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F】菲律賓被遺忘的人群和聲音:專訪《橋下的迴聲細語》導演海克特

【TIDF】菲律賓被遺忘的人群和聲音:專訪《橋下的迴聲細語》導演海克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紀錄片鏡頭下的生活,有著諸多限制和無奈,但是將悉悉簌簌的聲音放大,將不公和非義挺上水平面,是任何一位紀錄片導演共同的理念,「我就是希望菲律賓的故事能夠被人們看見。」Hector這麼說。

文:周慧儀(馬來西亞人,就讀於政大廣電系。希望透過文字或是影像把好聽的故事告訴大家。)

Photo Credit:周慧儀

Photo Credit:周慧儀

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梅莎車站(Sta. Mesa)地區,住著一群生活在橋底下,被社會遺忘、邊緣化的社會底層者。他們自成社群,與外界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社區內,只有貧窮和生存的困境,孩童失學、生活困苦。外頭有學校、商場,市中心的人過著繁華的生活,這樣的貧富反差,在菲律賓並不少見。

以「家」的概念出發,菲律賓導演海克特(Hector)的作品《橋下的迴聲細語》,通過五位來自不同家庭的父親、母親、小男孩、公立學校的男同學以及教授,不同的紀錄對象,說出橋下人們的故事。

故事大抵是這樣的:父母為孩子的「生存」和「教育」努力;小男孩希望受教育卻為生存而必須工作;男同學抗議教育的商業化以及教授對於教育現況的看法。透過五個人的故事從而串連出一個菲律賓社會的縮影,全片以「教育」串起各個角色和階級立場,這正是導演Hector所相信的,教育是貧窮的解藥。

紀錄片的發想到完成

「我是一名自由工作者、街頭攝影師,也拍攝紀錄片。目前正在攻讀相關碩士學位,同時在大學執教。」Hector在梅莎車站橋下生活近10年的時間,與這裡的居民建立起深厚的關係。一同經歷了住所強拆、失學等,促使他決定把這一切紀錄下來,讓社區裡每一個人的訴求、聲音都可以被聽見,《橋下的迴聲細語》因而誕生。影片以黑白構成,他認為「黑」和「白」是種哀傷的顏色表現「黑和白讓我感到哀傷,這正是我在社區裡最直接的感受,living and Surviving」,Hector說道。

「我主要的工作就是把攝影機架好,讓一切都自然發生,不去操控任何事情」,Hector解釋道他的拍攝方式。對當地的居民而言,生活的任何細節都只為了一個目的-得到更好的生活,這一面表現了橋下社群的樂觀、同時也突顯了菲律賓底層階級的生活困境。

f_mfsdsm-still_02

Photo Credit : TIDF提供

片中一名小男孩在鐵道上日復一日地推著拖車,這就是他的工作。既危險也不合法,遑論他的年紀相對於市區裡的同齡孩童,本該做在教室裡頭。Hector說道:「教育是改變現狀唯一的辦法。」

教育商業化帶來的影響

影片中記錄下學生拉個布條,抗議菲律賓教育日趨商業化,高昂的學費讓底層的孩童無力求學。他指出:當地的公立學校,學費大約介於25萬-60萬PHP(約台幣17300至42000),這個金額對中下階層的民眾而言負擔沈重。」

學生們雖為此抗爭,但政策和校方仍未因此改變,大量地學生背負高額學費和貸款,遑論根本無力進入學校的孩童,貧富差異遂轉化誠教育程度極大懸殊。社區裡,父母為「教育」而使「貧窮」加劇,而「貧窮」讓「教育」更加不可能,他說:「這種惡性循環,違背了大學為社會服務之目的。」

「除非人民被教育,否則貧窮不能被根除。」Hector認為最大的問題是社區裡的人們並沒「被教導」自己擁有「權力」,邊緣、失學、貧困,都讓他們失去認識權力的可能性,這種資訊的不均等使得當地的貧困社群認為,這些「不合裡」是「合理的」。

紀錄片帶給觀眾的意義

《橋下的迴聲細語》曾在當地少數學校播放,影片中的生活景象對菲律賓人來說是再熟悉不過。你無法期待人們對於看一部如同鏡子一樣的影片,能帶來什麼效用。

他希望的是刺激人們思考現況,並讓上層階級、享有更多資源者,在對這些影像感到驚異時,也伸出援手。Hector笑著說:「人們如今花費太多時間在社交軟體上,但真正的生活其實都發生在社交軟體之外,就像這一群活在社會邊緣的人。」社群在社會之中,社群軟體從不社會。

Hector使用大量地長鏡頭「這是一種交流的傳遞」他解釋道:「觀眾可以細細感受鏡頭內的角色、環境,以及任何事物的細微變動,從中感受他們的無可奈何和無能為力」。《Murmurs from the Somber Depths of Sta. Mesa》片名中的「細語(murmur)」,指的就是橋底下人們最細微、最不易被聽見的聲音,但只要這些聲音聚集起來,就會是一股很強大的力量。

訪談結束前,Hector無意間看見TIDF影展手冊上的一張照片,照片裡的人群都對著天空都比「L」手勢。那是紀錄片《1130桃園機場事件》的照片,講述的是1986年民進黨發動群眾前往機場接許信良,與軍警發生對峙之事。Hector隨即告訴我們「L」手勢在菲律賓也具有特殊意義,他說:「這在菲律賓代表戰鬥之意,Fight For This。」雖然紀錄片鏡頭下的生活,有著諸多限制和無奈,但是將悉悉簌簌的聲音放大,將不公和非義挺上水平面,是任何一位紀錄片導演共同的理念,「我就是希望菲律賓的故事能夠被人們看見。」Hector這麼說。

相關評論:馬尼拉貧富兩樣情:當有人以貧民窟和垃圾山為家,「華爾街」裡卻開著全國最好的夜店和精品店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吳象元