝出,差別僅是在現有席次上的部分增減,要成為執政黨的可能性很低。

全國性民調忽略選制,與席次沒有絕對關係

英國國會選舉採行「單一選區相對多數制」,只要能在選區拿下最高票即可當選,這就會讓全國性民調的參考價值降低。以往英國國會選舉,鮮少有單一政黨在全國取得過半數選票,卻能產生穩定多數的政府。

若比較近百年來的選舉得票率與國會席次率,可發現兩大黨席次被放大不少,其中以2001年最具代表性。該年大選工黨在布萊爾(Tony Blair)的領導下,在全國取得40.7%的選票,但當選的席次卻占國會的62.7%,兩者相差達22%是百年來最高紀錄。

「YouGov」民調預測會出現「懸峙國會」,即是依照選區支持度進行的推算,若真的出現這樣的結果,對脫歐談判增加的風險難以評估,絕非英國之福。

2001得票與席次比
2001年英國國會大選,工黨在布萊爾領導下取得大勝。受到選舉制度的影響,工黨全國得票雖只有40.7%,但當選的席次卻佔國會62.7%多數,兩者比例相差達22%,是近百年來差距最大的數字。
2015得票與席次比
2015年英國國會大選,受到脫歐議題和難民政策的影響,英國獨立黨支持度不斷攀升。雖然在全國各地英國獨立黨的得票表現都不錯,共拿下12.7%的選票,但選制只能讓最高票者當選,因此英國獨立黨只在國會當選一席。

梅伊豪賭,會不會重蹈卡麥隆覆轍?

梅伊無預警宣布解散國會重選,原先是希望能增加自身政治能量,因在保守黨內一直有「梅伊只是撿到卡麥隆上屆勝選成果才有機會當首相」的聲浪,為了確立黨內領導威信,解散國會的確是首相該做出的政治動作。

但原先打的如意算盤,卻因為自身政策白皮書的粗心大意,讓工黨找到機會窮追猛打,喊出的競選口號「為多數人著想」,也比保守黨的「一起向前」還能吸引選民,導致選情陷入緊繃。梅伊唯一能夠轉守為攻的做法,就是將選戰焦點拉回脫歐議題,如此一來才有可能在投票中勝出。

卡麥隆因政治豪賭付出代價,不僅是交出唐寧街10號,還把英國的未來一起陪葬。若這次大選產生出乎意料的結局,由工黨取得勝利,「頭洗到一半」的脫歐談判會變如何?這一切的可能性,或許都是梅伊決定解散國會時,從沒想到的難堪場面。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